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就算不是你又如何
    水忆初与她对视,她的眼中一片坦然,只有深藏的痛苦。

    信她吗?

    她们相识多年,她的性子如何自己都知道,当日太过惊讶来不及细想,可是事后她无数次回想那一天的事情,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宋清繁不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也向来不是自私自利的性子,怎么会为了退出组织就要断送自己的性命,这说不通。

    可是那又如何?自己到底是搭上了一条性命,也因为这件事有了阴影,以至于造成了当年养父母惨死的悲剧。

    父母的死,是她水忆初的过错,也是宋清繁的过错,这不是一句相信就能挽回,就能释怀的。

    颤抖着手,水忆初咬咬牙,收回了匕首,转身不再看她,冷冷地说道:“你滚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宋清繁苦涩地笑了笑,低声说道:“阿呆,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那天真的不是我……”

    “不是你又如何!”水忆初转身朝着她歇斯底里地大吼道,“那蛋糕是你男朋友买的,是你拿给我的!能下毒的就只有你们两个!就算不是你又如何,我死了!是谁下的毒重要吗?反正我都死了!”

    “阿呆……”宋清繁哽咽着,一行眼泪流了下来,但她无法辩解,一切都是事实。

    “你知道吗?那时候你是我在世上唯一相信的人,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日我会死在你手上!你知道当我再次醒过来的那段时间,我有多么的惊慌吗?我一直一直怀疑这世上是不是没有人可以信任,我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我总是担心身边的人会不会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给我一刀。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你知道我爹娘被人围攻的时候,我有多么纠结吗?我想救又不敢救,我想救又不能救,然后,然后他们,就死了……”

    “对不起。”宋清繁低着头,轻轻地啜泣。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知道这不是你的过错,我也知道不该怪你,但是我没办法不怨你。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水忆初低着头,轻轻闭上双眼,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好。”宋清繁点点头,转身慢慢地离开。

    “哥哥也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水忆初说道。

    墨无痕愣了愣,看看失魂落魄的宋清繁,也确实放心不下,于是拿出一块手帕给她擦了擦眼泪,低声说道:“你休息一下,我晚上再来看你。哥哥现在做饭很好吃,晚上来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水忆初点点头,牵强地笑了笑。

    宋清繁已经走到院子门口了,墨无痕将手帕塞进水忆初手里,摸摸她的脑袋,然后追了过去。

    “等等!”在宋清繁踏出院子的前一刻,水忆初突然开口说道,“三天后此时此地,我等你解释。”

    宋清繁愣了愣,惊喜地回头看去。却见水忆初毫不留恋地转身进了屋,眼中的惊喜又黯淡了下去。

    “别难过了。她没怪你了,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你让她静一静便好。”墨无痕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温声说道。

    宋清繁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瞪着他:“墨无痕,你刚刚干嘛呢?你干什么抱着阿呆?你不会是脚踏两只船吧?”

    墨无痕哭笑不得,擦去她下巴上挂着的泪珠,解释道:“她是我妹妹,和你与小九儿一样,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妹妹?!”

    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身穿遍布着符文字号衣服的男子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卦象。良久他才轻声呢喃道:“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所有失去的人也都会慢慢回到你身边。你的敌人依旧强大,你却卑微如尘。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水忆初在院子里安静了不到半日,就有人找了上来。她听见有人咣咣凿门,便起身去开院门。

    门开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站在门外,一身浅黄色衣裙,梳着双环髻很是可爱的样子。手里还捧着一件银色的校服和一块水晶腰牌。

    另外还有一个银色衣服的少年也站在外面,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瞪着水忆初。

    她盯着水忆初,略带婴儿肥的腮帮子看着看着就鼓了起来。uimd

    “给我的?”水忆初扫了她手里的东西一眼问道。

    “你就是墨星辰?”她有些敌意地说道。

    “是我。”水忆初点点头。

    “老师让我们给你送东西来了。”少女怏怏说道。

    水忆初伸手就要去接过来,谁料那少年竟然先她一步将衣服抢到手里,扔在了她的脚边。

    “哼,东西送到了,小茵我们走吧。”少年趾高气昂地刮了水忆初一眼,拉着少女就要离开。

    少女愣了愣,没想到少年这么过分,一时也有些尴尬。被他拉着走,却有些不好意思回头看了水忆初一眼。

    水忆初本就心情欠佳,这少年竟还如此嚣张,真是叔可忍婶也不能忍!

    “沈老师真是关心学生啊,知道我打扫需要拖布,还特地派人送来,真是贴心啊!”水忆初感叹道,却是杵在那里不去捡。

    少女闻言身子僵了僵,毕竟沈季可没有让他们这么做。

    是他们听说班里来了一个先天级别的新生,都十分地不平衡。精英班往日都是不招收新生的,而是通过选拔从各个班挑出尖子生组成的班级。

    想他们入班时的艰辛,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

    想到这里,肖茵仅有的一丝愧疚也消失了,回头冷淡地说道:“真是抱歉啊,他一时手滑了。老师找我们还有事,耽搁不得,你自己捡一下吧。”

    说完就跟少年一起离开。

    水忆初本想将两人揪回来,却见一只素白干净的手将衣服捡了起来递到她手里。

    水忆初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深色劲装的女子站在自己的身边。

    “你是精英班唯一通过招生进来的,他们不服很正常。”她淡淡说道,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你是?”水忆初接过来,问道。

    “精英班姜可。”她说着,抬脚往院子里走。

    “你也住这里?”水忆初看她往一个房间走去,猜测道。

    “嗯。西边房间是林晓,南边房间是施勇,他们在试炼塔,晚上应该会回来。”她说着就走进了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小院恢复了清净。水忆初也懒得再去追究那两个人的态度,关上院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