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哥哥我突然不饿了
    为了应付检查,女孩被带去看医生。全院的孩子都换上了新衣服,在上级领导来的那一天,表演出幸福快乐的日常。

    领导特别满意,过了几天就有奖状送来了院里,还听说上面加大了拨款。

    加没加拨款他不知道,但他们的新衣服都被没收了,那个经常欺负他的大孩子还一个劲地咒骂着院长和管事他们,说他们将拨款全部私吞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次生病留下了后遗症,女孩的体质十分孱弱,动不动就生病。男孩为了给她存钱治病,不得不背着管事,悄悄出去做小工,给人发传单之类的挣钱。

    六七岁的小孩子,经常会碰到那些哄骗他做工却又不给钱的人。打不过,只能忍。终于撑过了第二年冬天,女孩两岁了。

    女孩慢慢学会了说话,男孩兴奋得不行。他平常很少开口,却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着她。

    经过了两年粗活的磨砺,男孩更加结实了,虽然看起来还是十分清瘦,但力气却不小。ugsa

    又有人看中了他,想领养他。院长特地让管事来嘱咐他,一定一定要表现得乖巧一点,而且,绝对不要再提什么带妹妹的话了。

    他拒绝了管事的要求,气得管事拿棒槌在他后背上狠狠打了好几下。

    那次领养的结果依旧如常,当他提出要带上妹妹以后,对方就讪讪地客气了两句,匆匆离开了。

    那天晚上,他被打了。被管事打得很惨。

    女孩子躲在柱子后面怯怯地看着,管事光顾着发泄,却没有注意到她。男孩看见了,伸手在管事的后面比划着让女孩躲起来。

    管事走后,男孩奄奄一息。女孩六神无主,趴在他身边一直哭一直哭。

    他高烧昏迷了好几天,没有人管他,女孩去偷食物,被抓到,扭送到了管事跟前。

    管事揪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小脸扇成了猪头,罚她在墙角站着不许动。

    其他的孩子们都起着哄看热闹,有的还调皮地去揪她的头发。

    他们都很嫉妒她,嫉妒她在这么无情的地方,也能有一个好哥哥,一直呵护她。大家都是没人要的孩子,凭什么她可以被保护着,什么活都不用干,什么心都不用操?

    他从昏迷中醒来,到处都找不到妹妹,拖着疲软的身子走遍了福利院的每一个角落,终于看到站在墙根下,被人揪着头发欺负的她。

    他当时就怒了,像一头发狂的小牛,冲了过去。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哥哥打架,虽然哥哥很厉害,但是对方人太多,哥哥依旧被揍得惨兮兮的。

    那一次他差点没能挺过去。但是梦里总是出现她哭泣的样子,耳边挥之不去的是她糯糯的声音,一遍遍喊着“哥哥快回来”。

    他终于还是没忍心丢下她一个人,坚强地挺了过来。

    那次以后,孩子们仿佛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学会了欺负这兄妹两个的新技能。每一天,他总能不定时地听到妹妹的尖叫声和别的孩子的哄笑声。

    每一次看着妹妹被捉弄得满身狼狈,他就气得忍不住跟对方打起来。但是每一次就因为对方人多而被打得遍体鳞伤。

    因为打架,管事无数次教训了他。她忍不住为哥哥辩解,却被管事扇了一耳光,然后指着鼻子骂:“你这个小贱货!要不是因为你,你哥哥现在也不至于过成这样,你就是个丧门星,赔钱货!”

    小女孩尚不懂丧门星和赔钱货的意思,但她听懂了一点,哥哥是因为她才过得这么辛苦的。

    那之后她被欺负了也不会叫,不会哭。总是偷偷地藏起伤口,不让哥哥知道。

    他每每在她睡着以后偷偷查看她的伤口,然后一个人偷偷地哭泣。

    终于,在某次有人拿烟头在她胳膊上烫出伤痕的时候,他忍不住了,跟对方大打出手,用石头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

    当时管事吓坏了,连忙把人送去了医院。

    回来以后管事大发雷霆,直接将他的东西扔出了福利院,连带着他和她的妹妹,一起赶了出去。

    那天正是除夕夜,大门关上的最后一刻,他们看见的还是当年那张尖酸刻薄的脸。

    那一年冬天,他八岁,她三岁,开始流浪。

    他们跟流浪狗抢食物,晚上为了御寒,相拥着睡在垃圾桶里面。城市里的乞丐都不愿与他们为伍。因为他们身上的味道,连乞讨都没有人愿意靠近给他们哪怕一角钱。

    有一天,他们躲在路边的垃圾桶里,看到一个贵妇挽着一个男人走过。

    她说那贵妇的手镯真好看。

    他说等他长大了能挣钱了也给她买一个。

    等到终于挨过了这个冬天,她又在温暖的春天里感染了流感,九死一生地挨到初夏时节,她的身体已经基本垮了。

    那天是阴天,有些闷热。她已经三天没有进食,几乎连喘气都快没有了力气。

    他抬头看看阴沉的天色,咬咬牙,将她藏在马路这边巷子的垃圾桶后面,自己跑到对面的小超市里面去偷吃的。

    小超市的老板坐在柜台后面,正美滋滋地听着广播,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酸臭味,才连忙站起来看去。

    比柜台还矮的小男孩,抱着两袋面包和一瓶水正飞速跑出去。

    “哎呀,死小子,居然敢来我店里偷东西,找死!”他骂骂咧咧地拎过门边靠着的扫把追了出去。

    他慌张地往马路对面跑。已经是傍晚,天色未暗,路灯还来不及亮起。

    他漆黑的看不出颜色的衣服裹着他瘦小的身子,急速地穿过马路。一辆大货车驶过来,大声地按着喇叭,却因为不想费油,而没有踩下刹车。

    他加快了速度,想着在车来之前跑过去,可是太着急了,一脚猜到了破烂的衣角,将自己绊倒在地。

    大货车的轮子从他瘦弱的身板上面碾压过去,然后疾驰到不见了。

    小超市的老板一见,忙把他偷出来的面包和水捡起来,立刻跑回到店里。

    天空突然响起了一道闷雷。她从垃圾桶后面伸出头,看到他还睁着眼睛看着她,于是跑出去跪在他身边。

    他哀伤地看着她,嘴角不断地涌出鲜血,直到他墨黑的双眸失去了神采。

    天开始下雨,她跪在雨中,轻轻地说:“哥哥,我突然不饿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