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开辟了第四灵根水
    水者,静可守,动可攻;小可无孔不入,大可排山倒海。

    水者,刚柔并济,懂水者方可用水。

    水属性的灵力者在团队中往往是多重身份的,攻击力强劲是可主防守,防御力强时可主输出,伤亡时主治疗,等待时主侦查。

    凡生物,大多离不开水,真正将水属性练至圆满,达到随意控制液体的效果时,任何流淌着血液的生物,都将会成为盘中餐,任他宰割。

    水忆初静静地盘坐在漩涡中央,感受着水的动静和悲喜。丹田里的灵根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渐渐地从红、绿、紫三色多加了一抹幽蓝。

    传承里带着巨兽些许的记忆。从那些残破的画面里,水忆初依然能够感觉到他带着族人逃亡的无奈和悲凉。那散落在各地的族人,都是当初为了引开敌人而勇敢做出牺牲的人。

    他们有的死在了敌人的手下,有的侥幸逃生,散落在世界的各个地方,等待着回归的希望。

    那些殷殷期盼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她如何能够辜负?

    深蓝色的潭水越来越少,最终完全被水忆初吸收,只见她灵力一个波动,气势陡然拔高,瞬间从天上降下两道流光。

    她被澎湃的灵力托举至半空,身下一上一下两个法阵,都在发生着同步的变化。

    从天空中期节节攀升,越过了天空期和苍穹期,直奔灵魂期而去。巨兽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修为这样飙升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她的身体强度达不到,会被磅礴的灵力撕碎不说,侥幸没事,也会造成根基不稳,导致以后的修行出现障碍。

    水忆初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她一边将灵力通过契约输送给各个契约伙伴,一边也在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将灵力进行压缩。

    原本她丹田里的灵力都是液滴状的。然而现在单单只是液体状的话,丹田装不下。只能再进行压缩,将最后的空间都给压榨掉,直接将灵力给夯实成固态。

    似乎还是有些不够,晋级太快,身体强度跟不上,她感觉自己都快要被灵力撑爆了。

    “主人,用天雷淬体!”魅雪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水忆初来不及多想,直接放雷:“雷霆万钧!”

    将霄绝给自己的小雷电放出去,引来更多的天雷,水忆初直接跑出大殿,站在空旷的地方,让雷直直地从头顶劈下来。

    “这雷电的气息怎么如此熟悉,好像是……”巨兽瞪圆了眼睛,“兽皇,霄绝大人!”

    雷声大作,整个帝都的人都看到了这一方的风云变幻,水无涯一看这雷电正对着禁地的方向,吓得魂儿都快飞走了。

    急急冲到禁地,看着水忆初整个人沐浴在雷光之中,老爷子吓得浑身发冷,就要往雷阵里冲。

    可是一个飞跃,没飞起来……

    水无涯低头看看,竟是裤脚被咬住了。咬他的是一只……狼!

    卧槽!水家哪里来的狼?

    老爷子懵逼了一秒,只听狼开口,狰狞地笑了笑:“主人的爷爷,你别过去,主人在淬体,天雷会伤到你。”

    “哦。”老爷子乖乖地点点头,但是下一秒就瞪着眼惊叫起来:“主人?!你管我家初初叫……主人?”

    “对啊,我们定了契约,她是我主人。”二哈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一脸无辜地看着水无涯。

    水无涯愣了愣,脑子里无限刷屏:我们定了契约,们定了契约,定了契约,了契约,契约,约……

    呵呵,果然我孙女就是棒,连魔兽都为之折服,我骄傲!

    大长老等人闻讯赶来,其他家族子弟们都只能待在禁地外面等候。

    七个长老飞成一排,一见水忆初整个人被雷当头劈,都吓得三魂飞了两魂,急忙上前去营救。

    七根藤条飞出,直接缠住众人的脚将他们拖了回来。

    “大人在淬体,各位请安静等候。”艳儿挪了挪她硕大的身子,习惯性地抬起叶子摸了摸花盘上的种子。

    又来一只!水无涯惊悚了,七位长老懵了。

    这朵会说话的大花是个什么鬼?植系圣兽?

    “躲开些,主人要晋级了。”滢火飞过来提醒道。

    水无涯和七位长老们飞快地后退,七长老饶有兴味地看向艳儿,想知道一株肥硕的大花怎么跑路。

    只见艳儿一听,硕大的身体往上一提,下面露出了十几条细长的根须,飞快地跑开二十几米。速度竟是比七长老自己还要快上几分。

    我去,还有这种操作!你那么大的身子为什么根会这么细啊?啊呸,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坐在那里根本就看不出下边是有根的啊!

    七长老觉得自己长知识了。

    正想着,那边灵力一个暴动。只见水忆初浮在半空,下面透明的武师法阵,上面是四色的灵师法阵,刷刷变幻着。

    等级从灵魂期慢慢降了下来,最终停在了苍穹前期。

    灵武双阵消失以后,召唤师阵法启动,她脚下古铜色的召唤阵法慢慢旋转,滢火、二哈的身下分别出现了红色和金色的法阵。

    同时从她灵魂深处射出一道紫色的光团,在半空中浮动,身下是紫色的法阵。

    只见二哈的等级从二级圣兽往上飞蹿到了三级圣兽。因为位面低级,滢火的等级在法阵上并未能显现出来,但是它那火鸡一样的圆滚滚的身子却是在红色灵力的催动下慢慢抽长,总算能看出是一只鸟了。uhef

    变化最明显的当属紫色的光团,这一次水忆初将最多的力量都分给了霄绝,只见那光团慢慢地凝实,渐渐地拉伸显出龙的形状。

    法阵慢慢平息下来消失了。水忆初从半空慢慢地下落,睁开了眼睛,彩色在她的眼中闪过,转瞬即逝。

    “霄绝。”水忆初看向半空中的虚影霄绝,微微一笑。

    “吾主,多谢。”

    “你现在算是醒过来了吗?”

    “还不行,吾的灵魂还未完全凝实,这次你分给吾的力量帮助很多,相信下一次见面不会太远了。”

    “嗯,那你先回去恢复吧。”

    “吾主,在此之前,还有件事。”霄绝说着,看向那边已经石化了八人,“你们八人,看到了不该看的……”

    “没有!”霄绝还没有说完,就被水无涯一个激灵给打断了:“没看见!我是个瞎子,我今天什么都没看见!”

    “对对对,我是瞎的,我是瞎的……”七长老立刻翻着白眼,装得一本正经。

    水忆初一脑门黑线,霄绝也有些无语,他还没有说什么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