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爹娘旧事无痕画像
    第148章  爹娘旧事无痕画像

    “我对你娘知之甚少,当年你爹将她领回来的时候也未曾多说什么。我隐约能猜到你娘的身份有异,只是当时你爹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不愿多想,也不去多问。我原本还希望你爹能接受水家的传承继承水家,可是他却……唉!”

    “听说我娘在生下我以后不久就失踪了。爷爷可知,她是被人抓走的,还是自己离开的?”

    “当年你娘是自己离开的,我只知道她给你爹留了一封书信,你爹看了整个人就疯了。也不管刚刚出世的你,就满世界地找你娘。后来,听说他去了一趟锦阳学院,进了一次藏书楼顶层,然后就消失无踪了。”

    “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水忆初皱了皱眉头。

    “没有。”水无涯无奈地摇摇头,“他自遇到你娘开始,整颗心里就只装得下你娘了。我只见过你娘几面,但每次见她,我都能感觉到,她藏着心事,而且,我能隐隐看出她的眼里并没有你爹。只是你爹从不听我劝,后来甚至因此与我吵翻。”

    “爷爷告诉我这些是希望我去找他们?”水忆初轻声问道。

    “孩子,我知道是你爹娘对不起你,你如果怨他们也是应该的。只是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生父母,或许当年你娘离开是有苦衷的,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事情的原委。至于你找不找他们,那是你自己应该决定的事情。”

    “我知道了。”水忆初点点头,“爷爷,我会去找他们的。你说得对,也许他们离开是有苦衷的,我不怨他们,但是我想要一个解释。”

    “好,好孩子。”水无涯点点头,喃喃道,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多岁一般,看得水忆初一阵心疼。

    水青阳,你最好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单凭你抛下爷爷和水家,抛下我这么多年,我就绝对不会原谅你!

    水忆初在心里暗暗发誓。

    第二天上午,银倾月来到水家,送来了一封信和一份邀请函。

    水忆初拆开一看,竟然是她那不着调的师父谭一鸣。

    “谁的信?说了什么?”银倾月问道。

    水忆初随手把信递给了他:“师父的信,告诉我锦阳学院的招生日就定在五月初一,让我别忘了。”

    打开邀请函一看,是锦阳学院的入学邀请。水忆初看了看,就收进了储物戒。这次入学一是为了调查九幽嗜血藤,二是为了进藏书楼顶层看看究竟水青阳离开前看到了什么。

    “初初,我想请你帮个忙。”银倾月突然开口说道。

    “嗯?什么事?”水忆初有些奇怪,小月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

    “这次我受伤下来,妖月殿里好多弟兄都下来找我。其中有个好兄弟一直没有跟我们集合,我们调查到他可能在锦阳学院里,但是学院中有高手,我们不方便硬闯,所以能不能请你帮我找到他?”

    水忆初看了看他,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一脸疑惑。

    “没发烧啊!小月,你今天怎么了,一点小事罢了,怎么还这么客气?”

    银倾月有些无语,伸手把她的小手抓下来握在手心里,认真地说道:“初初,这个人是我发小,对我很重要。但是我的封印最近有松动的迹象,我必须要闭关调整一下,不能随你一起进学院。所以这件事情我只能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他。”

    “我知道了,放心吧。”水忆初点点头,“他叫什么名字?有画像吗?”

    “他叫墨无痕,这是画像。”银倾月从储物戒里面拿出一副画卷递给她。

    “嗯,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你安心去闭关吧。”水忆初接过来,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我会尽快找剩下的药材的。”

    “别担心,我还有一次封印机会,至少还有三年的时间找药材。”

    “嗯,知道了。”

    银倾月伸手将她抱紧怀里,低着头嗅着她的发香,心中有些不舍。

    “初初,你要快些成长起来,我可能在这片大陆上待不了多久了。”

    “你要回去了?”水忆初愣了一下。

    “叶家这次下来是为了替光明神殿办事的。光明神殿的神使苏南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他回去以后一定会把消息报告给光明神殿,如果我和惊鸿他们都不回去,只怕妖月殿就要被人一锅端了。”

    “可你不是还要闭关吗?”

    “嗯,所以惊鸿九尘他们会先回去。不仅是他们,等到光明神殿的人和叶家的人回去的时候,赫连千盏也要回去。否则让光明神殿发现他人不在摘星楼的话,他也会有麻烦的。”

    “你们跟光明神殿不对付?”水忆初从他怀里探出头问道。

    “势不两立。”银倾月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暗光。

    “我知道了。”水忆初点点头。

    银倾月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抱着她,一院安静……

    晚间,水忆初结束了日常的修炼,突然想起银倾月给自己的那副画卷。将它从储物戒里面拿出来,水忆初随手打开看了一眼。

    玄衣墨发,眼神凌厉,身姿挺拔,嘴唇习惯性地轻抿着,给人一种沉稳如山的感觉,仿佛只要有他在,天塌下来都不需要害怕一样。

    脑海里一个画面闪过,单薄瘦弱的身子,在大雪之中站得笔直,一双墨眸透着凌厉,冻得青紫的嘴唇紧紧地抿着,衣角的水已经结了冰,挂在身上摇摇欲坠。

    画卷轻轻地落在地上,水忆初颤抖着手站在原地,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姐姐,你在干什么呀?”小九儿突然看门开着,就跑了进来,看到水忆初呆坐着,脚边还掉了一副画卷,就随手捡了起来。

    “咦?这不是我爹爹吗?姐姐,你怎么会有我爹爹的画像啊?”小九儿抬头看向水忆初,难道她暗恋爹爹?

    “你说什么?你认识他?”水忆初突然好似活过来一样,抓着小九儿的肩膀激动地问道。

    小九儿被她吓到了,愣愣地点点头:“他是我爹爹……”

    “你爹爹……”水忆初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他现在在哪?”

    “在锦阳学院。”

    “锦阳学院……”

    水忆初念着,疯了一样地冲了出去。

    小九儿傻眼了,这什么情况?他是不是给娘亲找了个情敌?娘亲知道了会不会揍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