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1章 你在嘲笑我身高?
    

第091章  你在嘲笑我身高?



    庄家的神色也有了细微的变化,不过看这少年的模样,不似来砸场子的,毕竟他并不贪心,每次只会下注一枚银币。

    不为钱财,那他这般行为,究竟目的何在呢?

    一念至此,庄家给邻桌的庄家使了个眼色,那人一接收到信号,立刻悄悄离开去向上级报信了。

    虽然两人做得隐秘,但是水忆初还是注意到了,只是并没有去管罢了。左右她也不是来砸场子的,根本就不担心惹麻烦。

    “还来吗?”水忆初清淡地问道。

    虽然她没有看自己,但是水三民莫名就知道这话是对着他说的,摸了摸口袋,咬了咬牙:“来!”

    他还就不信了,今天必须要让这小子输一次!

    就在吵嚷声中,一个时辰过去了。此时在赌坊之中,所有人都围着东角的赌桌起哄着。

    “脱!脱!”

    “快脱啊!”

    “输了不认账吗?”

    “水三民,愿赌服输,你别耍赖啊!”

    输得只剩下一个裤衩的水三民涨红了脸,双手紧紧地揪着裤衩,一脸的尴尬和为难。

    刚刚被人撺掇着,脑子一热,竟是输了个精光。这一局他身上就只剩下了一个裤衩,却还是输了。

    难道他真的要光着屁股回去了吗?想想水三民都想一头撞死在赌桌上。

    “不脱也可以。把衣服穿上,跟我走吧。”水忆初清淡地说道,给水耀希递了个眼色,对方立刻将水三民的衣服扔给他。

    “你要做什么?”水三民手忙脚乱地接过衣服,警惕地看着水忆初。

    “做什么?”水忆初扭头看向他,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他头皮一阵发麻……

    一刻钟之后,水忆初、水耀希和穿戴整齐的水三民就站在了花满楼的大门外。

    “你说的条件就是让我陪着你来逛青楼?”水三民嘴角微微抽搐。

    她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毛都没长齐吧,居然就学别人逛青楼,家里居然也不管管。

    “怎么,你也不小了吧,青楼没来过?”水忆初丢给水三民一个白眼。

    水三民看了看她刚刚到自己胸口的身高,微微有些汗颜,你这么小就逛青楼才奇怪好吗?但是看着水忆初一脸鄙视的样子,他还是默默地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水忆初慢悠悠地抬脚往里走,有姑娘眼尖地看见了,就扭着腰过来招呼。

    “哟,几位公子怎么这么早呀,我们楼里还没开张呢!”那姑娘娇笑着,甩了甩帕子。

    水忆初伸手拉住她的帕子,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怎么,小爷来得早你们就不接了吗?”

    “哎哟,小公子说得哪里话呀,奴家只是好奇一下,哪里有不招待小公子的意思啊!来来来,几位公子里面请!”

    说着这姑娘就扭着腰将三人带了进去。早有龟公前去通知老鸨了,此刻老鸨正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

    “三位这是打哪里来啊?”老鸨笑着问道。

    “妈妈哎,小爷也不跟你都圈子了,小爷今个儿来是找人的。”水忆初说道,凑近老鸨的耳朵轻声嘀咕了什么,并暗中塞了一枚水晶币给她。

    水耀希和水三民只见老鸨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似惊讶,又似了然。

    “所以,就烦请妈妈带个路呗!”水忆初笑得灿烂,让人顿时心生好感。

    “好,三位公子请跟奴家来。”老鸨上前领路,带着三人上楼。

    “你跟她说了什么?”水耀希奇怪地轻声问道。

    “没什么,我就说我是水子新的朋友,受他所托来送药的。”

    “药?”水耀希一愣,没听懂。

    水三民却是了然地点点头,见水耀希的目光扫过来,立刻转过头假装自己很纯洁,听不懂的样子。

    水忆初见三哥一脸懵懂,也是惊讶地挑了一下眉头,不过只是神秘地笑了笑,并未做任何解释。

    走到一间房间门口,老鸨停下来说道:“就是这间了。这个点,他八成还没起呢。要不要奴家去将他叫醒?”

    “好啊。妈妈叫他的时候不用多说什么,只需将这张纸交给他,告诉他,如果喜欢,可以找我面谈。”水忆初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来递给老鸨。

    “好的,小公子,奴家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老鸨笑着说道,转身就推门进去了。

    “你给了那老鸨什么?”水三民好奇地问道。

    “你想知道?”水忆初邪气地笑了。

    水三民只觉得后背一凉,缩了缩脖子迅速摇头,没敢再问。

    不多时老鸨出来了,水忆初敏锐地听到了衣料摩擦的声音,一会儿,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走了出来,向老鸨和三人行了礼就退下了。

    这时,里面传出了水子新的声音:“进来!”

    水忆初扭头对水耀希说道:“三哥在这里等我吧,顺便看着他。”

    水耀希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水三民,然后扭过头来对着水忆初点点头。

    水三民有些无语,他还能跑了不成……

    水忆初转身走进房中,并随手带上了房门。

    越过两道纱帘,水忆初才看到了坐在床边一脸倦意的水子新。

    “夜夜笙歌,也不怕肾亏吗?”水忆初走到桌边坐下。

    水子新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刚刚那张纸是你的?”

    “嗯哼。”水忆初不置可否。

    “还有吗?本少爷全买了。”水子新财大气粗地说道。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恐怕你买不起。”水忆初笑着说道。

    “胡说八道!本少爷可是水家四长老的孙子,一本小小的春宫图本少还能买不起?”

    “那又如何?水家若是不给你钱,你拿什么买?”

    “你什么意思?”水子新突然听出了不对劲,“什么叫水家不给我钱?”

    “意思就是,现在水家年轻一代的子弟都归我管了。你们的吃穿用度,都要经过本少主的批准才能发放。所以,我说你买不起就是买不起了。”

    水子新“蹭”得一下站起来:“什么叫归你管了?你到底是谁?”

    “哎呀,本少主忘了自我介绍了。本少主叫水忆初,水家的现任少主。”

    “什么?少主?水忆初?”

    “嗯哼。”

    “就凭你一个废物傻子?”

    “废物?”

    “难道不是吗?别说你不能修炼,就是你这不到我肩膀的身量,也没有资格做我们水家的少主。简直是笑死人了!”

    “你刚刚是在嘲笑我身高?”

    “废话,小矮子!我笑的就是……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