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看谁先追到小豆芽
    

第107章  看谁先追到小豆芽



    赫连千盏看傻了眼,他虽然只是随手布的结界,没有用多少功力,但等闲实力的人是不可能撼动它的,却被这小豆芽一拳给轰出了裂缝,可见她刚刚那一拳的威力了。

    看着她铁青的脸色,赫连千盏本来还想再调侃的话被他默默吞了下去。只见他咳了两声,转移了话题:“那什么,今天银倾月怎么没来?”

    水忆初收回手,自顾自地揉着,不理睬他的话。

    赫连千盏没觉得有什么,纪无双瞪了水忆初好几眼,龙皇更是被她的大胆吓得心惊肉跳的。

    “水忆初!大人问你话呢,你聋了吗?”龙皇呵斥道。

    赫连千盏不爽地瞪了龙皇一眼:“本尊在跟她说话,有你什么事,一边待着去。”

    “是,是……”龙皇点头哈腰着,退到了一边。

    “喂,小豆芽,你别不理本尊呀!本尊也不比他银倾月差,相貌身材实力,更重要的是银倾月他身上还有个封印,解开了就要死,他撑不过几年的,你应该还不知道吧?”赫连千盏说着,仔细观察水忆初的脸色,想从她的脸上看到震惊的神情。

    但是水忆初却只丢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怎么?你早就知道?”赫连千盏惊诧地挑了挑眉头,这么秘密的事情他都查了很久才查到,银倾月居然这么放心地告诉她了!

    “第一,你好与不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第二,只要你不捣乱,小月会活得好好的;第三,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小月的事情,我只想听他亲口告诉我,其他人说什么我都不感兴趣。”

    “嗯?怎么相信他啊!”赫连千盏玩味地一抬手撤去结界,一大步跨到她面前,将她拽进怀里,“他就那么好吗?你就那么喜欢他吗?”

    “放开我。”水忆初紧皱着眉头,她不喜欢跟别人亲密接触,除了小月是从小婴儿时期就粘着她,她习惯了,其他的人她都下意识排斥。

    “回答我,你喜欢他什么?”赫连千盏牢牢地禁锢住她,不让她挣脱。

    “与你有关?”水忆初冷笑道。

    “怎么没关?如果我将你抢过来,你觉得银倾月会不会心痛欲绝啊?”赫连千盏邪气地笑了,伸手在她的脸蛋上轻轻摩挲,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会把你千刀万剐!”

    水忆初还没开口,就听到银倾月气急败坏的声音伴随着一道强悍的雷霆落下。

    赫连千盏抱着水忆初急速一闪,躲开这一攻击,可水忆初去趁他分心之际,一手肘打在他的麻穴上,身子往下一沉脱离他的钳制。

    同一时刻银倾月也赶到了,直接将她往怀里一捞,就远远闪开到十几米以外。两人配合地极为默契,让赫连千盏猝不及防。

    等他站定,身上的酥麻感褪去,两人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哟,这不是妖月殿主吗?别来无恙啊!都是老朋友了,怎么一见面就跟本尊抢女人呢?太不厚道了吧?”赫连千盏漫不经心地笑道。

    “我呸!谁是你的女人,要不要点脸?”银倾月气得要冒烟。

    “嗯?哦对,我忘了,她是你的心上人。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没有想起来。”赫连千盏耸耸肩。

    “赫连千盏!”水忆初脸色难看极了,“小月是我弟弟,我警告你不要再胡说八道,否则,即使敌不过你,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咦,弟弟?”赫连千盏愣了愣,难得地没有挂上他那邪气的笑容,反而是一脸懵逼的呆萌像,等他反应过来以后,差点没笑岔了气,“对对对,是弟弟,是弟弟……哈哈……弟弟……哈哈哈哈……”

    堂堂妖月殿的殿主,居然被一个小豆芽收了做弟弟,简直笑死他了!

    银倾月原本气势汹汹而来,却也被她这么神来一笔给打败了。面对爆笑不止的赫连千盏,银倾月苦笑着,再无气势。

    得,他已经可以预见到往后被无限笑话的场景了……

    默默叹了口气,他再一次在心里问自己,当初将婴儿期的自己托付给初初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吗?”水忆初懵懂地问银倾月。

    银倾月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手摸摸她的头发,温柔地说道:“你没有错,他是个疯子,你别管他就是了。”

    “哦。”水忆初也觉得赫连千盏不太正常,妥妥的妖男二号。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啊!两个妖男,也是醉了。

    说话间,银倾月的人都到了。众人将银倾月两人围在中间护住,警惕地看着赫连千盏。

    纪无双立刻挡在赫连千盏前面,摆出了战斗姿势。

    赫连千盏终于笑完了,揉了揉发酸的脸,对着银倾月说道:“小月月,我决定了,从今天起我不追杀你了,没什么意思。咱们换个玩法,看谁先追到小豆芽吧?”

    一句话成功让银倾月炸毛:“我追你大爷!”

    说着,银倾月就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驰出去,与赫连千盏缠斗在一起,从地上就打到了天上。

    两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底下的人都只能看到无数种不同颜色在相互碰撞,强大的气势,让这一方空间都产生了巨大的压迫感,灵魂期以下的人全都被压趴在地上。

    水忆初的阴阳镯倒是可以将这些威压化解掉一部分,让她站着,但是她却害怕暴露阴阳镯,于是一屁股坐下来,假装被压迫地很厉害。

    “小月月,你怎么这么生气啊?你真的对那颗小豆芽动心了?”赫连千盏一边挡住银倾月的攻击,一边问道。

    “赫连千盏,我警告你,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她!当初我们约定好的,你与我之间的斗争不准涉及各自家中的妇孺儿童和老人,你要出尔反尔吗?”

    “我可没打算对她如何!倒是你,那么相信她,也不怕死在她手上?”

    “与你无关!”

    “怎么无关?你别忘了,我们的目标是谁,别为了一个女人忘了你的初衷和你的责任!”说到这里,赫连千盏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我才没忘。”银倾月冷哼道,“不打了。”

    说着落下去,气呼呼地抓起水忆初的手,就拉着她往宫外走。

    从摘星殿出去,就看到门口堵了一堆人在那里张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