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是我害死了爹和娘
    水耀希一直注意这光幕,只见自家闯关者除了在路上被淘汰的两个和水忆初,其他都已经出去了,守关者水耀奇也刚刚被淘汰了。

    现在迷宫里就只剩下水忆初一个闯关者和水轻羽一个守关者了。

    “小妹,你可以出迷宫了。”水耀希传讯道。

    水忆初去把水轻羽扶起来,见她已无大碍松了口气:“四姐,我们的人都出去了,我也出去了。等下再遇到围攻,你就直接捏碎水晶出去。”

    “好。”水轻羽点点头。

    水忆初一路飞驰,到达她堵死的那条南北线时,就看到各家的闯关者们都堵在了那里,等着她的出现。

    “水忆初,干得不错嘛,把路都堵死了,好让我们都留下来是不是?”沐家的一个弟子冷笑道。

    “别跟她废话了,直接把她淘汰,这堵死的路就通了!”晏萋萋说道,率先拔出武器冲上去。

    晏秋白见状立刻上前帮忙。然后沐、风、晏三家剩下的弟子都扑了上去。

    萧玉宸带着萧家的弟子们站在一边,不帮忙也不阻止。

    “少主,我们不参与吗?”一个萧家的弟子问道。

    “安静站着吧,我们不参与。”萧玉宸说道。

    “为什么?只要把水忆初淘汰了,我们就能通过这里。我们萧家剩下的人是最多的,只要我们通过这里全部出去,我们萧家就能赢了!”另一个弟子激动地说道。

    “因为,这是本少主的命令。”萧玉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还是他第一次摆出少主的架子来。

    弟子一愣,继而愤愤不平地闭了嘴。

    因为前面损失太惨重,沐、晏、风三家剩下的人加起来也没超过十个,水忆初根本不放在眼里。

    “透骨指!”

    “破空拳!”

    “烈焰十三斩!”

    趁着众人手忙脚乱之际,水忆初直接踏出了魅影步,迅速移到线的那一边。

    晏秋白忙追过来,却撞到了一层透明的墙上,生生在脑门上撞出了一个大包。

    “此路已归水家所有,其他家族不得通过。”机械化的声音响起,晏秋白不甘心地直捶地,锤得手都出血了,看得晏萋萋一阵心疼。

    “该死的小贱人!”晏萋萋不甘心地咒骂道。

    水忆初抬眼看了看萧玉宸,见他的眼中带着愧疚和无奈的复杂情绪,隐隐猜到了什么,转身离开了迷宫。

    “五家大比第一场,迷宫赛,结束!”裁判宣布道,“下面公布成绩:风家晏家,均无闯关者逃出,并列四五名,各加两分;第三名,沐家,逃出闯关者一人,加三分;第二名,萧家,逃出闯关者三人,加四分;第一名,水家,逃出闯关者五人,加五分!”

    沐家主气得差点捏碎了椅子。三家联手,还提前有了地图,都搞不定一个水家,简直废物!

    水忆初站在场上看着气得脸都绿了的三家家主,冷冷一笑。若不是三家想着对付水家,在迷宫里逗留的时间太长,也不至于被她堵死路,搞得出逃人数甚少。

    像萧家那样正常比赛,离出口近的都出去了,哪里会像三家现在这样凄惨。

    呵,都是报应!

    “五家大比今日赛事结束,明日上午辰时,在此进行第二场,秘境赛!”裁判宣布道。

    五家人各自回家。

    萧玉宸想了又想,走到水家的队伍这边来,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萧哥哥,这次五家大比有内情对吗?”水忆初问道。

    萧玉宸点点头:“是上位面来的大人物。”

    “你可知晓是何人?”水忆初问道。

    “听风炀说,是什么叶家。我们萧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我只知道此次他们盯上了水家,如若谁敢帮助水家,就会被灭门。初初,耀希,轻羽,对不起,我……我……”

    “萧哥哥,别说了,我们都懂。你毕竟是萧家的少主,你有你的责任,我们能理解。你快点回去吧,要是让别人看见你同我们在一处,会以为你是要帮水家的。到时连累了萧家怎么办?”

    萧玉宸满嘴苦涩,沉默着点点头,回去了。

    “叶家……”水忆初死死地握紧了拳头。

    回到水家,赢了比赛让弟子们欢欣鼓舞,但水忆初却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晚饭也没吃。

    银倾月在广场附近的一个屋顶上看完了比赛全程,来找水忆初的时候却被告知她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不肯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银倾月问道。

    “不知道啊。比赛结束以后,萧玉宸来找我们,说是上位面来了什么大人物,好像是什么叶家的,盯上了水家,这次谁帮水家,谁家就要灭族。小妹听了表脸色就很难看,一路上也不说话,回来就直接进了房间。”水轻羽也很奇怪。

    叶家……

    银倾月一听就知道症结在哪里:“我知道了,我去劝劝她,你们先去忙吧。”

    轻轻敲了敲门:“初初,是我,小月。”

    门突然被打开,银倾月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地影子坐在床帘后。

    银倾月走进房间,将房门关好。然后走到床边,掀开帘子,就看到水忆初靠着床边蜷成了一团,手里捏着一封信。

    他伸手将水忆初拽进怀里紧紧抱住,水忆初揪着他的衣服,就开始痛哭。

    当年,叶婉被抓回澜城叶家的时候就奄奄一息了。她被丢在了地牢,准备第二天送去给蓝家的人。uerp

    她的侄子叶流光偷偷溜进了地牢,将昏迷中的她叫醒,给她喂了疗伤药。

    叶婉醒来以后,揪着他的袖子交代道:“流光,帮我一个忙。帮我给,给幻蓝大陆沧海国落霞镇上一个叫水忆初的女孩带句话,就说,就说娘很爱她,但是娘没法陪她长大了,让她一定不要怪娘狠心丢下她,让她一定要坚强,要带着弟弟好好地活下去。”

    “姑姑,你别说胡话了,你不会有事的。侄儿不会让你有事的。”叶流光哭着说道。

    “傻孩子,姑姑的身子姑姑知道,我要下去陪你姑父了,他在下面会寂寞的。好孩子,一定,一定要帮我把话带到。把我的簪子拿去做信物,一定要把话……把话,带,到……”

    “不!姑姑……姑姑……”

    叶流光没有下来,但是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将信和叶婉的簪子送到了水云阁。辗转送到帝都水云阁正是半个月前,水忆初收到信的时候就奔溃地大哭了一场,在房里关了三天才出来。

    “是我害死了爹和娘。”

    她如是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