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同院子的奇葩室友
    天色微暗,水忆初结束了下午的修炼,收势起身,想去吃点东西,然后趁着夜色出去探探。

    刚打开房门,就闻到了一股十分浓郁的食物的香味,让人不禁胃口大开。

    “妹妹。”墨无痕见她出来,嘴角牵起了一个极细微的弧度,双眸之中的看得水忆初整个人都暖暖的,十分安心。

    “好香啊!”水忆初笑得阳光灿烂,伸手捡了一块肉丢进嘴里。

    “小馋猫,先去洗手。”墨无痕无奈地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水忆初吐吐舌头,跑到院子一侧的水缸边洗手。

    姜可似乎闻到了香味,也打开门出来,见到墨无痕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瞬间星星眼。

    她激动地跑过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他一遍:“你,你是……墨无痕?”

    墨无痕抬眼看看她,淡淡地点点头。若是平常,他是不会搭理陌生女子的。但她是妹妹的室友,还是客气些的好,免得得罪了,往后欺负他妹妹。

    “啊啊啊!真是你啊!”她激动地尖叫起来,突然发现自己失态了,忙捂住嘴,平复了一下,红着脸解释道,“我在擂台赛上见过你,我很崇拜你,所以有些失礼,不好意思……”

    “无妨。”墨无痕淡淡地说道,扭头看到水忆初又用手抓肉,无奈地塞过去一双筷子。

    水忆初被抓包,讨好地笑了笑,乖乖拿过筷子坐下吃饭。

    “哥哥坐!”她说道,扭头看向姜可,“我哥哥做的不少,你也坐下一起吃吧。”ujh6

    姜可不是个自来熟的人,有些拘谨,但还是忍不住想多看看偶像,于是道了谢坐下来,小口小口地吃着饭菜。

    “哇,好香啊!”

    院门突然打开,两个男子走了进来,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个活泼好动,一进来就四下打量,一个安静些,跟在后面,只是不动声色地在院子里扫了一圈。

    “哇,哇哇哇!好香好香啊!”跳脱的男子三两步跳到桌边,想伸手去抓菜,被姜可一筷子打开。

    “别拿你的脏手碰!弄脏了还怎么吃!”姜可瞪了他一眼。

    男子有些小委屈,一看到旁边的水忆初立马又兴奋起来:“哇,美女哎!小师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说着他就想往水忆初身边凑,被眼疾手快的墨无痕直接扔了出去。

    “谁!谁动的手?!”被扔出去的男子吼道,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瞪向这边。

    墨无痕懒得理他,只是拿着筷子给妹妹夹菜,水忆初也不喜欢这么自来熟的人,低着头安静地吃东西。

    “是不是你?”男子三两步走过来指着墨无痕恶狠狠地问道。

    墨无痕不理会他,姜可却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施勇你闭嘴!就你嗓门大!”

    施勇气得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墨无痕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

    “呵,姜可,平日里不是装得挺清高的吗?怎么,终于让我看到你本性了?还以为你有多冰清玉洁呢,私底下还不是偷着找男人,还找个小白脸。”施勇嗤笑道,“口味挺重的啊,两女一男,也不怕玩过了,伤身……”

    一语未完,姜可手中的筷子已经飞出,就在他侧身避开的时候,一枚小刀从另一侧飞过,直接在他脖子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顿时鲜血狂涌而出,别说施勇被吓到了,就连姜可和站在不远处的林晓也吓到了。

    施勇忙掏出一颗止血丹服下,摸了摸伤口,还好没有割开大动脉,不至于致命。

    这下他真的火了,冷笑地看着水忆初说道:“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扔暗器偷袭,亏你干得出来!”

    “你再多说一句,我的小刀就不是划破你的脖子,而是割下你的脑袋。”水忆初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敢当着她的面说她哥哥的坏话,简直是找死!

    “呵,想杀我,就凭你?”施勇不屑地说道,目光转向了一边的墨无痕,“只会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男人,小白脸,今天哥哥就教教你才是真正的男人!”

    说着他就朝着墨无痕一拳打去。

    姜可手中的另一根筷子也飞了出去,施勇急忙闪身躲过,攻势被迫停止。

    姜可瞪着他:“施勇,你闹够了没有?!”

    “我闹?”施勇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指着墨无痕吼道,“明明就是他先动的手,你瞎了吗?”

    “聒噪。”墨无痕皱了皱眉头,冷冷地盯着他威胁道,“再打扰我妹妹吃饭,我就把你剁了做成饭,喂狗。”

    “你……”施勇气得就要跳过去,却被林晓拦腰抱住阻止了。

    “你消消火,我来说。”林晓劝道,见施勇不再那么冲动了才放开了他,扭头看向水忆初,“听说精英班今年招了一个先天七级的新生叫墨星辰的,就是你吧?”

    “什么?她就是那个走后门的墨星辰?!”施勇一听就炸了毛,“我靠,我就说怎么好端端地招了个废物一样的新生呢,搞了半天是有人长着一张犯规的脸啊!也难怪,沈老师正值阳刚,把持不住也难免,唉……”

    “我看你这脑袋是不想要了。”水忆初彻底没了吃饭的心情,把筷子拍在桌子上面,站起来盯着他说道,眼中的杀意渐渐明显起来。

    一边安静坐着的墨无痕一身冰寒之气更是毫无保留地放了出来。

    “学院里不允许杀人。”姜可感觉到周围空气的温度都降低了,连忙提醒道。

    “是吗?”水忆初邪气一笑,“那规定有说不能伤人吗?”

    “那倒没有。只要你不怕以后被报复,可以随便动手。”姜可看了一眼墨无痕,有这么一个大神学长的哥哥,还怕被一群渣报复吗?

    “墨星辰,你说这话有些嚣张了。”林晓说道。

    “是吗?我怎么觉得第一次见面就大放厥词轻佻下贱的人更嚣张呢?”水忆初丝毫不在意他的话,只是危险地盯着施勇。

    敢在她面前这么抹黑她哥哥,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今天她也得揍他!

    “墨星辰,新生就该有新生的自觉。我知道施勇说话不太好听,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我代他向你道歉,你也不要再追究,这件事就揭过吧。”

    林晓想做个和事佬,他总觉得水忆初给人的感觉危险无比,而那个玄衣的小子更是深藏不露,真的动起手来,施勇不见得能讨到好处。

    “抱歉,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自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