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大比规则特训前夕
    

第111章  大比规则特训前夕



    “还有七天就是五家大比了,这几天,我会带你们去一个特别的地方进行特训。事先声明,特训内容很辛苦,也有一定的危险性,不愿意去的现在可以退出!”

    水忆初高声喊道。

    训练场上沉默了一瞬。

    “我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考虑,退出的我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决定留下来的也再没有后悔的机会。一旦特训开始,就是死也不准退出!现在,计时开始,一炷香后,放弃的站出来,否则视为默认参加!”

    留下这群人在思考,水忆初走到一边去向水无涯询问大比的规则和注意事项。

    通常,大比的形式都是固定的,第一场家主战,第二场中坚战,第三场子弟赛,第四场特殊赛。记分方式为积分制,名次越高,积分越多,累计排名。

    五家之中,就属水家的家主实力最高,近十年的大比,水家也就指着家主赛得一些分数,不至于输得太过难看。

    中坚赛,参加者要求六十岁以下。目前水家的中坚力量非常薄弱,长老中除了大长老以外,实力最高的就是二长老,苍穹前期。

    而家主的两个儿子水青云和水青砚实力都只属于中流,还在天空级别挣扎徘徊,不见突破。其他的长老子女更是连两人都不如。

    子弟赛,水家能拿得出手的子弟倒是有,只是这些子弟多数不懂得互相配合,顶尖力量又有所欠缺。

    水忆初没有回来之前,水家的子弟都是以水耀奇和水淋漓两人为首的,只是两人的实力比起其他家族核心子弟还是差了一线。

    但是有一点很有意思,那就是水忆初发现,水耀希和水轻羽,甚至水青砚都隐藏了自己真实的修为。

    “三哥四姐和三叔隐藏修为,是爷爷你的意思吗?”水忆初问道。

    “哦?青砚也隐藏了修为?”水无涯愣了一下,“耀希小子和羽儿隐藏是我的意思,之前因为你爹的缘故水家盛极一时,渐渐引起了皇室的猜忌和不满,暗地里对我们家族的长老们下了黑手,如若不然,我们水家的中坚力量也不至于如此匮乏。”

    “原来如此。”水忆初眼中寒光骤起,微微沉吟了一下,“水家的真实实力应该不止现在这样吧?”

    “确实不止,水家剩余的精英力量,都诈死由明转暗了。就连场上水家的子弟都不知道。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让他们出来。”

    “嗯,他们现在在何处?”

    “都在一处秘密地方修炼,初初你想让他们出来?”

    “不用,那是水家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我只是担心他们的安全,若是爷爷你觉得可以的话,让他们去水云阁吧。那里有惊鸿九尘他们罩着,安全不说,还能指点一二。”

    “那再好不过了,等到五家大比结束,这件事就交给你好了。”

    “行。”水忆初点点头,“那特殊赛呢?炼丹炼器驯兽什么的,水家有把握吗?”

    “水家的炼丹师就只有林长老,他才三品你知道的,其他几家都是四品了。而且听说晏家老祖之下的炼丹第一人晏琼就快要突破四级晋级了。”

    “炼丹没关系,我来应付。炼器呢?这个我可是一点都不会的,爷爷你想好参赛人选了吗?”

    “炼器水家在以往都是弃权的。其他几家也没有什么好的炼器师,基本上每次比试都是风家一枝独秀。”

    “这样啊,水家那么大,一个会炼器都没有吗?”

    “有倒是有,他天赋虽然还不错,不过没有人指导,难以进步。”

    “那没关系,回去把人给我,我让专人去教他。不指望他能赢,但起码不要弃权那么难看。”

    “好。”

    “不过爷爷,你想好了吗?这次五家大比上一旦出了风头,往后水家可就平静不了了。”水忆初幽幽地问道。

    “唉,爷爷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这些年水家一直退让,但也没见得皇室放过我们。初初啊,芸珠给你下的毒,就是从皇室那边拿过来的。”

    “谁给她的?”水忆初可算想明白了,两种致命的剧毒,一样是水芙蕖暗中下的,一样是皇室指使水淋漓下的。可是,那阻碍她修炼的慢性毒又是谁下的呢?

    “大公主龙萱。”水无涯叹了口气,“当初老大媳妇难产生下了死婴,恰好有个穷苦人家生了女儿,养不活要掐死,我就给抱回来交给了老大,冒充了那死婴。只是没想到却反而害了你,唉……”

    “竟是这样!”水忆初有些惊讶,难怪一向重感情的爷爷会狠心把水芸珠赶出水家。

    水无涯看着她,长叹一声,“孩子,是爷爷没有用,不能好好保护你,让你苦了这么多年。”

    “爷爷别这么说,这世上很多的事情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命运的捉弄下努力地活着。只要还活着,就该感激了,起码还有希望。”

    水无涯没想到水忆初想得如此通透,心中微微有些心疼,伸手摸摸她的头,不再多言。

    时间到了,水忆初又问了一遍:“现在回答我,你们有没有人要退出?”

    过了一会才有人慢慢走了出来,只是人不多,只有几个。

    水子新也想抬脚出来,但是水忆初抬眼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让他瞬间想到那天在花满楼被水忆初揍得满脸桃花开的情形,吓得立刻缩了回去。

    又等了一会,再没有人出来。水忆初满意地看了众人一眼,嘱咐道:“现在,所有人回去收拾行李,一刻钟之后前院集合。接下来的七天,我们会在外面度过。集合迟到者,将会接受惩罚!现在,解散!”

    所有弟子一哄而散,水无涯赶紧喊道:“水煜留下!”

    叫水煜的弟子愣了一下,跑过来:“家主,少主。”

    “我听爷爷说,你有炼器天赋,却苦于无人指导进步缓慢是不是?”

    “回少主话。是弟子太愚钝,不能无师自通,让家主和少主失望了。”

    “无妨,你不必自责,炼器同炼丹一样,本就不是易事,你不过二十出头,就已经能自行炼出低品灵器,已经很好了。五家大比即将到来,今年,我想让你代水家出战,你意下如何?”

    “我?不行不行,我那点微末伎俩,哪里上得了台面,丢了水家的脸就不好了。”水煜急忙拒绝。

    “你不用妄自菲薄。不过也无需太过担心,其他几家也不见得比你好多少,在比赛之前,我会请一个炼器大师指点你,你可愿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