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兽潮原因瘦小男子
    水忆初朝着身边的人大喊:“你们在这里守住,我跟小月进去里面看看兽潮的源头。”

    “好!”水耀希几人都快杀红了眼,满身血污的,大声回应道。

    水忆初和银倾月交换了一个眼神,只见银倾月迅速站到了前面使出了自己的杀招开路:“神之圣光!”

    密密麻麻的魔兽大军立刻被暴走的光元素轰出一条近百米长的甬道,两人迅速向前推进。

    不断有魔兽跑来填补空缺,都被银倾月和水忆初一前一后地清理掉了。

    到了甬道的尽头,银倾月往后一退,水忆初顺势一步踏出站到前面:“烈焰十三斩!”

    两人一路交替着行进,不知不觉已经冲破了魔兽大军的防线,冲进了宕鸣山谷之内。

    随着两人的不断前进,已经渐渐接近兽潮的源头了。

    这时候,两人都听到了一阵诡异的笛声。

    “有人在吹笛子。”银倾月敏锐地察觉到。

    “没错,我们靠过去看看。”水忆初说道。

    两人悄悄朝着笛声的方向靠了过去,越靠近魔兽越少,直到最后一只都没有了。两人悄咪咪地逼近,从树后悄悄探出头去看。

    只见深林中,一个人通身裹着黑斗篷,连脸都埋在斗篷的阴影中,正吹着一只碧绿的笛子。

    “找到了,罪魁祸首应该就是他。”水忆初给银倾月传心念。

    “没错。走,逮他!”银倾月回道,立刻冲了出去,直接两个大跨步跑到神秘人面前。

    神秘人吓了一跳,转身欲跑,却被银倾月一把揪住。

    “还想跑!”银倾月大喝一声,一脚踹向他的屁股。他被踹得一个踉跄,直接放弃了黑斗篷从银倾月手中金蝉脱壳,就要逃跑。却被截胡的水忆初一脚踹了回去。

    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等他缓口气,水忆初就冲上来一把揪住他的领口,朝着他的眼睛就是一拳。

    “嗷……”他惨叫一声。

    “痛吗?”水忆初慢悠悠地问道,攥紧了他的衣领,“若是不想再多痛几遍,最好赶快让兽潮停下,然后老实交代你的动机。”

    “兽潮?什么兽潮?”脱了黑斗篷的男人只是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瘦小男人,尖嘴猴腮的,一副贼样,还想装傻。

    “凤凰城兽潮了,你不知道?!”银倾月故作惊讶。un8c

    “什么?真的吗?我还真的不知道啊,这太可怕了!”男子说道。

    “是啊,好可怕啊~”银倾月说着一拳打中他的侧脸,直接将他打翻在地。

    随即水忆初和银倾月对他开启了混合双打的模式。

    “好可怕啊!太暴力了!”银倾月一边狠狠踹他,一边嚷嚷着。

    “就是啊,这么可以这么暴力呢?”水忆初趁机朝着他的命根子就是夺命一脚。

    男子已经痛得浑身抽搐了,半天都缓不过来神。

    一通乱揍之后,两人才终于停了下来。

    银倾月拽着他的衣领子,把他拎起来。水忆初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问道:“现在知道兽潮是怎么回事了吗?”

    “知道知道……”男子头点如捣蒜般。

    “停了。”水忆初命令道。

    “是,是,二位英雄饶命,先松手好么,我马上停,马上停。”

    银倾月松了手,男子从地上爬起来,委委屈屈地拽了拽衣角,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看得两人直犯恶心。银倾月更是受不了踹了他一脚。

    他撞到了树上,稳住身体,一看离两人已经有了两三步的距离,忙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卷轴撕开,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靠!传送卷轴!”银倾月一见他的动作,立刻就要去抓他,却还是没有来得及,扑了个空。气得他一拳锤在树上,直接将树锤了个洞。

    “传送卷轴是什么?传送的范围有多大?”水忆初忙问道。

    “传送卷轴是一种刻画了小型传送阵的卷轴,传送的范围有不同,一般最多被传送到方圆十几公里内的随机点或者事先设定好的固定点。”

    “方圆十几公里……”水忆初想了想,放出了艳儿,“艳儿,你的根能扎多远?”

    “十里。”

    水忆初微微汗了一下,三生三世,十里食人花吗?画面略美不敢看啊。

    “那你赶紧扎根探测一下方圆十里的情况。”水忆初说着,盘腿坐下,运起了混沌引功法,“混沌引第一式,混沌通十灵。”

    空气中的木元素源源不断地钻入了水忆初的身体,再有她转化输入艳儿的体内。艳儿于是借着这力量拼命扎根,向着方圆十里扩散。

    “大人,东边是一片沼泽地,面积很大,一直往东蔓延,估计至少覆盖二十公里。四边有一片瘴气林,面积不大,但是连着一座山,那山保守估计,有几百丈高。北边是凤凰城。南边目前没有发现什么危险。”

    “很好,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水忆初将收回了根的艳儿收进了阴阳镯。

    两人一路向南边追去,追了整整一个时辰,才终于赶上了,再次将那瘦小男人抓住。

    水忆初当机立断给他塞了一颗毒药。

    “跑,再跑,再跑你就等着七窍流血而死吧!”水忆初气得咬牙切齿。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停了还不行吗?你们放了我吧!”男子央求道。

    “少给我废话,先停了兽潮,然后再说然后话!”银倾月几乎要动粗,抡起拳头,吓得对方抱紧了头。

    “是是是,好好好。”男子认怂,终于吹响了笛子,将那些暴走的魔兽都招了回来。

    经过他笛声的安抚,魔兽们都恢复了平和,各自回到各自的家去了。

    “现在来说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制造兽潮,为什么你的笛声可以控制魔兽,一个一个交代清楚了。”水忆初威胁道。

    “要是你有半句假话,我就揍得你永远开不了口!”银倾月揪着他的衣领也威胁道。

    男子哭丧着脸说道:“我能控制魔兽,因为我是驯兽师。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是有人要我每三年这个时候在这里制造兽潮攻打凤凰城,然后就给我大笔酬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为了几个臭钱,你良心都不要了吗?”水忆初简直要气死,“你知不知道每一次的兽潮都要死多少人?就为了满足你的一点私欲,他们都得无辜牺牲啊!”

    银倾月盯着男子,见他听完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的样子,直接伸手拧断了他的脖子。如此草菅人命的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世上。

    “兽潮解决了,我们回去吧。”水忆初说道。

    两人正要往回走,突然封九尘和段惊鸿从远处飞奔而来:“主子,不好了,妖月殿出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