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退婚风波皇子心意
    第147章  退婚风波皇子心意

    “哎呀龙皇,本尊一会不在,你怎么就给本尊干蠢事呢?”

    不等水忆初拒绝,就听见性感的声音带着熟悉的腔调在宴会厅的上方响起来。

    赫连千盏又换了一件深紫的长袍,从天而降在水忆初的身旁,暗红色的长发微微扬起,调皮地扫在水忆初的身上。

    水忆初低着头,微微松了口气,她刚刚还在想,究竟该用什么理由拒绝龙皇才不会让事态恶化,现在好了。

    “大人……”龙皇一见赫连千盏就怂了,连忙从上首下来,恭恭敬敬地将赫连千盏迎了上去。

    龙皇突然想给自己一巴掌,刚刚一时糊涂,光想到不能让水忆初落入别家,却忘了水忆初的背后还站着这位大人呢!

    当日在摘星殿,大人可就放话要追水忆初的,他居然蠢到忘了!

    “小豆芽,你怎么都不知道为自己说两句话呢?”赫连千盏坐在上面,幽幽地看着她,“你可是本尊看上的人,怎么能随便就许了别人呢?”

    “看上你个大头鬼!”

    一把金刃从宴会厅外面射进来,直扑赫连千盏的面门而去,纪无双忙伸手去接,却没有快过那金刃。赫连千盏微微侧身,金刃就直直插在了大椅上面。

    红衣如血,鲜衣怒马的少年从天而降,挡在了水忆初的前面。

    他的墨发飞起,好几缕在水忆初的鼻尖略过,水忆初能闻到上面的淡淡莲香。

    是小月的味道。

    微微抬头,入目一片鲜亮的红色,水忆初的心瞬间就安定下来了。小月在,她就不用担心了。

    “银倾月,你能斯文一点吗?动不动就飞刀,一点素质都没有!”赫连千盏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一边吐槽一边把金刃拔出来,用力给碾碎了。

    “斯文是要看人的,对你还不需要。”银倾月冷嘲道,“少给我家初初抹黑,她还小,你少荼毒她!”说着拉着水忆初回到了水家的席位上坐下。

    “哟哟哟,还护上了,你不就是怕小豆芽看上我,你得叫我姐夫吗?装什么正经!”赫连千盏还没说完,就见银倾月一个苹果砸过来。

    龙皇一脸尴尬地站在一边,被两人完全忽略了。

    一众大臣似乎也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一个个像鹌鹑似的缩着不出声,生怕被两个连皇室都惹不起的大人物给惦记上。

    “皇上,我家初初还小,这婚事,本少觉得还是算了吧。”银倾月对着龙皇说道,“毕竟初初尚未找到她的生身父母,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终身大事,实在是不妥。”

    龙皇看银倾月说话还算客气,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立刻顺着坡下了:“是是,陌少说得对,是朕没有考虑周全。那水少主跟钧儿的婚约就作废吧!”

    龙钧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全程低着头,让人看不穿他的想法。

    龙泽坐在席位上,听到婚约作废的瞬间,幽深的眼中突然划过了一道流光,转瞬即逝。

    赫连千盏和银倾月只坐了一小会就走了,仿佛只是来给水忆初撑个腰而已。

    水忆初依旧淡定,但是别人看向水忆初的目光都起了微妙的变化。各家都在心里飞速衡量着利弊,考虑着将来要如何对待水家。

    龙皇更是将一切情绪都压抑在了随和的笑容之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宴会中,水忆初特意走到二皇子龙泽那边敬了一杯酒,感谢他上次百花宴时的相助。

    龙泽淡淡笑了,将她手中的杯子拿过去一饮而尽。

    水忆初愣了愣,那是她的杯子……

    可是对方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也就不好戳破了,省得尴尬。于是笑了笑,就回了自己的位置,让宫女拿了一个新的杯子过来。

    “主子,您拿了水少主的杯子。”龙泽的贴身护卫丁毅小声提醒道。

    “我知道。”龙泽淡淡地说道。

    “可是,那是水少主用过的杯子……”丁毅有些方。

    “我知道。”龙泽的语调没有变化,但是捏着杯子的手却莫名紧了紧。

    从怀里掏出手帕,在桌下默默地将杯子包起来,龙泽悄悄地塞进了袖子里。看得丁毅眼皮跳了跳,有些惊悚地看向了水忆初。

    水忆初突然感觉到一道炽热的视线,抬眼看去,丁毅见状立刻埋下头。

    龙钧却是端着酒杯走到了水忆初的席位前,看着她半晌没说话,一口将酒饮尽,转身离开了宴会厅。

    水忆初有些莫名其妙,看着他出去的身影有些落寞,却没有想到为什么。

    龙钧一个人回了寝宫,这还是他第一次任性地在宫宴上提前退场。

    贴身护卫一直安静地跟在他身后,一直跟进房间,才忍不住问道:“主子为什么提前回来了?”

    龙钧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让他搬来几坛酒,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灌了个烂醉。

    他突然想起两年前在凤凰城外面的树林里,她跟自己聊天的情形。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让他心动,让他两年念念不忘的人,就是跟自己有婚约的表妹。

    自己当年还傻傻对她说那些蠢话,难怪她当初就建议退婚,原来一直都只有自己看不透而已……

    宫宴过后,水忆初回到房间里歇息,捏着王者乳木果,她在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五家大比结束之后,她就应该去锦阳学院了。

    那天急着见小月,忘了问师父在锦阳学院的身份了,去了得找一番了。还有那个传闻中有九幽嗜血藤的导师……

    水忆初闭了闭眼,有些头疼。

    “咚咚……”敲门声传来,让水忆初愣了一下。

    “进来!”她说道。

    推门而入的是水无涯,他走进来,关上门。

    “爷爷?”水忆初有些疑惑,“这么晚了,您怎么会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出事。”水无涯摇摇头,长叹一口气,才慢慢地问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爹娘的事情吗?”

    “啊?”水忆初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水无涯说得应该是自己的生父生母。

    “你从不曾问过我,可是在怨他们?”水无涯伸手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水忆初摇了摇头,她从没有怨过,因为在她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这么两个人的存在,她才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

    “爷爷给你讲讲你爹娘的事吧。”水无涯说道。

    水忆初立刻给他倒上一杯茶水,静静地听着他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