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少城主的真正病因
    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乒乒乓乓”的砸东西的声音。

    城主讪讪一笑:“让墨姑娘见笑了,小儿自从回来以后就脾性大变,时常暴躁,勿怪勿怪。”

    “无妨,我去看看。”水忆初说着,就朝着房间走去。

    伸手推开门,正要进去,同时一个花瓶就飞了过来。水忆初头一偏,花瓶从门口飞了出去,duang得砸在了城主的头上。

    “啊……”城主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银倾月站在院子外面,一听就急得冲了进来。

    “怎么了,初初,你要不要紧?”银倾月跑过去问道。

    “没事,被砸到的不是我。”水忆初摇摇头。

    房间里传出怒吼声:“滚,都给我滚!本少爷不要女人!统统给我滚!”

    水忆初一脑门黑线,我还嫌弃你呢!

    银倾月也是无语,心想初初是我的,灵媒契约都签了,你个死断袖还想跟我抢?一念至此,突然想起来什么,赶紧检查了一下,发现心念交流已经被水忆初关闭了,不由地松了口气。

    差点就说漏了,好险好险……

    水忆初走进去,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被绑在床上,双颊已经凹陷,眼窝也深陷得不成样子,整个人披头散发,胡子凌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住在垃圾堆里的乞丐一样。

    “你就是凤凰城的少城主?”水忆初看了看他,有些嫌弃。又看了看凌乱的房间,更加嫌弃。

    “你滚!”

    “抱歉,使唤我,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水忆初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银倾月也坐到她旁边。

    “我怎么就没有资格了?你不过是我爹给我找的女人罢了,一个家妓而已,摆什么谱!”少城主轻蔑地说道。

    银倾月双眼一厉,直接抬手一道灵力打过去,在他胸前霍开一个大口子,流出来的鲜血却不是鲜红的,而是近乎粘稠的黑红色。

    “这血怎么是这个样的,不正常啊!”水忆初突然发觉不对,少城主确实是病了,只是还不知道是什么病,竟让他的血液变成这个样子。

    “确实不正常,他这种情况,应该是被暗元素侵蚀了。”银倾月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遇到了合欢宗的人了。”

    “合欢宗?”水忆初愣了愣。

    “没错。合欢宗是上位面的一个小势力,是听命于黑暗神殿的一个小宗门,专门帮助黑暗神殿办一些简单琐碎的差事。他八成是跟合欢宗的人风流快活了,结果被人以邪功吸了修为和精气,还让暗元素侵入了他的身体。”

    “那他这样下去会死吗?”

    “会。等到暗元素完全渗入了他的身体,他的血液就会变成固体而不再流动,人也会因此死亡。”

    “那要怎么解决?”

    “要么用光元素把暗元素净化掉,要么用暗元素把这些暗元素吞噬掉。”

    “可是我两种都没有啊。”水忆初有些头疼。

    “没关系,我有,我来就好了。”银倾月说道,走到床边,直接将瞪着他的少城主给打晕了。

    “小月,净化暗元素的消耗大吗?你的身体能承受吗?”水忆初有些担忧。

    “放心吧,小意思,不会对身体有伤害的。”

    银倾月开始净化少城主体内的暗元素,水忆初就在一边静静地等着。一盏茶后,净化完毕。

    “他之所以痴迷那男人,八成是因为中了魅术,你可有办法解魅术?”银倾月问道。umri

    水忆初想了想,魅术也不过就是类似于催眠术,给人以心理暗示罢了,应该是异曲同工的吧。

    “我试试。”水忆初说道,把少城主摇醒,对着他尚且带着迷茫的眼睛说道,“看着我的眼睛,想象你正现在躺在一片青青的草原上,天很蓝,阳光很暖,你觉得很惬意,很舒服,很困。”

    “我很困……”少城主的眼神涣散,无意识地重复着。

    “这时候,有个人来到你身边,你觉得会是谁呢?”水忆初引导着他去想。

    “是……是阿元……”

    “阿元是谁?”

    “是我喜欢的人……”

    “他是男是女?”

    “男……”

    “不,那不是你的爱人,你弄错了。”

    “不是吗?”少城主的表情有些迷茫。

    “不是的,你还很年轻,你还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人。”

    “我还没有喜欢的人……”

    “对,你没有喜欢的人,更不会喜欢一个男人。”

    “我不会喜欢男人……”

    “对,你要记住了,你不喜欢那个阿元,他是骗你的,都是骗你的。”

    “都是骗我的……”

    少城主重复着重复着,突然一阵抽搐,昏死过去。

    “他怎么了?”银倾月奇怪地问道。

    “他中的魅术破了。”水忆初说道,“等他醒来,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了。”

    “嗯,那我们先回去休息吧。”银倾月点点头。

    “那城主怎么办?”水忆初问道。

    “找个下人通知管家,那个管家不是最爱管闲事吗?”

    “好主意!”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水忆初就听见咣咣的凿门声,伴随着城主的大嗓门一起传入了她的耳中。

    “墨姑娘,墨神医,你真神了,我儿好了,我儿好了!”

    这一嗓子没把水忆初叫起来,却将银倾月喊了出来,二话没说拎着他就走,直到把他拖到了老远的院子里,才放开他。

    “吼什么吼,一大清早的不让人睡觉啦!”银倾月瞪了他一眼,“星辰还睡着呢,昨天帮你儿子治病耗了不少心神,你还有没有良心?”

    城主一听就乖巧了,笑嘻嘻地说道:“墨姑娘真是神医在世,我儿的病好了!他今天醒来就跟我说他错了,他不该喜欢那个男人,他已经悔过了。而且胃口也变好了,能吃的下饭了。”

    “他身体还很虚弱,别给他吃那些生冷硬的食物,也不要太油腻,先给他吃两天清淡的粥,把胃养好。”

    “是,是。”

    “行了,没什么事,你就去陪儿子吧,不许再去打扰星辰听见没?”

    “好好好。”城主激动得一点城主的架子都没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