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皇室宫宴龙皇试探
    第146章  皇室宫宴龙皇试探

    在水云阁待了一会,水忆初才领着小九儿回了水家。把小九儿扔给蝉烟照顾着,水忆初自己回房换了身衣服。

    今晚是她第一次参加宫宴,因为五家大比之上水家出尽了风头,今晚宫宴必定不会平凡了。

    水忆初想了想,用药水将易容去掉了。晏秋白见过她的真容,一定已经知道了她易容。如若今晚宫宴上,她还易着容,那就是欺君,等于是将水家的把柄送到了皇上手里。

    想来想去,水忆初才在脸上画上极浅的一层伤痕,然后带上了面纱。

    晚间,水无涯只带上了水忆初和水耀希两人,一起前往宫中。刚在宴会厅中落了座,就有很多大臣携家眷来贺,明里暗里要给水耀希说亲。

    水耀希有些尴尬,水忆初则是扭过头去偷笑。水无涯只得呵呵笑着,不动声色地推掉。

    一会五家都来齐了,晏家主一进门就看见了众星拱月的水家,他看了水忆初一眼,神色有些复杂。

    在炼丹师的世界里,对年龄向来是不看重的,等级碾压才是炼丹师对于地位排名的标准。水忆初既然是六品炼丹师,那就是他们的前辈了。按炼丹界的规矩来说,他是应该上前行个礼的,可是……

    纠结了一番,晏家主到底是没能拉下脸来,带着晏秋白默默走到了一边落座。

    晏秋白也没有了以往的意气风发。他整个人越发的阴沉起来,偶尔看向水忆初的目光之中也带着一丝丝无法探究的深意,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想法。

    相互寒暄了一会,两国使臣来了。

    齐越国的太子苏白走到水家的席位前祝贺了一番,更是特意敬了水忆初一杯酒。

    “水家前有水青阳,现有水忆初,神话不败啊!看来有水家一天,沧海国就能屹立不倒啊!”苏白感叹道。

    龙皇刚好走到门口,太监还没有来得及喊话,就听到苏白来了这么一句,顿时脸色就垮了。

    有水家就有沧海国,这什么意思?把水家等同于沧海国,那将他们皇室至于何地了?

    水忆初扫了苏白一眼,见他一脸真诚,一时间也不能断定他究竟是不是故意的。这么诛心的话一出,只怕日后龙皇对他们水家的忌惮会更加深重了。

    “皇上驾到!”太监这才来得及高喊出来,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龙皇黑如锅底的脸色,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捏了把汗。

    “参见皇上!”众人皆行礼。

    龙皇往下扫了一眼,见水忆初带着面纱,立刻找茬道:“都平身吧!水少主今日打扮甚是光彩照人啊,只是为何要蒙面?难道是觉得朕不配看到你的相貌吗?”

    水忆初心里一个咯噔,果然来了。当下站出来恭敬地拜了拜:“回我皇话,臣女容貌在分家被毁,至今未能痊愈,怕惊扰到皇上,故而带上了面纱。”

    “哦,是吗?昨日大比之时朕可没看见你脸上有疤。”龙皇面色不善。

    “回皇上,自臣女毁容以后,出门皆是易容的。只是今日宫宴是臣女回帝都以来第一次面圣,自知易容有欺君之嫌,故而卸去了药水,但又怕惊扰皇上,才带上了面纱。”水忆初滴水不漏地说着。

    “是吗?水云阁主这话不实吧?四年多以前,我在落霞镇上见你的时候,可没发现你脸上有疤啊!那时候你已经是水云阁主了,那小镇上,还有谁有本事毁你的容貌呢?”晏秋白挑刺道。

    “晏大少爷误会了。您见我的之时,我已经毁容一年多了,当时出门就是易着容的。”水忆初说道,看向龙皇,“皇上,臣女自幼痴傻,四岁在分家之时被分家的二小姐嫉妒毁容,自此脸上二十八道疤痕难以入目,此事落霞镇上人尽皆知,绝非臣女捏造。”

    “二十八道……”龙皇怀疑地看向她,“那你可真是可怜了。帝都人杰地灵,你自己又是高阶的炼丹师,难道就没有为自己医治一下吗?”

    “回皇上,臣女确实给自己配了药,只是当初被毁容时臣女尚且年幼,且有傻症,没有好好调养,以至于如今医治起来难度颇大。臣女用了四年多的时间,才堪堪治好了一大半,如今脸上依然有痕迹未能消除,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是吗?你取下面纱让朕瞧瞧。”

    “是。”水忆初淡定地拿下面纱,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让龙皇看。

    龙皇仔细瞅了瞅,又让身边太监凑近看了看,才确定的确是有淡淡的痕迹。

    “这不可能!皇上,说不定她现在脸上的疤是画的!”晏秋白说着,就要上前去擦掉水忆初脸上的疤。

    水忆初迅速后退好几步,同时水耀希直接冲出来将晏秋白挡了回去。

    “晏大少爷请自重,男女有别,我家小妹声誉重要。”水耀希不冷不热地说道。

    “晏大少爷这是在怀疑皇上的判断吗?”水忆初慢悠悠地说道,“连福公公都确认了的事晏大少爷都要怀疑,难道是觉得我跟福公公串通一气来哄骗皇上?”

    福公公一听,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跪在驾前连连磕头:“皇上,奴才跟随皇上多年,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哪里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请皇上明鉴!”

    龙皇不耐烦地摆摆手:“朕自然知道你的忠心,起来吧。”

    “是。”福公公松了口气,站起来退到一边,还不忘狠狠剜了晏秋白一眼。

    晏秋白也知道自己失言了,立刻朝着龙皇跪下:“臣忧心皇上,一时失言,请皇上责罚。”

    龙皇扫了他一眼,摆摆手,并没有追究他什么。末了还淡淡看了水忆初一眼,这小丫头年龄不大,口齿倒是伶俐。若她不是水家人,而是皇室之人该多好啊!

    “此次五家大比水家拔得头筹,按照先前的约定,这王者乳木果就归水家所有了。”龙皇说道。

    “谢皇上!”水无涯站起来,带着两个孙辈谢恩。

    龙皇突然看向水忆初:“忆初丫头啊,之前我钧儿不懂事,私自将你降为了侧妃,但朕太忙,一直也没想起来更改。今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更正过来,忆初丫头,你也不小了,朕看你跟钧儿也相处甚欢,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将婚期定下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