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森林大战二老毙命
    

第116章  森林大战二老毙命



    “要二打一吗?”水忆初慢慢站起来,擦掉唇边的血迹,笑得邪气,“老脸不要了?”

    “我们不要脸,只要你死!”灰袍老者阴狠地说道,一个武技砸过来,“玄阴掌!”

    “破空拳!”

    水忆初立刻放出武技抵挡,然后飞速踏起魅影步。破空拳不敌玄阴掌,被反推回水忆初所站的地方。幸而水忆初的魅影步速度够快,但也只是险险地避过。

    战气将水忆初半边衣袖划得破破烂烂,然后狠狠地撞在了树干上,将那两人合抱的大树给轰得七零八落。

    裂开的树干残片往四面八方飞射开来,水忆初一时躲闪不及,被一个残片撞在胸口。双脚在地上划出了两条几米长的痕迹,终于停下来,一屈膝单腿跪地,水忆初又吐了一口血,胸口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玛德,要不是身体被天雷淬炼过,这一下子肋骨非断好几根不可。

    水忆初在心里想着,果然还是差距太大了。将精神力外放,方圆三里之内没有人,那就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吧,反正今天这两个人必须死!

    再不掩饰什么,水忆初爬起来,双手伸展开,手心分别是一纯白一火红的彼岸花,火系灵力狂涌而出,在水忆初周身环绕。

    “烈焰十三斩!”

    “雷海深潭!”

    连着两个灵技扔出,趁着两个老者被她突然爆发出的灵力吓到愣神,水忆初急忙拿出回灵的六品丹药,一口气吞了一整瓶。

    暴动的灵力在她的身体里疯狂地涌动,冲撞着她的经脉,撕扯的痛让水忆初的脑子极为清醒。

    “万物生长!”

    这灵技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极耗灵力。一招放出刚刚那一整瓶六品丹药提供的灵力已经消耗了大半,水忆初赶紧又拿出一瓶来吞服。

    两个老者刚刚打散烈焰十三斩,又猝不及防地被惊雷劈了好几下,慌忙将战气外放护体,才躲开惊雷。这还没缓过劲来,就见绿色的藤条和褐色的枝干从土里纷纷冒出,编制出巨大的牢笼,将两人紧紧地囚禁在其中。

    万物生长这个灵技的原理是借用她的木系灵力催生附近的植物,短暂地控制它们,将它们转变为攻击的武器。

    枝条疯狂地生长,上面带着尖利的倒刺,让这一方能活动的空间急剧缩小,两个老者不断地移动,极度小心,才没有被这些飞速生长的枝条刺个对穿。

    即使如此,也还是被划得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这是什么鬼灵技?”黄袍老者一身黄衣服都被染红了,大声咒骂着。

    “别乱跑了,我们联手,突围出去!”灰袍老者喊道,两人合力朝着一处枝条较少的地方轰去。

    囚笼被两人用蛮力撕开了一个裂口,两人狼狈地从里面飞奔出来,一头乱发,衣衫破烂,活像两个难民区出来的乞丐。

    “贱丫头,你彻底惹火老夫了!”灰袍老者怒吼一声,“大地之怒!”

    大地突然开始剧烈震颤,裂开了无数地缝,缝隙飞速朝着水忆初所战的地方蔓延而去。

    “死吧!”灰袍老者双眼充血,加大了战气的输出,让地缝蔓延得更加迅速。短短两个呼吸之间就到了水忆初面前。

    水忆初来不及多想,脚下一个借力,使劲跳起。同一时刻身下那块土地就被地缝占领了。

    看着她小小的身子开始往下坠,两个老者眼中迸射出极端的兴奋和快意。

    “哈哈哈哈!去死吧!”黄袍老者得意地大笑道。

    突然火红的影子一闪,就拖住了她下坠的身体,带着她飞到了半空中。只有一只鸡的大小,一双肉翅使劲拍着才勉强停在空中。

    “那是什么?”黄袍老者的狂笑卡壳了,盯着半空中的滢火惊诧地尖叫道,“一只鸡?”

    鸡你大爷!滢火翻了个白眼,一张嘴,吐出一串凤凰真火,烧掉了他一大半的乱发。若不是他躲闪得快,脑袋也烤化了。

    “这只鸡还会喷火!”黄袍老者被吓得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我的天,伙计,你也小心啊!”

    “呵,死丫头,你莫不是以为靠着一只会喷火的鸡就能翻盘吧?”灰袍老者冷笑着,“今天就是你家老子来了,你也必须死!”

    “是吗?那我们就来试试看啊!”水忆初邪气地笑了笑,“魅雪,出来!”

    银蓝色的光芒一闪,魅影流雪扇就出现在了水忆初的面前。她纤细的手伸出握住扇子,手上沾着血,看起来虽然狼狈,却多了几分不羁的美感。

    “你还有灵器?”灰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让你们看看它的威力如何?”水忆初浅笑着,从滢火身上高高跃起至半空,“轻风流水!”

    这一招掀动了这一方空间的所有灵气,暴动的灵气形成了强力的风暴,魅雪的冰系灵力加上水忆初的战气夹杂其中主导着风暴,朝着两个老者急速扑去。

    狂乱的风暴让两人身形不稳,震颤的大地让两人想跳跃都无法借力,巨大的威压更是让两人连战气都调动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狂乱的风暴将自己吞噬,然后感受自己被生生撕裂,徒留一阵血雾随着风暴的平息散落在这一方的土地里。

    水忆初的战气消耗一空,软软地跪在地上,看着两个老者死得渣都不剩,只留下了两个储物戒掉在空旷的地上。

    方圆一里之内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不管是石头还是树木都被这一招给碾成了粉末,随风飘散了。水忆初吞了些丹药,脸色才慢慢好看了一些。

    站起来将魅雪收回阴阳镯,水忆初走过去捡起了储物戒,主人一死,留在戒指上的精神烙印也消失了,水忆初看了看里面,收藏还算丰富,心情好了很多。

    搜了搜,发现了沐家供奉长老的身份牌,水忆初愣了愣。沐家……

    滢火飞过来,想落在水忆初的肩上,但是见她身形微微有些摇晃,没忍心,便落在了她的脚边。

    水忆初低头看了它一眼,将它抱起来摸了摸,笑着说道:“滢火,你现在这样子,确实太像鸡了,还是赶紧回去闭关吧。争取早日恢复实力……和身材。”

    滢火脸一黑,傲娇地回了阴阳镯闭关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