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连水少主都敢调戏
    第1章  连水少主都敢调戏

    本是去调查狗洞的,到最后却是陪着水青溪玩了一天。

    回到院子里,水忆初坐在水无涯的房间里,看着他抱着头在书案前沉默了很久,大概猜到了一些什么。

    “溪溪是我的老来子,虽然那是场意外。他母亲是个好姑娘,但是命不好,被人设计还遇上了我。她生溪溪时难产,最后的心愿就是让溪溪一世无忧。那时候皇子之争正激烈,我们水家不可避免被卷入,我担心溪溪会被人利用而陷入危险,就将他送出去。

    溪溪五六岁的时候,帝都已经平静了。但是因为你爹过于优秀,水家被皇室忌惮,皇室好几次下暗手,让我很担心,就没有把溪溪接回来。

    再然后你出世了,那时候水家一度成为了帝都的焦点,我更加不敢将他带回来。之后你被送往分家,水家渐渐式微。那时候溪溪已经十多岁了,他不喜欢大家族的生活,也不愿意回来。

    他资质很好,隐隐有赶超他二哥的趋势,十来岁的时候就自己出去闯了。但我没想到的是,最后一次他笑着离开别院,却一身血的回去。

    我吓坏了,找来最好的炼丹师去给他治疗。可是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有时候暴躁地无差别攻击别人,有时候战战兢兢的不许任何人靠近,有时候单纯得像个孩子,就像你今天看到的那样。

    我将他接到水家,但是又怕有人欺负他,所以把他关在那个小院里。这些年,外人只知道我有三子一女,却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小儿子。他也有五年没有离开过院子了。”

    水无涯懊恼地揪着自己的头:“他回来的时候一身的伤痕,都是被魔兽抓的。炼丹师说他可能是中了毒,但是这毒他们解不了。我……我要是,不让他出去就好了,他就不会……就不会……呜呜……”水无涯说着说着自己就哭了。

    水忆初赶紧过去安慰他:“爷爷,你别自责了,你也没有想到的,不怪你。”

    水无涯使劲吸吸鼻子,看着水忆初:“初初,我看你今天给他把了脉,能治吗?”

    “能治,但是小叔体内的毒很霸道,我还要好好想想怎么做,才能解毒又不伤到小叔的身体。”

    “初初,是爷爷没用,空有一身武力,却从来都护不住你们……”

    “爷爷,人的一生当中有很多的事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与其一直沉缅在过去,倒不如想想未来的日子里要怎么做。小叔的事交给我吧,这些日子,您还是想想怎么把水家整顿一下吧,敌人潜进来把少主偷走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人发现,传出去也太丢人了!”

    “也是哈……”水无涯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幸好初初还不知道昨天他被人骗走的事,不然的话一定会好一通说教了。

    水忆初回到房间,就进了阴阳镯空间。去小白楼里面看了一夜的书,才研究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办法来。

    第二天一早,水忆初一开门就看到老管家站在房门外。

    “管家爷爷,有事?”水忆初愣了一下。

    “少主早。”管家走上前来行礼,“皇室的请帖送过来了,今晚在皇宫设宴为水家庆祝,也相当于给另两国使臣践行。家主让您准备一下,今晚随他出席。”

    “我知道了。”

    水青溪的毒比较复杂,因为时间有些长了,他的身体也被毒摧残得有些弱,还是要先调理一下才好。

    这段时间给水家炼药炼得多了,水忆初库存的药草有了大半,是时候该补充一点了。

    去金玉堂走了一趟,水忆初左挑挑右捡捡,购置了一大批常用的药草,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走在街上,日头已经有些大了,水忆初正想着要不要去水云阁看看,突然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撞,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站稳身子,水忆初低头看看,竟是一个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白白嫩嫩的,一身宝蓝色的小锦袍,雪玉可爱。

    他被撞倒在地上也不哭不闹的,抬起头看着水忆初,乌溜溜的眸子忽闪忽闪的,十分乖巧可爱的样子。

    “他在那里!”突然有人大喊着冲过来,水忆初抬头看去,只见三四个大汉跑过来,手里拎着大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小男孩突然一跃而起,抱住水忆初的大腿就哭号起来:“娘!他们欺负我!”

    娘?大汉们愣了愣,这丫头看起来这么小,不可能吧?

    小男孩喊完也觉得不太对,眼珠子转了转,立刻改口道:“姐姐!他们欺负我!”

    水忆初嘴角抽了抽,这么硬攀亲戚真的好么……

    动了动,想把腿抽回来,奈何小男孩抱得挺紧,没能成功。

    “小丫头,老子劝你少管闲事,否则,老子的大刀可不是吃素的!”领头的大汉威胁道。

    “我没打算管闲事啊!”水忆初耸耸肩,抖抖腿,“没看到是这小子抱着我呢吗?有本事你把他拉走啊!”

    “!”小男孩傻眼了,这小姐姐咋一点不按套路出牌呢?

    大汉们也愣了,好像也是哦,那怎么办?

    两个汉子看向老大问道:“老大,她不管哎,我们怎么办?”

    老大无语地奖励了一人一巴掌,吼道:“废话!当然是去把那臭小子抓过来啊!”

    “哦哦……”两个汉子立刻扑上来。

    但是两人刚一靠近,小男孩就扯着嗓子大喊起来:“啊!非礼啊!快来人呐!有人要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了!”

    两个大汉一个急刹车停下来,突然有些窘迫。水忆初一脑门黑线,这小子花花肠子倒挺多。

    “哎,这不是水家少主吗?”小男孩一嗓子喊来了无数围观群众,大家都认出了水忆初,纷纷议论道。

    “没错,就是水少主。”

    “这三个汉子可真有勇气,连水家少主都敢调戏,简直不要命了!”

    “可不是嘛,这下子他们那颗脑袋要保不住了,谁不知道水少主拧脑袋就跟拧球似的。”

    “又有好戏看了……”

    小男孩看似无意,但耳朵却竖着听呢。一听到这小姐姐拧脑袋跟拧球一样,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他不会这么倒霉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