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叔叔?未来姑父?
    第172章  叔叔?未来姑父?

    银倾月尚未回答,水忆初就拿着盆要出去:“哥哥,我先去打水洗漱,你们聊。”

    “我去吧。”银倾月把她手里的盆拿过来出去了。

    “哥哥,进来坐。”水忆初说道。

    墨无痕将食盒放在桌上,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妹妹你认识倾月?”

    水忆初这才想起来还没有跟哥哥说自己的事,小九儿只知道她是水家少主、水云阁主,别的东西知道的也不多。

    于是水忆初言简意赅地跟墨无痕说了一下自己穿越过来以后发生的事情,墨无痕听完愣了一会,才消化完。

    银倾月已经洗漱完并打了水回来给水忆初,水忆初去洗漱,墨无痕就把银倾月拽到一边低声说道:“倾月,初初拿你当弟弟看,没有防备你,你自己自觉些,有点男女之别,不准再占我妹妹的便宜,听见没有?”

    银倾月挑挑眉:“我什么都没做啊!”

    “初初的事情我不插手,但是在你们没有感情之前,有些事情绝不可以发生。你若是拿我当兄弟,就把我的话听进去,否则伤到了我妹妹,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哥哥,小月,你两嘀咕什么呢?”水忆初洗漱好,看到两人还在一边叽叽咕咕说着话,像两只偷油的耗子,不由地有些好笑。

    “没什么。”墨无痕立刻恢复正经的样子,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水忆初又看向银倾月,见他耸耸肩,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有些无语,招手让他过来一起吃早饭。

    “哥哥不吃吗?”水忆初问道。

    “我吃过了。”墨无痕说道,“我昨天去问了一下沈季。他其实不是故意伤你的,也没有针对你。他这个人性子太直,情商太低,他的出发点并不坏,只是行事方式往往会让人误会。”

    “那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水忆初问道。

    “他只是想知道你的实力。因为你不告诉他,他就想通过试探的方式猜测你的修为,但是精英班没人是你的对手,他就猜测你的实力可能跟我差不多,所以一时心痒想跟你过过招,所以才伤了你。他说他不是有意的,也希望你能原谅他。”

    “哥哥,我懂你的意思了,不过他的做法真的很让我反感。我念着他是您的朋友,没有跟他计较他失礼的言行,可是他却出手伤了我,我真的没法理解。如果我没有六品丹,那我这辈子就毁了。这不是一句不是故意的就能解释的。”

    墨无痕沉默着,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哥哥,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上,这一次的事情我不计较了。但是以后我也不想跟他有交集了。你帮我转告他,如果他真的有歉意,请帮我转个班级吧。”

    “好,我会告诉他的。”墨无痕点点头。

    他自己心里也很难受,好朋友伤了自己的妹妹,若不是妹妹恰好有丹药疗伤,可能一辈子都毁了。那样的话,他要如何面对沈季,又如何面对妹妹?

    吃过早饭,水忆初调息疗伤去了,银倾月偷偷把墨无痕拉到一边问道:“那个沈季怎么回事?”

    墨无痕将事情说了一遍,银倾月听完就火冒三丈,他就闭了个关的功夫,初初就被人打得重伤,简直是在挑衅他!

    二话不说,拉着墨无痕就去找沈季。沈季正在院子里练拳,银倾月空降在他面前,他正要问对方是谁,却迎上了银倾月的拳头。

    沈季是灵魂中级,银倾月闭关之后也是灵魂中级,两人打得难分难舍,直接把小院都毁了个彻底。

    内院很多人都过来看热闹,宋清繁拉着小九儿也都来了,看到墨无痕在一边观战,立刻凑过去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那个红衣服的是谁啊?”

    “红衣服的是陌少,他一定听说姑姑受伤,来给姑姑报仇了!”小九儿笑嘻嘻地说道。

    “嗯?陌少是谁?”宋清繁问道。

    “嗯……姑姑说陌少是她义弟,也就是我的叔叔,但是水家的人都默认他是我未来的姑父。”小九儿很负责任地解释道。

    “姑父?真的假的,阿呆也会谈恋爱吗?我的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哎哎,他长得怎么样,帅不帅啊?”

    “帅,我觉得他长得比爹爹还要帅一点点。”小九儿拿手比划着。

    “哇!可惜他们动作太快了,都看不见脸。”宋清繁说道。

    不一会,战斗以沈季被胖揍成猪头的结局结束。银倾月傲娇地落下来,看到小九儿,帅气地一撩头发:“哟,小九儿,你怎么在这?”

    “陌少你刚刚好帅啊!”小九儿毫不吝啬地夸奖道。

    “是啊,真是帅呆了!”宋清繁也跟着夸赞道。果然如同小九儿说得那样,比墨无痕还要精致几分的少年,一身红衣肆意张扬,嘴角一点弧度邪魅入骨,真是个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要实力有实力的三有好青年。

    “你是?”银倾月愣了一下。

    “这是我娘亲!”小九儿介绍道,又指着墨无痕说道,“这是我爹爹。”

    “爹……爹?”银倾月差点没一口口水呛死自己,仔细一看,小九儿跟墨无痕真的挺像的,只是他一直没往这方面想,所以忽略了。

    “我儿子独孤玖,我妻子宋清繁。”墨无痕解释道。

    “呵呵……你这大冰山也有融化的一天,真看不出来啊!”银倾月笑了笑,“独孤老爷子若是知道你出来一趟就给他整了个孙子,一定乐得做梦都能笑醒。”

    沈季一看几人说话,便疑惑地走过来:“无痕,你们认识?”

    “是啊,我发小,银倾月。”墨无痕介绍道,“他是星辰的义兄,听说星辰受伤,一时没忍住……”

    “哼!”银倾月冷哼了一声,他还没揍过瘾呢,若不是怕手重了,直接送他上西天了,他才不停手呢。

    “对不起。”沈季郑重地道歉。

    “这话,你该留着跟初……星辰说。”银倾月冷哼一声,“不过也不必了,她已经不想跟你打交道了,她让我们转告你,如果你真的有歉意,麻烦你给她转个班级。哦对了,我也是新生,校长给我安排你的班上了,你顺便连我一块转了吧。”

    正说着,校长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