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兄妹相认闺蜜惊现
    水忆初在院子里打扫,这院子环境还算不错,四个人住,一个人一个房间,还算宽敞。

    另外三个房间的人都不在,她也乐得清净,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坐在那里思考接下来的打算。

    小九儿带着凌霜走到半路,就撞上了匆匆赶来的墨无痕。墨无痕急急跑到外院才想起来,忘了问沈季水忆初住在哪里。

    正想回去问问的时候,看到了小九儿。于是连忙将儿子拎起来问道:“你认的那个姑姑住在哪?”

    小九儿一脸迷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弱弱地指了个方向。

    玄衣男子像一阵风刮过一样离开了凌霜的视线,凌霜没见过墨无痕,一见他带走了小九儿,整个人都慌了手脚。老师交代过要好好照看小九儿的,他却被人抢了去,这怎么得了!

    沈季追了过来,看到前面狂奔的凌霜,一把抓住他问道:“你跑什么?小九儿呢?”

    “学生惭愧,小九儿被人抓走了。”uimd

    “被谁抓走了?”

    “一个黑衣服的年轻男子。”

    “哦,他们往哪里去了?”

    “东边。”

    沈季丢下凌霜,匆匆追了过去,东边正是水忆初院子的方位。凌霜一脸焦急自责地站在原地,十分愧疚担忧。

    水忆初听到院门有响动,还以为是同院的室友回来了,走过去打开房门一看,就见到站在院子的玄衣男子。

    玄衣墨发,剑眉星目,腰身挺拔,气势如一柄出鞘的宝剑,锋利无比,气质又似一座巍峨的山,深沉稳重。

    他一手抱着儿子,抬眼顺着声音看过来。

    蓝裙子的小姑娘站在门口,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清冷的墨眸,细腰纤纤,十三岁的个子不算高,整个人笼在屋内的阴影里,显得格外的娇小可怜。

    穿过了十几年的光阴,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站在门后阴影里年幼的她,怯怯的,像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白兔,红着眼睛看着门外院子里罚站的他。

    “姑姑!”小九儿欢快地叫了一声,要从墨无痕的怀里出来。

    墨无痕顺势将他放下来,摸摸他的头,哑着嗓子慢慢地说道:“玖儿,你自己出去玩一会,爹爹跟你姑姑有话说。”

    小九儿抬眼看着他:“爹爹,你是不是认识姑姑?”

    墨无痕不回答,只是抬头看着刚刚赶到的沈季,说道:“沈季,把玖儿带出去。”

    “无痕,你怎么了?”沈季担忧地问了一句。

    墨无痕摇摇头,不愿多言。

    沈季只好拉过小九儿,出了院子。水忆初看着两人出去,一挥手,直接将院子的门关上。

    沈季被吓了一跳,差点没闯进去,却被小九儿拉住:“沈叔叔,爹爹跟姑姑有话说,我们就在外面等着吧。”

    院子里再没有了其他人,水忆初的视线盯着墨无痕,一直没有离开过。

    一双墨眸看着看着就红了,她一句话没说出来,只是清泪一行一行地流了下来,攥紧的双手手指甲掐破了掌心,血从指缝间渗了出来,和泪水一样,一滴滴滴在地上。

    墨无痕也静默地看着她,一双眼通红,薄唇紧抿,死死压抑住就要冲口而出的痛哭声。

    水忆初从房间里踏出来,一步一步地走到他面前,每靠近一步,那深入骨髓的亲切和熟悉感就加深了一分。

    她越靠近,墨无痕就觉得心越痛,往事在脑海中不断地浮现,那张稚嫩的小脸和眼前这副惊艳的面孔重叠,熟悉得让他死死压抑的痛苦和思念一瞬间冲破了桎梏,一颗心仿佛被扔进了醋中,酸涩得紧。

    她站定在他面前两步之处,抬头看着他,嘴角轻轻扬起,声音轻得有些颤抖:“今天天气真好,看着就饱了呢……”

    一句当年说了千万次的念白说完,她的泪水就失了控,开闸的洪水一样往下流,勉强扬起的嘴角也忍不住瘪了下去,嚎啕大哭起来。

    多少年都没有哭得这么难看了,但是她此时什么都不想了。她只觉得好委屈好委屈,一颗心又酸又甜,除了大哭,没有什么能够宣泄出她的情绪。

    墨无痕往前一步踏出,伸出长臂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在眼眶里酝酿已久的眼泪一大颗一大颗无声地掉落在她的发间。

    “呜呜……哇……”水忆初放声大哭,揪着他的衣服,仿佛要把她这十几年来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哭出来。

    小九儿和沈季本是在外等候,猝不及防地听到水忆初的大哭,吓得立刻推门而入,却见两人紧紧相拥,一时都傻了眼。

    “墨无痕,你在干什么?”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让几人都是一愣。

    小九儿回头一看,竟然是他的亲亲娘亲,这下糟了,爹爹私会小姑娘,竟然正好被娘亲看到,死定了!

    墨无痕听到这声音身子僵了一下,立刻收敛了情绪放开手,回头想跟妻子解释一下,却见女子惊讶地瞪大了眼,大喊一声:“阿呆!”

    水忆初红着眼,一脸泪痕,还没有回过神来,懵懂地看过去,却见到那个身姿曼妙的女子。

    “我叫宋清繁,你叫什么?”

    “喂,你既然不肯说出名字,我就给你起一个吧。我看你呆呆的,叫你阿呆好了。”

    “阿呆啊,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总是受枪伤啊?”

    “阿呆,昨天……你实话告诉我,国际上联合通缉的第一杀手是不是你?”

    “阿呆,我真的很爱他。”

    “组织上给了我最后一个任务——杀掉第一杀手。”

    “我原以为这世上至少还有你是真心待我的,原来,竟是我想多了……”

    一声性感的黑色紧身长裙,长发及腰,腰间一条银链子,上面习惯性地挂着一个布袋。水忆初知道,那袋子里装的是手术刀。

    “宋清繁……”

    水忆初喃喃地喊道,一双墨眸瞪得老大,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

    “阿呆,阿呆……是你吗?”她慢慢走向她,带着激动和兴奋。

    猝不及防地,匕首贴上了她的脖子。水忆初盯着她,冷冷说道:“宋清繁,你怎么还敢叫我?”

    “我……”宋清繁想解释,可是看着她冷冰冰的眼神,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苦涩地笑了笑,她才慢慢抬眼盯着水忆初的眼睛说道:“阿呆,你信我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