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7章 一定是个假的陌少
    

第097章  一定是个假的陌少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龙铮这下子真的忌惮起来了,他的随行护卫被打败还情有可原,但是这两个黑影可是他的暗卫,实力都是达到了天空级别的,居然连近身都不能够!

    这小子如此年轻又嚣张,没想到居然是个高手!

    “水云阁,云千陌。”银倾月双手在胸前,懒懒地靠着门框,邪笑着吐出六个字。

    “什么!你是陌少!”龙铮傻眼了

    我擦嘞!陌少居然这么年轻吗?水云阁的二把手,居然是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听着众人的抽气声和惊叹声,龙铮只想拔腿就跑。

    他居然跟陌少对上了!他疯了,他居然得罪了陌少!龙铮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要是让父皇知道自己今天做的蠢事,他必定吃不了兜着走!

    想着冷汗就下来了,龙铮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了。

    倒是随行的护卫长一个激灵爬起来,连滚带爬地扑倒银倾月脚下,连连磕头求饶道:“陌少陌少饶命啊,陌少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皇子计较。他年幼不懂事,求您千万不要怪罪他!求您了,都是小的不好,是小的有眼无珠,不识陌少真颜,冒犯了陌少,都是小的的错,求陌少惩罚小的,别责怪我家皇子……”

    “呵,你倒是个忠心的。”银倾月挑挑眉,看着脚边这个磕头磕得满脸血的护卫长,慢悠悠地说道,“行了,别磕了,今儿这事就算了,下回看好你家皇子,让他别再鲁莽行事了。”

    “是,是……多谢陌少,多谢陌少!”护卫长没想到银倾月居然轻易就放过了他,他还以为今天他要保皇子,就必死无疑呢!

    “行了,带着你家皇子滚吧。”银倾月扔给他一个药瓶子,“疗伤药送你了,又是土又是血的难看死了。”

    银倾月嘴上嫌弃,眼中却是带着赞赏,这样忠心耿耿的下人,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别人尊重的。

    护卫长连拖带拽,将还在懵逼当中的大皇子给拽走了,三皇子见状也追了出去。

    沐雨晨一见靠山走了,立刻带着沐晩晚悄咪咪地溜了,生怕陌少想起来,连她一起治了。

    “没热闹看了,你们还不散?都这么围观本少干什么,本少是猴子吗?”银倾月扫了一眼围观看热闹的群众,嘴角的弧度愈发恶劣起来,吓得众人慌忙逃窜。

    一瞬间,街上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银倾月这才满意地回到了霓裳坊内。

    水忆初走到柜台边将墨卡从掌柜手里抽了出来,收进自己的储物戒里。

    掌柜一看,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她她她……她居然把陌少的卡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不要命了吗?!

    “做什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银倾月奇怪地看了掌柜的一眼。

    掌柜的一个激灵,结结巴巴地回道:“那个,陌少,水少主将您的卡,收收……收走了……”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要死了。虽然卡是水少主拿的,但却是他保护不力,他完了,他要死了!

    “初初,你收我的卡做什么?”银倾月凑到她跟前问道。

    水忆初抬头看他一眼,伸出食指勾了勾。

    银倾月低下头来,还以为她是有悄悄话要跟自己说,却不想耳朵被揪住使劲一拧,痛得他一声尖叫:“啊!痛痛痛,轻点轻点……啊啊……”

    “四千紫金币一条裙子,你长本事了啊,学会败家了,嗯?”水忆初揪着他的耳朵,把他往店里面拽了过去,让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发生的事情。

    “啊,啊哦哦……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银倾月连连求饶。

    水忆初瞥了一眼他那已经泛红的耳朵,没好气地松了手。

    “卡没收。”水忆初淡淡说道。

    “哦……”银倾月一手捂着耳朵,耷拉着脑袋乖乖地应了。一双墨眸水汪汪地盯着水忆初看,内里的委屈让水忆初都忍不住有些小心虚。

    一边的掌柜看得恨不得自戳双目。这个耍乖卖萌宛如大型犬科动物一样的人,绝对不是刚刚那个威风八面张扬邪魅的陌少!他一定是看到了一个假的陌少!

    怎么办?陌少是不是精神分裂啊?自己看到了他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他会不会杀人灭口啊?可是在场的不止自己一个人啊,他是不是都会杀掉啊?

    自家的少主也在这里,他现在是不是要出去挡住陌少,给少主争取逃跑的时间啊?如果自己英勇就义了,少主会不会因此对自己的家人多照顾一点啊?

    掌故的的脑海中如同弹幕一样瞬间刷过几千条消息,整个人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已经不知此时是何年何月了。

    待他再回神时,店里不见了水少主兄妹三人,陌少和自家少主正在往外走,只听陌少对自己少主说:“你家这个掌柜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不知道啊,之前都好好的,估计今天是不舒服吧。”萧玉宸也很纳闷,之前见他都机灵得很呀,怎么今天就傻不愣登的呢?

    直到两人走出了霓裳坊好一会,掌柜的还回不过神来。他活下来了?

    “掌柜的,你看什么呢?”出去采买的店员回来,见到自己老板傻子一样的站在那里死死盯着门口,疑惑地伸手推推他问道。

    掌柜的这才回过神来,清清嗓子,理理衣服,恢复他精明干练的样子说道:“没什么,你去哪里了?是不是偷懒去了?”

    “啊?我不是出去进货了吗?”店员一脸懵逼。

    “哦,对,我忘了。”掌柜一拍脑门,“那你看着店,我去歇会。”说着就离开了。

    留下店员一人风中凌乱,喃喃自语:“掌柜的这是……中邪了?”

    街道对面的酒店二楼包厢,窗户开着,白衣男子带着白色的斗笠,正静静地品着一杯茶水。

    黑衣小厮站在他身边伺候着,两人刚刚就在这里看完了整场闹剧。

    “水云阁……”

    “爷,听说三皇子最近在想办法拉拢水云阁。”

    “是吗?那正好,咱们的人,也可以动一动了。”

    “可是陌少看起来不好糊弄啊……”

    “无妨,总要有人去探探虚实,牺牲是必然的。”

    风乍起,帝都的傍晚就要来临了,凉意从这个包厢开始,蔓延出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