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现在的你当时的我
    第138章  现在的你当时的我

    “可恶,小小的凡火也敢伤我红纱的主人,简直找死!主人让我出去吞了它!”

    红纱被气得在水忆初的丹田里蹦蹦跳跳。水忆初连忙在自己身上点了几下,封住自己的听觉,然后迅速爬起来凝聚灵力。

    “惊凰九变第一变,有凤临世!”

    红色火系灵力塑成凤凰之身,滢火的金红色凤凰真火塑成两翼,红纱化为凤头,白纱化为华丽的凤尾,灼灼其华,璀璨耀眼。

    “那是……”锦衣男子激动地站起来,“这温度,这强烈的灵气波动,一定是异火!”

    巨大的凤凰狠狠地撞上了狂狮,红纱凶猛地咬住狂狮的脖子猛地一撕,扯烂了它半个身子。

    “让你欺负我主人,我咬死你!”红纱恶狠狠地扑过去,一通乱咬,狂狮哀嚎两声,就被咬得伤痕累累,无法维持形态被迫消散了。

    漂亮的凤凰在空中傲娇地抬了抬下巴,朝着晏秋白喷火。

    晏秋白自凤凰一出来脸色就难看至极,此刻一个躲闪不及,被凤凰真火沾到身上,怎么都扑不灭,只能急急撕烂外衣,将着了火的衣服扔开。

    “哼,坏人,叫你欺负我主人!”红纱傲娇地说道。

    晏秋白眼中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会说话的异火!水忆初这小贱人还真是好运气,这么难得的宝物也让她得了去。

    “别得意得太早,水忆初,我们的战斗还没有完!”晏秋白说着,从怀里逃出来一颗黑漆漆的药丸服下。

    顿时,他的气势暴涨,修为一直往上狂飙,突破了天空巅峰,直到苍穹前期才停下。

    不知为何,他虽然是通过丹药升级,但是周身的波动却丝毫不见混乱,仿佛这实力不是刚刚提升上来,而只是刚刚被解封一样。

    解封?会不会刚刚那药丸不是提升功力的,而是解开他被封印的实力的?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都不重要,因为现在对她而言,无论哪一种都是大麻烦。

    晏秋白看了看天空中翻飞的凤凰,诡谲一笑:“这只小鸟碍眼的很,我先除了你吧!”

    说着,他双手飞快地结印,放出了一个强悍的灵技:“炎龙诀!”

    实力暴涨之后,他的灵技速度也快了好几倍,凤凰一时躲闪不及,被灵技轰了个正着,形体直接被打散。

    “红纱白纱回来!”水忆初忙把姐妹花收回来。

    “主人,他变强了好多,你小心啊!”白纱细声细气地说道。

    “主人,你应该打不过他,要不要叫魅雪出来帮忙啊?”红纱问道。

    “不行,魅雪是神器,现在帝都有上位面的人,魅雪一出来他们必定能认出,到时候我根本就护不住魅雪。”

    “那怎么办啊?”红纱急得直跳。

    “水忆初,乖乖认输吧,今天你逃不掉了。”晏秋白笑道。

    “逃?”水忆初笑了,“本姑娘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逃这个字!”

    水忆初霸气侧漏的一句话,让场下观赛的很多热血青年瞬间化身小迷弟,双眼冒星得看着她。

    “哇,晏大少爷好强啊,水少主虽然也很强,但看起来要输了呢!”

    “是啊,是啊,情况有些不妙啊……”

    “哼,不妙才好,这么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人,活该有人收拾她!晏大少爷,加油啊!好好收拾这小妖女!”

    于是,又开始了一波撕逼大战。

    “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叫什么吗?”晏秋白笑道,“打肿脸充胖子。”

    “那也好过晏大少爷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搞得炸炉反噬的好。”

    “牙尖嘴利的死丫头,你这是在找死。”晏秋白咬着牙说道。

    “建议你先把我打趴下,再来跟我说这句话。”水忆初冷笑道,“否则,你没资格。”

    晏秋白双眼一缩,身子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出去,软剑刺向了水忆初的心脏。

    战气立刻调动在心脉附近护住,水忆初双手用两仪火包裹住,一把抓住刺过来的软剑。

    尖利的剑刃划伤她的掌心,同时软剑也被红纱的高温熔化了。

    晏秋白的心几乎要滴血,这可是上品灵器啊!她居然毁了这把跟了他十几年的兵器,就像是毁了他的小情人一样,让他痛心疾首。

    “你居然毁了我的剑!”晏秋白爆发了,“炎火诀!”

    “惊凰九变!”

    “欣欣向荣!”

    “万物生长!”

    接连两个大招放完,晏秋白的灵力损耗及其严重,水忆初更是灵力消耗一空。

    灵技相接造成的余波压力太过巨大,水忆初处在战斗中心,身体即使经过淬炼,也难以承受如此强大的威压。

    她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七窍都因为巨大的压迫而流出少许鲜血来。她单薄的身子微微摇晃,易容材料下的脸已经苍白到没有血色了。

    她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易了容,不然此时看起来只会更加地狼狈。

    此时另外几个擂台都已经结束了战斗。水耀希和水轻羽守住了擂台,沐家十个参赛者已经全部淘汰。另外两个擂台被风炀和萧玉宸各占了一个。

    就差三号擂台没有决出胜负了。

    “水忆初,站不起来了吧?要不要认输啊?”晏秋白笑着问道。

    “不要。”水忆初喘着粗气,心中飞快地想着办法。她的等级跟对方相差太多,若不是她的灵技是上古传下来的高级灵技,威力巨大,她绝不可能撑到现在。怎么办?

    “这么傲气啊!”晏秋白低低地笑了,“跟当年的我很像呢!”

    可他突然就转变了语调,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但是你毁了我!你毁了那个骄傲的我!你知道我被反噬时有多痛苦吗?”

    说着他毫无预兆地打了水忆初一掌,一掌打在她胸口,带起的风又将她掀起,在黑曜石的擂台上拖行了两米。

    水忆初“噗”地喷出一口血来。

    “小妹!”水轻羽惊讶地喊起来,但是怕惊扰了水忆初,让她分心,又担忧地捂住了嘴。

    “痛吗?”晏秋白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但是一定没有我那时候痛。”他说着说着,一脚踩在水忆初的胸口,一个用力踩断了她两根肋骨。

    断裂的肋骨插进了内脏,疼得她几乎要抽筋。

    “绝望吗?”晏秋白低低地笑了,收回脚,蹲下来,拍拍她的脸,“现在的你就跟当时我的一样。尤其是这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的眼睛,就跟当时的我一模一样。”

    他说着,朝着她的脸就是一耳光,将她掀飞出去,撞上了擂台的柱子,然后砸在坚硬的黑曜石台面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