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长老质问芙蕖下场
    自从水家获胜的消息传来,水芙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砸烂了好几只花瓶。

    “废物!都是一帮废物!”她气得发抖,宛春站在她身边大气都不敢出。

    “那要如何才不算是废物?杀光水家的参赛者?还是杀了老夫?”

    二长老突然走进来,淡淡的语调,却让水芙蕖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忙迎过去,水芙蕖一脸无辜地看着二长老:“师父您回来啦!徒儿都听说了,您今日可真威风!”

    往日里看到这张笑脸,他都会心情愉悦,但是今日,他却是觉得无比的心惊。她究竟是怎么想的,这张无辜笑脸的背后,究竟潜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师父怎么这么看着徒儿?徒儿哪里说错了吗?”水芙蕖被他盯得毛毛的。

    “芙蕖,师父待你不好吗?水家待你不好吗?”二长老问道。

    “师父待我当然好啦,师父您怎么了,今天怎么总是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啊?”水芙蕖心里咚咚打鼓,难道是二长老发现什么了?

    越想越觉得不妙,水芙蕖藏在袖子里的手偷偷拿出了毒针。

    “既然你也知道为师待你好,为何还要背叛为师背叛水家?”二长老平静的语调有些颤抖,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师父你在说什么?徒儿什么时候背叛水家了啊?”水芙蕖装傻到底。

    “为师功力没有恢复这个消息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但是沐家却得到了这个消息,芙蕖,你告诉师父,这是为什么?”

    “师父!这,这可能是有人偷听了我们师徒两个的对话啊!师父,徒儿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怎么能这么冤枉徒儿呢?”

    “芙蕖,别在装傻了,这是个局,你早就入局了你知不知道?”二长老痛心疾首。

    “局?”水芙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您功力没恢复这个消息才是假的……就是为了要让我传递出去……”

    “芙蕖啊,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能背叛水家呢?”二长老一把抓过她,“走,跟我去家主那里认错,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犯,兴许还能留住一条小命!”

    “不!我不去!”水芙蕖尖叫道,“水忆初她那么恨我,她不会放过我的!我不去,我去了就是死!”

    “芙蕖,你实话告诉师父,在分家,究竟是少主欺负你,还是你指使水芙蓉暗害少主?”二长老红着眼问道。

    水芙蕖知道瞒不过去了,索性承认道:“对,都是我指使水芙蓉干得,是我让水芙蓉毁了她的脸,是我让水芙蓉拿鞭子差点抽死她,是我让水芙蓉派人拿着铃音草把她扔到无月森林去。都是我干得!所以她不会放过我的,我去了一定会死的!师父,你是我师父,你不能帮她不帮我!”

    “傻孩子,你怎么还不明白,你去认错,师父兴许还能保你一命,但若是你不认错,你就死定了!”

    “我不认错,我没错!水忆初她挡了我的路,我要除去她有什么错!我唯一的错就是当初没有亲自动手解决干净,才纵虎归山造成了今日的局面!我跟她之间早已经不死不休了,决不是谁求求情就能解决的!”

    水芙蕖大吼着,拿出毒针刺进了二长老的胳膊里。

    毒迅速蔓延,让二长老整条手臂瞬间麻痹,才叫水芙蕖轻松挣脱。

    她一点没停留,直接跳窗,逃出了水家。

    二长老倒在地上,双唇乌紫,朝着已经吓呆的宛春说道:“快去,找,找少主来……”

    宛春这才回魂跑出去找人救援。

    水芙蕖跌跌撞撞地跑向了皇宫,手里紧紧地捏着三皇子的信物。这是她最后的指望了。

    “三皇子,无名姑娘求见。”宫女来报。

    龙钧愣了一下,让人将她带进来。

    水芙蕖匆匆忙忙走进来,一见三皇子就“噗通”一下跪倒在他的脚边,吓了他一跳。

    平日里无名都是带着面纱的,今日居然没有戴,让龙钧差点没反应过来:“无名姑娘?”

    “三皇子,求求您,救救小女子吧!”水芙蕖抓着他的衣角,两行清泪就顺颊而下。

    “你先别激动,起来慢慢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龙钧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命人给她倒了杯茶水。uerp

    “三皇子,先前您说这枚信物可抵一个承诺,无名原本不想收的,毕竟无名帮三皇子也不是为了三皇子的报答。却不想有一日竟然真的用上了,呜呜……”

    “无名姑娘,你冷静些,慢慢说。”

    “不瞒三皇子,其实,小女子得罪了一个贵人,被追杀得走投无路了,才想来求三皇子帮帮我。”

    “你得罪了谁?”

    “水家现任少主水忆初。”

    “忆初表妹?”龙钧一愣,“你做了什么,让她这么追杀你?”

    “实不相瞒,其实小女子真名叫水芙蕖,是水家在落霞镇的分家家主之女。先前水少主在分家之时,就仗着权势欺凌我们姐妹二人,后来我来了帝都,才知道她竟心狠手辣到将小女子全家杀死。如今她回了帝都,发现还有小女子这么一个漏网之鱼,所以就想连同小女子一起除掉。小女子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求三皇子看在往常情分上,帮帮小女子吧!”

    水芙蕖说得情真意切,龙钧却是听得冷笑连连,搞了半天,他当初要找的水芙蕖就是她呀!当初就想除掉她来着,不过回了帝都就把这人给忘了,现在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龙钧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年在水家分家,他偷听到的一切,这水芙蕖就是害她表妹的罪魁祸首,现在还敢来他面前挑拨离间。简直找死!

    “说完了?”龙钧冷笑道。

    “三皇子……”水芙蕖愣了,这三皇子的反应怎么跟她想的不一样啊?

    “水芙蕖,你知道我四年前就在找你吗?”龙钧笑了,“四年前,我就知道你是害我忆初表妹的罪魁祸首,不过事情一多就把你这么个小人物给忘了。你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可就不能怪我了!”

    水芙蕖瞬间就反应过来,撒腿就跑,龙钧紧追不舍。

    一路飞驰出了皇宫,两人在偏僻的巷子里打了一架,水芙蕖实力不错,只是比起龙钧来还是差了一线,被他制服。

    龙钧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永别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