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章 笑那么勾人做什么
    

第092章  笑那么勾人做什么



    “少主,宫里送来的帖子,请您过目。”管家送来了一张大红的帖子。

    水忆初刚刚炼完一炉药,一开盖水家丹药房的林长老立刻双眼冒光地扒在丹炉旁边看。

    水忆初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些,退开些许,从管家手里接过帖子打开一看。

    “百花宴?是干什么的?”水忆初有些奇怪。

    “回少主话,这一类由宫妃发起的宴会,一般都是为了给各家年轻子弟提供互相相看的机会。此次发起人是皇后,那么应该是想在这次的宴会上给大皇子选妃。”

    “选妃?”水忆初皱了皱眉头,“无聊。以前一般是谁去?”

    “一般是嫡系两位少爷和两位小姐参加的。”

    “那就让三哥和三姐去吧。”

    “是。”

    “初初当真不去?有好戏看的哟!”银倾月走进来,笑眯眯地看着水忆初。

    “谁的好戏?”水忆初诧异地挑了挑眉头。

    “萧玉宸。”银倾月嘴角的弧度更加邪魅,一双墨眸流光溢彩,熠熠生辉,耀眼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哦,那行,我去。”水忆初点点头,然后白了他一眼,“这里除了我就两个老头,又没有小姑娘,你笑得那么勾人做什么?浪费表情。”

    银倾月的笑容僵在了嘴边……

    丹药堂的大门大开,红色的身影气急败坏地冲了出去……

    “他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水忆初懵懂地问管家。

    管家憋着笑,昧着良心摇了摇头。

    水忆初摇摇头,不明所以地回去接着炼药了。管家疾步走出丹药堂好远才放声大笑起来。

    直到平复了心情,才四下看看,发现没有人看见,于是理了理衣服,恢复了一本正经风轻云淡的模样,缓步离开了。

    练武场上,一堆水家弟子被银倾月修理得惨兮兮。尤其是那天被水忆初拎回来的水三民和水子新,一直被格外“照顾”,几乎要脱三层皮了。

    水无涯就坐在练武场边上,一脸不忍心地看着众人,但是老眼中明晃晃的幸灾乐祸看得众人很想吐血。

    “这么大强度,也不怕他们被玩坏了?”大长老坐在水无涯旁边问道。

    “没事,坏了初初会治。”水无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大长老想了想,有点道理,于是也心安理得地坐着看了。

    管家走过来,站到水无涯的后面,向他小声地汇报道:“家主,我已经将帖子拿去给少主了,少主说她会去。”

    “嗯。”水无涯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哎对,月小子刚刚不是去找初初了吗?你知道他这会是怎么了吗?你看看,这一帮小兔崽子都被他蹂躏成什么样了。”

    管家憋着笑,正要说出在丹药堂的事情,却见银倾月凉飕飕的眼刀子飞了过来,大有“你敢说我就把你大卸八块”的架势。

    管家只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水无涯也没有再多问,接着看水家的一帮弟子被操练。

    晚间吃过饭,水忆初接到洛云凡的消息,于是和银倾月回了水云阁一趟。

    洛云凡在大堂里跟封九尘说着话,见到水忆初两人进来,立刻迎上来。

    “云凡,王者乳木果有消息了,是真的吗?”水忆初进来就问道。

    “是真的,据可靠消息,王者乳木果就在皇家宝库。”洛云凡说道。

    “没错,我和惊鸿已经去探过了,那王者乳木果就放在藏宝楼的顶层,守卫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乳木果外面有一层保护结界,我和惊鸿联手都打不破。不知道是谁设下的。”封九尘说道。

    “你和惊鸿联手都打不破?”银倾月有些惊讶,说明设结界的人,修为必然与他全盛时相仿,甚至更高。

    “那怎么办?”水忆初皱着眉头,上位面下来的人都打不开,她就更不可能了。

    “没事,不着急,起码我们已经知道它在哪里了,总会有办法的。”银倾月安慰说道,抬手握了握她的小手。

    “嗯。”水忆初点点头,“其他几样呢?”

    “有传言说,有人曾看到锦阳学院有个导师身上带着九幽嗜血藤,不过不知道是哪个导师,而且我们的人还没能混进锦阳学院,在等五家大比以后的招生。”洛云凡汇报道。

    “嗯,我知道了,锦阳学院我会去的。云凡,你让我们的人集中力量去找百味诛心莲和乌木兰灵芝。”水忆初想了想说道。

    “是!”洛云凡应道,“楼里的人这几天还在念叨主子你呢,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水忆初略微惊奇地挑了挑眉:“你确定是他们想见我,而不是你想看我操练他们?”

    被戳破了小心思的洛云凡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抬头望大梁,假装我什么都没有说过的样子。看得水忆初一阵无语。

    “既然如此,那就去看看吧。”水忆初无所谓,转头问银倾月,“小月,你要来吗?”

    “不用了,你去吧。我跟九尘惊鸿他们说两句话。”银倾月摇摇头。

    水忆初便带着洛云凡离开了大厅。

    目送水忆初纤细的身影离开他的视线,银倾月才扭头看着封九尘问道:“无痕还是没有消息吗?”

    提到墨无痕,封九尘原本带笑的神色也凝重下来,沉默地摇了摇头。

    “对了,惊鸿呢?”银倾月突然想起来,四下看了一圈,没见到人。

    “今天早上墨一他们发现纪无双找到了我们的行踪,所以惊鸿带着墨一他们去把人引开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他倒是执着,四年了,还没放弃呢!”银倾月气得牙痒痒,这个赫连千盏简直就是他的克星,专门来找他晦气的。

    不过他们也在这幻蓝大陆晃悠也好,省得他跑回去祸害自己的妖月殿。他留在这里,自己才能放心地留在这里陪着初初。

    哼,算他还有点用处!

    正说着呢,段惊鸿从大门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见到银倾月坐在大厅里,段惊鸿愣了一下,立刻上前来恭敬喊道:“主子。”

    “回来了,有无受伤?”银倾月点点头,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

    “未曾受伤。”

    “嗯。”银倾月点点头。

    “主子,属下在帝都外发现了二爷留下的痕迹。”段惊鸿接着说道。

    “你说什么?你找到无痕了?”银倾月激动地站起来。

    “尚未找到二爷踪迹,只是发现了二爷曾在那里出没和打斗过的痕迹。从现场来看,打斗似乎有些激烈。属下怀疑,可能是遇上了纪无双他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