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秋白忆初擂台大战
    第137章  秋白忆初擂台大战

    “剩下的几个,别傻愣着了,上来吧。”水忆初对着下面剩下的几个沐家弟子招呼道。

    下面站着的所有弟子吓得腿都软了,他们能跑吗?他们能不挑战了吗?

    “我,我,我不挑战你了!”一个沐家的弟子战战兢兢地说道。

    “不挑战我,那你要如何淘汰?”水忆初淡淡地问道。

    “我……我,我我弃权,我弃权!”他大喊道,“裁判,我弃权,我弃权!”

    “唉,这可怜的孩子,都被小豆芽吓坏了。”赫连千盏坐在屋顶上看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他自己胆子小,关我家初初什么事。”银倾月坐在一边,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哎哟,我说银倾月,你这心偏得没边儿了啊。”赫连千盏戏谑地看着他,“说起来,小豆芽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吧?”

    “什么心思?”银倾月愣了一下。

    “还跟我装傻!灵媒契约都签了,还敢说你对小豆芽没有图谋不轨!”赫连千盏伸出一只手指头去戳他的脑袋,却被他一巴掌拍开。

    “去你的图谋不轨!当时她怀疑我身份,我一时情急,脑子一抽跟她说我是魔兽,她就嚷嚷着要跟我契约。我这不也是没辙吗?”

    “魔兽?哈哈哈哈……哎哟我的天,银倾月,亏你想的出来!”赫连千盏笑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哎,小月月啊,真不是我说你,你一遇到小豆芽,智商就离家出走了。先是平白给人做了弟弟,又是跟人签了契约。给自己挖坑也这么不遗余力,我也是服了!”

    银倾月踹了他一脚,要不是纪无双拉了他一把,一准从房顶上掉下去。

    “要你管!”银倾月瞪了他一眼,“我跟初初清清白白的,你再胡说别怪我揍你!”

    “是啊,清白到睡一间房。”赫连千盏不怕死地凑过来,“说到这个,我真的很好奇,温香软玉在怀,你居然也能坐怀不乱,你是不是不行啊?”

    赫连千盏说着,眼神就往下扫去,却被银倾月一巴掌糊在后脑勺上。

    “谁跟你一样猥琐!满脑子都是带颜色的东西!初初是我唯一认可的家人,她还小,你少给我口无遮拦的!”

    “这姐姐是家人,媳妇儿也是家人,小豆芽在你那里是哪种啊?”

    “要你管!”银倾月又踹了他一脚,却被他躲开。

    “本尊当然要管,你若是拿她当姐姐,没准以后还可以管本尊叫一声姐夫呢!想想都觉得美好啊!”

    “呵,做梦去吧。”银倾月白了他一眼,再看向场上时水忆初的擂台下面就只剩一个人了,晏秋白!

    “我是该叫你水忆初,还是云初?”他跳上擂台,冷冷地看着水忆初。

    水忆初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波澜,抬眼看向他:“今天我只针对沐家,劝你不要来自讨没趣。”

    “自讨没趣?呵呵……”晏秋白冷笑,“我是来报仇的,怎么会没趣呢?”

    “报仇?我不记得我同你之间有什么仇。”

    “你确定你不记得了吗?当年在落霞镇金玉堂,你当众以木柴炼丹,可那方法根本就不能炼出丹来!你在骗我,害得我炸炉反噬,此生都不能再炼丹!你说我们有没有仇?”

    “呵,晏大少爷,你在说笑吗?让我当众炼丹的是你,偷学我炼丹术炸炉反噬的也是你,与我何干?你说我骗你,但我确确实实以那种方法炼出了丹药来,还是当着你晏大少爷的面炼出来的。如若那方法不可行,你又为何要学呢?你不学,又怎么会炸炉呢?自己悟性差,不得要领就轻易尝试,反噬了怪我喽?”

    “强词夺理!我道你那时怎么那么淡定,轻易就接受了炼丹要求当众展示,原来都是骗人的,都是做样子!没有火木灵力怎么可能炼出丹药来,那丹药分明就是你事先炼好拿出来骗人的!”

    “是是是,你嗓门大你有理,就说你想干嘛吧。”

    “我想让你尝到跟我一样的痛苦。”

    “比如毁了我的灵根,让我此生不能炼丹?”水忆初毫不在乎地问道。

    “对,诸如,此类……”晏秋白眼神阴冷得像是一条毒蛇。

    “就凭你?”

    “就凭我!”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两人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动手。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突然晏秋白动了,急速冲向水忆初,同时从腰带里抽出一把软剑刺向水忆初的面门。

    水忆初一侧身,软剑贴着她的脸划过,锋利的剑刃削断了她的一缕头发。

    好快!她暗暗心惊,这不是大地级别该有的速度!

    急速后弯从他横劈过来的剑下躲开,脚下连动,迅速退开好几米。

    软剑劈在了擂台上,剑尖完全没入了坚硬的黑曜石擂台中。

    到此时,那缕断发才悠然飘落在地上。

    “真是可惜呢,如若水少主的速度再慢上一线,现在落地的就不是头发,而是水少主你那颗漂亮的人头了。”晏秋白笑着说道。

    “过奖,你的人头长得也不赖。”水忆初不冷不热地回敬道。

    晏秋白眯了眯眼睛,使劲拔出剑朝着水忆初斜劈过去。水忆初一抬手,清脆的兵器交接声在两人耳中响起,只见她手里不知何时已拿出了匕首。

    晏秋白变幻了剑招,你来我往地与水忆初过了几十招。

    看客们只觉得两人的速度已经快到极致,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影子在不停地移动,招式什么的根本一点都看不清。

    随着晏秋白的出招,水忆初终于感受到了他的灵力波动,天空高阶。

    “你晋级了。”水忆初淡淡地说道。

    “对,我晋级了。所以,你去死吧!”晏秋白说着,往后一闪,退开些许,紧跟着放出灵技,“狂狮怒吼!”

    火红色的狂狮朝着水忆初咬去,水忆初嘴角微微翘起,冷嘲道:“不知道姐最不怕的就是兽吗?”

    收起匕首,水忆初高高跃起,一拳砸在狂狮的左眼上:“破空拳!”

    一拳砸塌了狂狮半边脸,巨大的狮身被震退好几米,在擂台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晏秋白加大了灵力输出,瞬间那狂狮就恢复了原貌,再次扑上去。

    水忆初也不再留手,天空中期的战气全线爆发,破空拳和透骨指连番上阵,几乎要将狂狮拆得七零八落。

    “哪有那么简单。”晏秋白冷笑道,只见那伤痕累累的狂狮连连后退,突然站定,一声高吼。

    尖利的声音和极强的威压让附近的看客都猝不及防地被震得吐血,台上的水忆初更是被震得脑子一阵轰鸣,七窍流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