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太监指证龙萱之死
    

第108章  太监指证龙萱之死



    “出来了出来了!”有人大喊道。

    “哼,水忆初,你胆敢私闯禁地,简直胆大妄为!来人呐,把水忆初给我抓起来!”大公主龙萱兴奋地指着水忆初喊道。

    水忆初眯着眼看过去,那个宫女会不会就是龙萱的人呢?毕竟龙锦与自己并没有仇怨,反倒是龙萱有动机。

    禁卫军都围了过来,想将水忆初给拿下,却见龙皇急匆匆地从里面冲出来。

    “都给朕住手!谁准你们动手的!”龙皇怒吼道。

    禁卫军都委屈地收了手,大公主龙萱也傻了眼,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水忆初私闯了禁地,父皇居然都不惩罚她的吗?

    “父皇,水忆初她私闯禁地,按律难道不该杀吗?”龙萱大声问道。

    “你给朕闭嘴!”龙皇瞪了她一眼。

    “父皇,儿臣认为此事有蹊跷。水少主多年未来过皇宫,对宫中布置不熟悉,若是没有人领路是不会走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的。”龙泽突然开口说道。

    水忆初看了他一眼,见他还是一脸清淡,但却顶着压力为她说话,心中有些许动容。

    “没错,皇上,水少主近期才回到本家,根本就不知道皇宫有禁地这件事情,还请皇上明察!”萧玉宸也站出来跪下说情。

    “皇上,小妹不识路,也可能是迷路了才误闯的禁地,一定是无心的,请皇上息怒!”水耀希和水轻羽也纷纷下跪求情。

    “父皇……”龙钧正想说两句,却被龙皇打断。

    “够了!都给我闭嘴,这件事情朕会差清楚,若是让朕知道究竟是谁的错导致了大人被惊扰,朕一定严惩不贷!”龙皇气得大吼,“现在都给朕滚回宴会厅去!禁卫军,给我看好了,谁也不许放走!”

    “是!”禁卫军立刻打起精神来将众人团团围住。

    众人不得已往回走。龙皇看向水忆初,对方被陌少牵着,他也不敢说什么。

    “走吧,我也想知道今天究竟是谁想设计我。”水忆初说道,抬脚拉着银倾月往宴会厅走去。

    “小豆芽等等我呀!”赫连千盏追了出来,“我也去!”

    “你去干什么?”银倾月恨不得一鞋底拍在他那张欠揍的脸上。

    “当然是去看查案了,本尊也想看看究竟是谁,害得本尊被小豆芽看光光的!”赫连千盏不要脸的说道。

    看光光!银倾月瞪大了眼睛,那还得了,回去一定要让初初用天命神泉洗眼睛!

    “走吧。”水忆初拉着银倾月就要走。银倾月现在的实力不如赫连千盏,身上还有伤,真要是惹毛了赫连千盏动起手来,一定会吃亏的。

    一行人都回到了宴会厅。银倾月和赫连千盏两尊大佛坐在上首,就连龙皇都只能委屈地在一边站着,其他的人就更不敢坐着了,统统站在底下,大气都不敢出。

    “水忆初,你出来,朕问你,今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龙皇问道。

    水忆初便将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你可有证人?”龙皇问道。

    水忆初想了想:“当时场面很混乱,我并没有注意到有没有其他人看到。”

    “你们呢?有谁看到水忆初说的那两个宫女吗?”龙皇又问。

    众人一阵静默。

    “一个没有吗?”龙皇又问了一遍。

    这时才有一个女子慢慢走了出来跪下:“禀告皇上,臣女看到了。确实有这样两个宫女。”

    水忆初一看,竟然是沐家的那个嫡系庶女沐雨歆。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沐雨晨,只见沐雨晨瞪着沐雨歆的眼神中几乎要冒火。

    “你真的看到了?可还记得那两个宫女的模样?”龙皇惊喜地问道。

    “回皇上,两个宫女都很眼生,应该不是大宫女,平时就很少出来待客的那种。”沐雨歆说道。

    “报,启禀皇上,今日参与了接待工作的宫女全都带过来了。”侍卫来报。

    “带进来!”龙皇转而对水忆初两人说道,“你们去认认。”

    水忆初看了一遍,并没有看到今天那两个宫女。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立刻转身对龙皇说道:“皇上,那两个宫女不在其中。不过今日那个给臣女领路的宫女好像叫绿娆。”

    “绿娆?”龙萱尖叫道,大惊失色。

    “怎么?你认识?”龙皇发现她的脸色有异,立刻追问道。

    “回父皇,绿娆是儿臣出嫁之前宫里侍奉的宫女。”龙萱解释道,“但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

    “来人啊,去把绿娆带过来!”

    过了一会一个侍卫先跑回来报告:“报!皇上,绿娆已死!两个太监正在将她的尸体往宫外偷运,已经被我们拿下,尸体和人正在来的路上。”

    “岂有此理!”龙皇气得大吼一声,“龙萱,是不是你怕暴露,所以灭了口?”

    龙萱吓得“噗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哭着说道:“父皇,真的不是儿臣啊!”

    说着,尸体和两个太监都被带了上来。

    侍卫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一掀,露出两具女尸,正是今日的两个宫女。小宫女胸口一个伤口,血染红了一大片衣衫。绿娆胸口却插着一把匕首,正是龙萱的匕首。

    “是这两个宫女吗?”龙皇沉着脸问道。

    “是。”水忆初点点头。

    “说!到底怎么回事?”龙皇大怒。

    两个太监齐刷刷地跪倒在地上连连磕头:“都是大公主的主意啊,奴才们只是奉命行事,求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啊!”

    龙萱早就傻眼了,连连摇头尖叫:“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他们在撒谎!我没有……”

    “龙萱,证据确凿了,你还在狡辩!”龙皇气得给了她一个耳光。

    龙萱被打肿了半边脸,却还哭着求饶道:“真的不是我干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父皇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哼!你不要再狡辩了!龙萱啊龙萱,你胆子可真大,居然敢利用大人!简直罪无可赦!”

    “真的不是我……”龙萱哭肿了双眼,回头看了看风舟,“相公,你知道的,我不会撒谎,真的不是我……”

    风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这么脆弱的妻子,自从认识龙萱以来,她一直都是骄纵跋扈的,但仔细想想确实是没有撒过谎。可是那些证据又要怎么解释呢?

    “相公……”龙萱见他沉默不语,心凉了半截,“相公,你也不信我吗?”

    风舟还是不说话。

    “呵,呵呵呵呵……”龙萱突然诡异地笑了,“嫁祸我的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话音未落,她突然站起来,用力地撞了柱子,鲜血流了一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