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龙泽选择兽潮爆发
    “覆灭水家……”龙泽沉吟着,“这一局玩得有些大啊。这样吧,福公公你先回去吧,免得被人发现。我若有事,会差人去寻你的。”

    “是,殿下。”

    福公公走后,龙泽坐在书房的书案后久久沉思。丁毅在一边静静地站着,直到看到他默默拿出了一只酒杯才忍不住问道:“爷,这次咱们要不别出手了吧。”

    “你是想说,父皇忌惮水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次又有靠山相助,只怕不是我们现在这么点力量可以抗衡的。若是我们贸然出手,只怕反而引火上身是吗?”龙泽一向清淡的脸上竟然也露出了一丝的无奈。

    “是啊,属下知爷心悦那水家少主,但是按照刚刚福公公的说法,这次皇上不仅要对付水家,更要杀死水家少主。爷若是出手相救,就是同皇上作对,更是同皇上背后上位面的大人们作对。属下担心……”

    “我知道你担心。不过你看龙钧,他母妃是水家嫡女,水家就是他的母家,但他不还是一样要乖乖听话,去执行剿灭水家的计划吗?是非轻重我还是分得清的。”

    “唉……属下知道爷心里苦,但有些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丁毅也很无奈,自家主子自小就冷冷淡淡的,好不容易碰上个喜欢的姑娘,偏偏又是皇上想杀的对象。主子这命怎么这么苦呢?

    “丁毅,你自小就跟着我,这么多年了,可以说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应该知道,我性子寡淡,却偏偏惦念水家忆初,也许是因为她之前的经历跟我很相似吧,总让我想起当年的自己,就想保护她照顾她。不愿她像我这般过得艰难痛苦。我真的不想看着她死。”

    “属下知道爷不忍心,但是我们救不了她啊!爷,您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荣登大典,让那些曾经欺负过您伤害过您的人统统都付出代价吗?如今咱们的大业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了,您难道要为了一个女人而前功尽弃吗?”丁毅焦急地说道。

    “我不会。”龙泽摩挲着酒杯淡淡说道,“我这么痛苦地活着,就是为了报仇。大仇未报,大业未成,我不可能放弃,也不允许失败。”

    “爷您心中有数,属下就放心了。”

    “丁毅,你去帮我办件事吧。”

    “爷请吩咐。”

    “你现在出去找水忆初,无论如何要将父皇要对付她和水家的消息带给她。我不能明着帮她,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丁毅,这是我的心愿,你能帮我完成吗?”

    丁毅单膝跪下,双手抱拳举过头顶:“爷有求,属下万死不辞!”

    第二天上午,水忆初没有等到水云阁的来人,却等到了兽潮提前到来的消息。城主紧急召集所有的抗击人员,匆匆赶往了战场。

    西南的城门紧闭着,时不时传来沉闷的撞击声。城墙上已经站满了守城的卫兵,正在不断地向下面放着箭,射杀一只只冲上来的兽。

    城主带着人上了城墙,水忆初等人也在其中。一上去就有人急急过来禀报,说是城中的箭矢已经所剩无几了。

    水忆初从城墙边往下看去,底下黑压压一片魔兽,疯了一样地不断地推进,试图冲破凤凰城的防线冲进城中。

    一个卫兵箭术太差,连着好几箭都没能射中,眼看着好几只魔兽都冲出防线撞向大门了,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抢过那卫兵手中的弓箭,嗖嗖几箭射死了扑向城门的魔兽。

    卫兵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羞赧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这里有我,你去城主那边帮忙。”水忆初淡淡说道,言语间又是几箭连发,将即将突围的几只魔兽射了个透心凉。

    卫兵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下面死的不能再死的魔兽,思考了一秒,然后来了句:“哦。”接着就小跑去找城主了。

    水忆初速度极快,两支两支地射出去,没一会,手边箭筒里的箭就被她射光了。银倾月等人站在她附近,看到她听了下来,都围上来。

    “快没箭了,马上就是肉搏的时候了。”银倾月看着下方,淡淡说道。

    “嗯,我们先下去吧。”水忆初说着,把弓一扔,一个跳跃,从城墙上翻了下去,落入了魔兽堆中。银倾月紧随其后。

    “呀!有人掉下去了!”城墙上一个卫兵惊呼道。

    城主伸头一看,完了,这不是墨神医吗?墨神医掉下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墨神医!你撑住,我来救你!”城主喊道,提着刀就从城墙上跳了下去。un8c

    在城墙上的水耀希等人也都纷纷跳了下去。洛云凡正要翻,突然想到什么,转头对着绯衣说道:“绯衣姑娘,下面危险,你还是在上面等着吧。”

    绯衣却只是轻轻摇头,用她清淡的声音说道:“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涉险。”

    说着,她直接纵身一跃跳下了城墙。洛云凡却是愣在了当场,看着她青色的衣角在风中飞扬,像是一只清淡又与众不同的青蛾,那么美丽,又那么坚强。

    她,真的跟别人不一样。

    清冷只是因为笨拙,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感觉,但她的内心,从来都无比火热,又无比柔软。如果能走近她的心里,得她全心相待,是不是会很幸福呢?

    洛云凡刚想完,突然回神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走神了,忙甩了甩脑袋,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然后跳下去加入了战斗当中。

    城主府招募的那些壮士们也都纷纷跳了下去加入了战斗,一时间人兽大战,血流成河。

    魔兽数量太多,前赴后继,高手们接连不断地杀了好几个时辰,早就累得筋疲力尽了。

    有人累得挥不动刀,就被魔兽咬掉了胳膊。有的累得拖不动步,就被魔兽顶烂了肚子。也有可怜的,被一群魔兽包围,生生被撕裂被分食了。

    慢慢的,有人开始绝望哀嚎,有的开始自暴自弃地抹了脖子。水忆初等人也是狼狈不堪,只有水忆初和银倾月这两个经过了多年训练的好一些。

    “魔兽太多了,这样下去我们都要被拖死。”银倾月说道,反手一道光刃将一排的魔兽劈成两半。

    “小月,我们往里杀,到宕鸣山谷里去看看兽潮的源头到底在哪。”水忆初说道,魅影流雪扇一挥,一排的魔兽被冰冻住下半身动弹不得。

    “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