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前世背叛开始传承
    夜风很凉,刚刚做完任务的她从酒店里出来,就接到了宋清繁的电话。于是她开着自己的跑车,往老地方赶去。

    这一年,她二十了,稳坐第一杀手的交椅三年,从未有过败绩。

    报了仇以后的她,除了吃和买镯子基本上没有了别的兴趣。宋清繁这次电话,就是告诉她之前拍卖场上她看上的那个镯子拿到了。

    将车停入地下停车场,她一刻不耽误地上了顶层,从安全通道上了屋顶。

    89层高楼的边缘,宋清繁塞着一只耳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扭头看过来。

    吹了个口哨,宋清繁问道:“任务如何?”

    “顺利。”她言简意赅,到一边坐下,轻车熟路地拿过耳机塞在耳朵里,开始抢她的零食吃。

    “嗯?蛋糕?”她愣了一下,“你不是一向不吃这种发胖食物的吗?”

    “是啊。不过这蛋糕不是我买的,是他给我买的。”宋清繁笑得一脸甜蜜。

    “所以这蛋糕上面的洞是你打的?”水忆初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打洞,我是耗子吗?”宋清繁瞪了她一眼,伸手就要去抢,“不吃还我。”

    她当然不会真的嫌弃,护住了蛋糕,讨好地向着她笑了笑。

    宋清繁白了她一眼:“你就这点出息!”说着拿过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给她。

    她接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她看上的那个镯子。

    “真是搞不懂你,一个娃娃脸的小姑娘,怎么净喜欢这种老气横秋的首饰啊!”宋清繁嫌弃道。

    她也不解释,将盒子关好扬了扬:“谢了。”说着将盒子放在一边,吃起了蛋糕。

    “哎,你别光顾着吃,我今天找你是有事要跟你说的!”宋清繁翻了个白眼。

    “嗯,你说。”她一勺一勺地吃着蛋糕,漆黑的眸子盯着宋清繁,仿佛在说“我听着呢”一样。

    宋清繁有些无语,也习惯了,于是看向下方灯火通明的城市,幽幽地开始说话:“阿呆,我决定退出组织了。”

    “不是说你上头不批准吗?”

    “这一次申请准了,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她扭头问道。

    “杀掉第一杀手……”

    蛋糕掉在两人之间,糊了一地的奶油。她腹痛难忍,不得不单手撑地来保持身体平衡,掌心都是奶油。

    宋清繁仿佛没有发现她的异状一样,依旧是自顾自地说着。

    “我真的好爱他,我好像跟他做一对平凡的夫妻。每天做着平凡的工作,不用担心出任务以后就再也回不来,也不用担心自己身负的秘密会不会暴露。我多想跟他一起去旅游,去最浪漫的地方结婚,然后找一个最美丽的地方定居,生小孩。那样的日子该多美好啊!”

    所以为了这样的美好,你就选择了牺牲我吗?

    “阿呆,你知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我向往很久了!我真的真的好想退出组织,好想跟他结婚,跟他永远在一起!”

    “我原以为,这世上至少还有你是真心待我的,竟是我想多了……”

    她撑着地的手一滑,身子如同折翼的鸟一般从89楼的楼顶掉下去。衣角将身边的盒子也勾了下去,那价值连城的镯子摔得粉碎,就像她支离破碎的身体一般。

    水忆初闭着眼,将这些惨痛的回忆又经历了一遍。

    画面最后定格在了货车碾过她哥哥身体的那一幕,将那个瞬间无限地循环播放。她一遍遍看着鲜红的血在哥哥的身体下面流出,从心痛到麻木,再到无感。

    看到最后,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是谁了,浑浑噩噩地像一个木偶,没有了感情,没有了思想。只是在这悲伤的记忆里一遍遍沉沦,如同溺水的人一样慢慢沉入了冰冷的水底,不知喘息。

    巨兽看着下方的水潭,看着水没过了她的头,她却还浑然不知,失望地摇了摇头。

    又是一个沉浸在幻境中醒不来的人,难道水家当真振兴无望了吗?

    “你再这么护着你妹妹,迟早被她拖累死!”

    “要不是因为你,你哥哥现在也不能过成这样。你就是个丧门星,赔钱货!”

    “哥哥,我突然不饿了。”ugsa

    “……你就不恨他们吗?”

    “因为,十年前的今天,是哥哥去天堂的时间。所以我想,如果我今天过来,兴许他会跟着我来看看你们。”

    “阿呆,我真的好爱他……”

    “原来……竟是我想多了……”

    单一的画面变成无数画面交织,许许多多不同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将她往下拖。

    “足够了。”她淡淡地说道。

    闪动的画面瞬间定格,她抬脚慢慢地走到夫妇两人面前,从他们手里抽出老旧的照片来。

    上面的小男孩绷着脸,明明有些害怕,却直直地挺着身子。小嘴紧紧地抿着,双眸黝黑,精神奕奕。

    “已经足够了。”她说道,一行清泪顺颊而下。

    从怀里掏出画卷,上面的男子玄衣墨发,双眸凌厉,绷着脸,嘴紧紧地抿着。

    将两样东西叠在一起,她浅浅地笑了。

    “前辈,你可知,我为何要接受这传承?”她自问自答道,“因为我如果不够强大,要如何守住我所珍惜的一切。我已经失去过,领会过那种痛苦,决不允许再经历第二次。”

    幻境如同脆弱的玻璃,瞬间崩塌破碎。

    深蓝色的潭水将她包裹起来,她身处漩涡中心,闭着眼感受着水的力量。

    这深潭便是传承,这潭水就是浓厚的水之灵力。她通过了幻阵的考验,传承便自动开启了。

    巨兽惊讶地看向了下方。他倒是没有想到,他自以为幻阵困住了她。然而事实上,她却是在借着幻境磨炼自己的心境。

    让自己直面痛苦,一遍遍重温痛苦,直到平静,直到坦然接受。当痛苦已经不再痛苦,那么这些悲痛的记忆就不再是她的弱点了。

    小丫头对自己还挺狠的!巨兽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兴许,水家的未来,真能交给她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