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就是水忆初害的我
    “这应该就是少主说的秘密武器了吧?”四长老猜测道。

    “没错,少主指的是——精神力。”

    “精神力?哦,我知道,你们特殊职业都会有的神识力量!”七长老这才反应过来,“嘿,少主真是个妙人!”

    “走吧,我们去找其他人。”二长老说道。

    第二场的结局毫无悬念。水家以一百一十二颗真水晶和二十一颗假水晶的成绩碾压式地获得了第一。

    沐、晏、风三家被抢得一颗不剩,全体传送淘汰,并列三四五名,第二名又一次落到了规规矩矩比赛的萧家头上。

    因此,第二场结束,水家加五分,萧家加四分,剩下三家各加三分。

    累计水家十分,萧家八分,沐家六分,风家和晏家五分。

    萧家弟子们都惊呆了,他们向来第四,如今竟然也有逆袭成第二的时候啊!最重要的是,他们什么也没做啊!

    哦呵呵呵呵……

    沐家主回到沐家就把房间里的东西都乒乒乓乓地砸了。

    这段时间是怎么了?怎么事事都不顺啊!先前刺杀水忆初的两个供奉都失踪了,水忆初却依然活蹦乱跳地出来给他添麻烦。

    然后晨儿去联合萧家风家,接连碰壁。萧家就算了,跟水家一向交好,不答应也很正常。可风家跟水忆初明明就有仇,还不答应,简直气死了!

    好不容易赶上叶家的大人们下来,给沐家撑腰,联合了三家,居然还一次一次的都被水家耍,弄得自己家惨败!

    他究竟是撞了什么邪?!

    “报!家主,风家主和晏家主求见。”

    沐家主发泄了一通也消了火,让下人把房间收拾好,自己去了议事厅。

    一进门就见晏家主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责问道:“沐家主,你不是说水家不成气候,只要我们三家联合,就一定能把水家挤出五大家族的行列吗?怎么现在损失惨重的反而是我们?”

    “沐家主,今天水家主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水家背后必然也有大人物撑腰,否则哪里来的六品丹。这次联盟,我看就到此为止吧,风家不会在参与后面的事情。”风家主说道。

    沐家主一听,眼神就变得阴冷无比:“风家主,现在想退出,只怕晚了吧?就算是我沐家放你退出了,他水家能放过你们风家吗?”

    “你……”风家主气得不知该说什么,想想还是怪自己鬼迷心窍,若是向萧家那般保持中立,现在也不会弄到如此下场吧?

    “好了!各位前辈都不要吵了!现在不是我们内讧的时候!”随行而来的晏秋白大喊一声。

    几个老头才稍微安静了些许。

    晏秋白接着说道:“眼下我们与水家已经撕破了脸面,再想挽回也来不及了,不是我们死就是水家亡。沐家主,这次的事件是您发动的,之前您那么信誓旦旦,想必是掌握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报吧?能否请沐家主为了联盟的团结如实相告?”

    晏家主听了双眼一凸,指着沐家主大声说道:“沐家主,沐晏两家向来交好,你说要对付水家,这么大的事我们晏家二话没说就跟着你一块做,你有消息还藏着掖着不肯说,你是什么意思?现在搞得我们损失惨重,你难道就满意了?”

    沐家主犹豫了一会说道:“水家二长老有个徒弟叫水芙蕖,她的全家都被水忆初杀了,她为了报仇与沐家联合,给沐家传递消息。”

    “她都传递了什么消息过来?”晏秋白问道。

    “她说水忆初的实力至少在天空前期,而且具有火灵力,是灵武双修。”

    “什么?!天空前期!她才多大啊!”晏家主瞪大了眼睛。

    “而且还是灵武双修!”风家主也惊讶得不行。

    “她还说了什么?有没有提到水家那些丹药是从何而来?”晏秋白倒是最冷静的一个,但也被刺激得握紧了拳头。

    “她说水云阁的陌少是水忆初的义兄,水家的丹药都是来自于水云阁。”

    陌少,云千陌,水忆初,义兄……

    “我叫云千陌,这是家姐云初……”

    “她说水云阁的陌少是水忆初的义兄,水家的丹药都是来自于水云阁。”

    “这些丹药是我炼的,你们总不会说我一个女子是你们晏家的叛徒变性来的吧?”

    “老不知羞的,你要对我家初初做什么?”

    “是你!昨天森林里那个女人是你!”

    “云姑娘天赋卓绝……”

    过去的事一幕幕在眼前回放,森林初见,一红一蓝一男一女。金玉堂再会,黑色斗篷下一张精致如玉的面孔,一手战气炼丹惊才绝艳。uerp

    百花宴上,水忆初一身简单的蓝裙,面容普通,却有着惊艳的木火灵力。而木火灵力,正是炼丹师的前提!

    云千陌,家姐云初,水忆初的义兄……云初,水忆初,初初……

    像是一朵烟花在晏秋白的脑子里炸开,炸得他几乎要眼冒金星。他怎么早没有想到呢?水忆初就是云初,云初就是水忆初啊!

    怒极攻心,晏秋白吐出一口血来。想起当年他为了练习她那手药效高几成的炼丹术而炸炉反噬,导致从此再不能炼丹,他就痛得撕心裂肺。

    “秋白!”晏家主吓坏了,“你这是怎么了?”

    “父亲,是她,是她啊!”晏秋白紧紧抓着晏家主的手,气得双眼通红,“那个害我永远不能炼丹的小贱人,是她啊!”

    “什么?你不是说害你的是水云阁的阁主云初……嘶,你的意思是……”晏家主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就是那个意思!什么义兄,都是骗人的!陌少不过是看起来大一些罢了,但他其实是水忆初的弟弟!水忆初就是云初,就是水云阁的阁主!她易了容,我才没有认出来!就是她害得我,就是她害得我!”

    “秋白,你,你没弄错吧?怎么看都不像啊……”晏家主迷糊了,沐家主惊讶了,风家主若有所思了。

    “父亲,我不会弄错的。害了孩儿一生的人,孩儿绝不会弄错的!父亲,联盟不能解散,我要水忆初死,我要她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