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出去别说你认识我
    

第089章  出去别说你认识我



    大长老也悄咪咪地收起了自己的那颗,傻乐着。

    “哼,之前不还不稀罕我的宝贝孙女吗?”水无涯偏偏要揭他老底。

    “咳咳,那什么,你是我大哥,你的孙女不也是我的孙女吗?”大长老摸着袖子里的丹药瓶子,一张老脸都不要了。

    “啊呸!老不要脸的,出去别说你认识我,丢人!”水无涯一甩袖子,傲娇地走了。

    他才不会告诉大长老,昨天他的宝贝孙女就悄悄地给他塞了好几大瓶的六品丹药呢!一帮没见识的,就是没有他的眼光好,让你们看不起我家初初,活该!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因为水芸珠还伤着,水无涯便准许她在水家养好伤再走。于是水青云立即将她抱回了她的院子修养去了。

    水耀奇复杂地看了水忆初一眼,一言未发,也跟着去看妹妹了。

    水无涯让弟子们各自回去养伤,只单单带上了水忆初和银倾月去了会议厅,又让老管家把一众长老都叫来。

    在水家,家主之下有七个长老,除去五个有排号的,剩下两个分别为刑堂和丹药房的长老。八个老头坐了一屋子,都齐刷刷的盯着水忆初,气氛诡异得让坐在一边的水青砚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水忆初站在下手,也不开口,也不扭捏,任由他们打量。

    “青阳家的女娃娃长大了呢,这修为到哪了?”五长老是个和善的,笑眯眯地问道。

    “她一直都是个废物,现在也不知道学了什么邪门歪道,还不是一点灵武波动都没有,老五你问她修为,不是在戳她的痛脚吗?”二长老冷笑道。

    水无涯冷冷地扫了二长老一眼,可后者丝毫不为所动,直接扭过头去不看他的暗示。

    水忆初知道这些个长老都很怀疑她的实力,却没想到这二长老竟说得如此直接,甚至刚刚他看过来的那一眼还带着凶狠的光芒,让她不禁有些疑惑。难道自己不知何时得罪他了?

    “如果本少没记错的话,二长老的关门弟子好像叫水芙蕖吧?”银倾月突然问道。

    水忆初愣了一下,水芙蕖?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她倒是一时忘记了,难怪二长老这么针对自己。

    “哼,自己没本事,还要把责任往老夫徒弟上推吗?”二长老冷哼道。

    “听说二长老的关门弟子资质很是不错,想来现在修为等级也不低喽。让本少猜猜,她现在是天空巅峰还是苍穹期啊?”银倾月坐在椅子上,捏着一杯茶,慢悠悠地品着。

    二长老一噎。什么话!芙蕖今年才二十三岁,到大地前期已经很不错了,整个帝都,二十三岁到大地前期的也就那么几个,还天空苍穹,这不是摆明了找茬吗?

    “陌少说笑了,我家芙蕖才二十三岁,能到大地级别已经很好了,陌少即使想要偏帮水忆初,也无需这般挑我徒儿的刺啊!”二长老的脸色沉沉的很难看。

    “是吗?”银倾月不屑地笑了,扭头看向七长老,“本少听说七长老以前受过伤,实力倒退,如今正是天空巅峰,对吗?”

    “没错。”七长老点点头。他也是个看得开的人,即使突然被人提及伤心事,也没有很在意。

    “那不知七长老出手试试初初的身手便是。”银倾月邪魅地笑着,呷了一口茶水,轻描淡写地说道。

    “啊?陌少不是在开玩笑吧?”七长老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他出手,水忆初还能有反抗的余地吗?

    “我同意。”水忆初看了银倾月一眼,点点头,答应下来。

    除了水无涯,一屋子的老头都惊讶了。水无涯脸色郁郁,老眼中的担忧十分明显。他知道水忆初的实力仅在天空前期,可老七却是实打实的天空巅峰啊,这悬殊也太大了。

    “这样吧,一招为限,老七你出一招,若是初初接住了,那以后谁也不许再拿初初的实力说事,你们可有意见?”水无涯想了想说道。

    “没有。”其他几个长老都纷纷表态。

    二长老想了想,水忆初才十三岁,况且还废物了那么多年,即使天资再好,也不可能达到天空巅峰的水平,就让她接,让她吃点苦头也好,省得老是欺负他徒弟!

    “好,老夫也同意!不过老七,你绝对不能放水,否则不作数!”二长老说道。

    “这……”七长老有些为难,不放水,那他这一掌下去,水忆初不就得死翘翘啦。那家主还不把他给劈了!

    “七长老放心来吧,一招而已。况且爷爷和陌少都看着呢,断不会让我伤了去的。”水忆初宽慰道。

    七长老想想也是,于是站起来,走到水忆初面前两米站定。没有任何花哨的前奏,直接简单粗暴地轰出了一拳。

    水忆初神经高度紧绷,早就将战气全部集中在双手上,朝着他打过来的拳头迎过去。同时三系灵力也调动起来,护住了心脉等要害部位,木系灵力还从筋脉游走到双臂,在战气之后又加了一层保护罩,将筋脉和骨头都牢牢地保护起来。

    她的真实实力仅在天空中期,火力全开也无法胜过天空巅峰,如果长时间交手她必输无疑,不过只是一招的话,她还是很有信心能应付的。

    水无涯还以为她会用躲的,毕竟她的步法很是精妙,却不想她居然直接迎上去硬接,这一个弄不好,手臂就要费的!他紧张得差点把大椅扶手都捏碎了。

    七长老也吓坏了,但是已经收不回来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水忆初纤细的拳头与他的拳头轰在了一处。

    战气交接,天空中期和天空巅峰双重战气剧烈碰撞,掀起的气浪直接将屋顶戳出了一个大洞,瓦片哗哗掉落,碎在两人身边。

    一片瓦朝着水忆初的头顶掉去,二长老见状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并没有打算为她挡去。

    银倾月一直紧盯着水忆初,自然看见了那片瓦,随手一个光刃将瓦片弹开。转过头看向二长老的目光中杀气凛然。

    二长老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凉意,不经意间触及到了银倾月的眼神,心中一凛。

    糟了,忘了还有陌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