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怀疑对象初初炼丹
    

第120章  怀疑对象初初炼丹



    七个长老被秘密召集到书房,水无涯让老管家和蝉烟守在门外,带着水忆初和长老们进了密室之中。

    “家主,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二长老问道。

    “今天找你们过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说。”水无涯让几人坐在桌边,“沐家已经对初初下杀手了。”

    “什么?”几位长老大惊失色,纷纷看向水忆初。

    “沐家应该已经得知初初的实力在天空前期,所以派出了两个天空巅峰的供奉长老。但是初初的实力只有我们水家的人才知道,这说明我们水家内部出了内奸。”

    “家主,你有怀疑的对象吗?”大长老问道。

    “我目前没有,这件事情还需要进一步查明。”

    “爷爷,我倒是有三个怀疑的对象。”水忆初突然开口。

    “嗯?你怀疑谁?”水无涯问道。

    “第一,我怀疑水芙蕖……”水忆初还没说完,二长老就愤怒地拍案而起。

    “你说什么!你凭什么怀疑我徒弟?就因为我徒弟是分家出来的,你就觉得她好欺负是吗?在分家欺负她就算了,回了本家,她都在我照顾之下了,你还想欺负她!你当我是死的吗?”二长老气炸了。

    “老二,你先别激动,你听初初说完嘛!”水无涯瞪了他一眼。

    “家主!你太偏心了!她水忆初是人,别人就不是人吗?她是你孙女,芙蕖也跟我亲孙女一样,老夫一生无儿无女,就这么一个徒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二长老,我建议您还是先听我说完,再做决定,别冲动得被人耍了都不知道。”

    “什么被耍!水忆初你少挑拨离间,老夫警告你,你再敢说老夫徒儿的坏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老二!”水无涯拍案而起,指着他怒吼道,“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你那个徒弟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当初在分家,要不是她在幕后操纵,我家初初也不会受那么多的苦!我是给你面子,不想你晚年凄凉才忍着没有说,没有动手处决她,你还真傻不拉几地以为她是个好人啊!”

    “水无涯你个老匹夫少诋毁我徒弟!为了水忆初那个废物傻子,你干了多少蠢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还有脸说我被人蒙蔽,我看最蠢的就是你!让一个傻子做少主,水家迟早断送在她手里!”

    水无涯和二长老两个人吵得面红脖子粗,其他几个长老劝也劝不住,都是一脸尴尬和为难。水芙蕖来本家这么些年了,他们一直都觉得她乖巧听话,资质又好,十分讨喜,实在不像是做出那种下作事的人。

    可水忆初虽然回来时间短,但是她的实力,她的气场和应变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确实是能当大任的人,没有必要为难一个小弟子。

    可是水忆初一回来,水芙蕖就各种接任务离开本家,像是在躲避着水忆初,这怎么解释呢?众长老也懵了。

    水忆初揉了揉眉心,悄悄摸出了碧水针,踏起了魅影步,在水无涯和二长老身上各扎了一针,让他们动弹不得。

    “水忆初你对我做了什么?快点放开我!”二长老怒吼着。

    水忆初淡定地拿出针封了他的哑穴,无视他瞪得快掉出来的眼珠子,一边伸手给他把脉,一边说道:“第一,我怀疑水芙蕖,因为她曾与我有过命的过节。她爱慕三皇子,在分家的时候多次撺掇水芙蓉虐打我,甚至最后提议将我扔进无月森林,并花大价钱买来铃音草想让我死无全尸。所以从她听到水武峰和水芙蓉死讯的时候,就应该猜到我不会放过她。所以她完全有动机借用沐家的手来除掉我。

    第二,我怀疑水雄。这个人曾与水芙蓉有过露水情缘,我与他不熟,也不清楚他对水芙蓉的感情如何,但不排除他为了水芙蓉报仇而想杀我的嫌疑。

    第三,我怀疑水耀奇。我并不怀疑他本人有什么问题,但是我担心他可能是无意中将消息透露给了水芸珠,而水芸珠完全有可能将我的消息给沐家,先前在霓裳坊的时候水芸珠就跟沐雨晨在一起。所以我认为她水芙蕖是最有可能的。”

    “少主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可是芙蕖那孩子在本家好几年了,我们都觉得她挺好的,你会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啊?”大长老问道。

    “呵,连跟她一起长大的妹妹都没有发现一直被她利用,你们这些才相处了几年的人又怎么看得穿她的伪装。口说无凭,再说我也仅仅只是怀疑,还没有确认。在找到确定人选之前,谁都有嫌疑。”

    “乖孙女,你先给我解了啊!”水无涯终于插上话。

    水忆初瞥了他一眼,抬手一个飞针过去,解了他的穴,又挨个摸了摸其他长老的脉象。

    水无涯活动了一下手脚,问道:“怎么样,能治吗?”

    “寒水蛟的寒毒而已,有六品的火灵丹就能解。”水忆初淡定地说着,抬手两根飞针把二长老的穴给解掉。

    “你怎么不干脆说不能治啊!谁不知道这大陆上最高级别的炼丹师才五品,这跟没得治有什么区别?”二长老气呼呼地说道。

    水忆初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谁告诉你,这大陆上最高级的炼丹师才五品?二长老,晚辈劝您说话之前最好先想想清楚,没见识不可怕,但没见识还非要说出来让别人都知道,这就太可怕了。”

    “你说什么!”二长老气得想上前抽她,却被五长老和七长老死死抱住。

    “爷爷,我听说这次五家大比的规则有变,您先跟几位长老商量一下对策,我去炼丹。”水忆初说着,就抬脚走到一边。

    水无涯闻言愣了愣,其他长老也都愣了愣。他们听到了什么?炼丹?炼六品丹?

    去特么的五家大比,谁现在还有心情管那个,都跑过来围观水忆初炼丹。

    水忆初假装没有看到他们那炽热的视线,一挥手放出一堆药材,都是火灵丹的材料,一共六份。拿出一个通体漆黑的小鼎,这是谭一鸣送给她的。

    “红纱,出来热鼎。白纱,出来提纯。”水忆初喊道。

    红纱白纱一出来,整个密室的温度陡然上升。几个长老满头大汗,但是一双双老眼中全是惊喜的光芒,这是异火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