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父子密谈公公告密
    第179章  父子密谈公公告密

    “今天我这么着急召见你们,就是因为上面交代了任务,我们要积极完成的。”龙皇坐在龙椅上威严地说道。

    “请父皇吩咐,儿臣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龙钧说道。

    龙铮这才反应过来,马上说道:“是是是,儿臣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死而后已……”

    “行了,你们现在听好了。上面这一次交代下来的任务有两个,第一是要找到一副画像中画着的人;第二就是杀掉水忆初,覆灭水家。”

    “什么?”龙钧惊呆了,他母妃的娘家就是水家,水家灭族了,那他的未来基本上就葬送了。

    “怎么,你不愿意?”龙皇危险地看向龙钧,“为了皇族的兴盛,让你做出这么一点点牺牲都不情愿吗?”

    “儿臣不敢!”龙钧一听龙皇的语气有异,立刻跪下来,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哼,你给我搞搞清楚,你姓龙,不是姓水!给你荣耀和地位的是皇室龙家,而不是水家!”龙皇怒气冲冲地骂道。

    “就是啊,三皇弟,你可不能犯傻啊!是他水家不知好歹,得罪了上面的大人们,是他们罪有应得咎由自取,你可不能跟他们一样糊涂啊!”龙铮幸灾乐祸地说道,一副好哥哥的样子让龙钧恨得牙痒痒,却也只能死死地握着拳头忍下来。

    “好了!都别说了。这一次的任务很重要,计划上面来的大人已经订好了,你们只需要按照大人吩咐的去做就好。你们都大了,朕的江山迟早要交给你们两个人当中的一个,这一次的任务,就当是一个考验吧。你们两个,可不要让朕失望啊!”龙皇说着,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龙椅。

    龙钧眼中闪过一丝暗光,默然无声。龙铮则是一副志在必得样子,拍着胸脯保证道:“父皇请放心,儿臣一定将此事办得妥妥当当!”

    “好了,铮儿,你先回去吧。钧儿留下,朕还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龙铮疑惑地看了看龙皇,又看了看龙钧,有些迟疑。龙皇却是喊了福公公进来请人。龙铮无奈只得离开御书房,正要回寝宫,又被皇后的人给叫了过去。

    御书房就只剩下了龙皇和龙铮两个。气氛有些沉闷,又有些诡异。

    龙皇不说话,龙钧也只是静静地低头站着,不敢多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就快要亮了,还是不见龙皇开口。

    又过了一会,就在龙钧感觉自己的双脚已经麻木,几乎要站不住了的时候,龙皇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钧儿啊,你莫要怪父皇心狠。为帝王者,心不狠难成大业。坐在这最高的位置之上,最忌讳的就是感情用事,你可明白?”

    “儿臣谢父皇教诲!”龙钧面上恭敬,藏在袖中的双手已经捏到指节泛白了。

    “钧儿,此次任务真的十分重要。但是大皇兄的性子你也清楚,他那个脑袋根本就不是做大事的料,你二皇兄也是个不争气的。所以父皇真正能依仗的,还是只有你。你能理解父皇的苦心吗?”

    龙皇的表情真挚,让龙钧都忍不住动容。他还以为父皇因为水家的关系一直讨厌他,没有想到在父皇的心里,自己原来这么重要!

    “儿臣明白。”龙钧说道,语气已经有所缓和。

    龙皇闻言,眼中精明之光一闪而过,继而又换上了一副慈爱的表情,娓娓道来:“这次的任务,朕虽然面上是交给你和你大皇兄两人,但其实朕能相信的只有你。这是大人交给我的画像和计划书,你拿好了,务必要把这次的任务给圆满完成,明白吗?”

    “儿臣明白!”

    龙钧走后,福公公就回到了御书房里。关上门来,福公公便不解地问道:“皇上这般器重三殿下,可是有意……”

    “老福啊,你跟着朕不少年份了吧?”龙皇说道。

    “回皇上,几十年了。”

    “那你难道还猜不出朕一点心思吗?”龙皇说道,眼睛紧盯着他,似是普通家常话,又似是试探,仿佛埋下了一颗隐形的雷,一步踏错就会炸得粉身碎骨。

    “哎哟喂,皇上,您可真是折煞老奴了。老奴这脑子您还不清楚吗?平日里照顾照顾您的衣食起居还在行,可这政务上的事情,老奴哪里懂得!更别提猜测皇上您的心思了!皇上您可是七窍玲珑心,那想法,老奴这蠢笨的脑子哪里猜得到呢!”

    “行了,别拍马屁了。朕还不清楚你,就是个老油条,还好意思跟我说脑子笨。”龙皇哈哈大笑了一阵才停下来,“你跟着朕这么久了,也该知道朕被水家压了大半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水家。水家的种也想坐上皇位,简直做梦!”

    说到龙钧和龙家,龙皇就一脸不屑,冷笑了两声,就回寝宫去睡了。

    福公公将皇上伺候睡了,就立刻匆匆忙忙赶往一处僻静的宫苑。宫苑坐落在皇宫的东北角,装潢简陋,外面一片竹林,将繁华的皇宫众院与这座小宫苑隔离开来,让这一方天地宁静自在。

    穿过竹林,福公公来到宫苑门外,有节奏地敲击这门上的铜把手。

    没一会,门就开了,丁毅从里面出来,看到是福公公,立刻四下打量了一下,确定没有被人看见,然后立刻将他拉了进去,关上了大门。

    穿过长廊走到书房,福公公在里面稍等了一会,就听见了滚轮的声音。

    二皇子龙泽坐在轮椅上,被丁毅推着过来。

    “殿下,您的腿还是不见好转吗?”福公公担忧地问道。

    “还是老样子。”龙泽淡淡说道,似乎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公公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是父皇发生什么事了吗?”

    “回殿下,昨夜皇上连夜召见了大皇子和三皇子两人,在御书房里密谋了好几个时辰。奴才被皇上打发去了御书房外,听得不是很真切,却也听见了些内容。”

    “哦?深夜召见?”龙泽愣了愣,“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需要深夜召见呢?莫非是有关于皇室兴衰的大事?”

    “殿下英明,就是关于皇室兴衰的大事!”福公公于是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龙泽说了一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