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8章 丹药水云阁多的是
    

第088章  丹药水云阁多的是



    但有人比他更快,只见练武场上蓝色的身影一闪,再定睛看去,就只能看到硕大的碧水金晶虎轰然倒地气绝身亡,而水忆初则是站在原来的地方,把玩着刚刚掏出来的冰属性魔核。

    她记得冰娅就是冰属性的魔兽,这魔核回头就给冰娅吃吧。

    不紧不慢地将魔核收进了阴阳镯空间,水忆初抬手放出白纱,白纱只是轻轻跳到了碧水金晶虎身上,它那硕大的身躯就尽数化为了灰烬。

    收回白纱,水忆初这才抬脚走向已经被惊呆了的水芸珠。

    “二姐好气魄,这种场合之下也能不顾同族安危放出未经驯化的魔兽,小妹真是佩服!”水忆初冷笑道。

    “水忆初,都怪你!若不是你,我怎么会这么做!”水芸珠嘶吼着,她知道自己今日的作为逃不过惩处了,索性破罐子破摔骂了再说。

    “怪我?水芸珠你在说笑吗,是我逼着你放出的魔兽,还是我逼着你伤害的同族弟子?”水忆初简直要为她的逻辑鼓个掌了。

    “对,就是你逼我的!你怎么不去死?你明明中了剧毒,你为什么不死?为什么还要回来抢少主的位置,抢爷爷的宠爱?你明明就是个废物,为什么不去死?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落在了你的头上?老天不公!”

    “你怎么知道我中过剧毒?你下的?”水忆初眼神更冷了,隐隐地透出了杀意。

    “没错,就是我下的!小贱人,我就是想你死怎么了?你不该死吗?你活着只会给水家丢脸,让我们水家子弟出门就被人嘲笑,让我们水家在别家面前抬不起头来!你不该死吗?”

    “你的意思是,你都是为了水家着想,我不仅不该怪你,还应该夸奖你做得对?”水忆初气乐了。

    “用不着你这个贱人来惺惺作态。你不就是靠着这副无辜的样子搏得爷爷同情的吗?还有陌少……对,陌少,陌少!你不要被水忆初这个贱人给骗了,她最会装可怜了,你不要被她的表面给迷惑了呀!”

    “我家初初什么样,我比你清楚得多。顺便告诉你一声,初初是我的义妹,你再这么口无遮拦的,别怪我不客气。我可不是初初,还念着同族的情分,你若是再不识好歹地招惹我,我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感。”

    银倾月盯着她的眼中杀意凛然,看得她一阵哆嗦。

    水青云一见形势不妙,立刻出来圆场,他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杀掉。

    “小女不懂事,陌少请多见谅。”他陪着笑,冲上来揽住水芸珠给她喂了疗伤的丹药,也警告地瞪了瞪她,让她不要再多话。

    “大伯可真是心疼女儿呀。也不知道若是父亲还在,初初大概也会这般幸福地被人护着,而不是被大伯撵去分家了吧。”水忆初凉凉地补了一刀。

    水无涯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至极。水青云这个兔崽子,明明他闭关之前就交代过要好好照顾初初,结果这兔崽子居然敢瞒着他偷偷将初初给放逐到分家去了。害得他跟初初错过了这么多年才相见!

    一想起这个,他就来气。

    “水芸珠,你残害同门,大逆不道,还敢对妹妹下毒,你可知罪?”水无涯怒气冲冲地逼问水芸珠。

    一见爷爷生气,水芸珠更委屈了,凭什么?受伤的是她,水忆初一点事都没有,凭什么最后却来斥责她?爷爷的心怎么能偏成这样呢?

    “我没有错!水忆初她就是该死!”水芸珠大小姐脾气一上来,不管不顾地喊道。

    水青云一听就知道不好了,立刻吼道:“给我闭嘴!”

    “好啊,居然到现在还不知悔改!水青云,你教的好女儿!”水无涯气得全身发抖,“水家嫡系弟子水芸珠,心狠手辣,残害同门,罪不可恕!现在族谱上除名,赶出水家,终身不得再进水家半步!”

    水芸珠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水青云也大惊失色,连连磕头求饶:“父亲三思啊!芸珠只是一时糊涂,不是有意的,您再给她一次机会吧!求求父亲了,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休要多言!再有求情者,一律同罪!”水无涯脸色铁青,“青砚,快去找丹药堂的长老领疗伤丹来,弟子们的伤势不容耽误。”

    “是!”水青砚领命正要离开,却被水忆初拦下。

    “慢着三叔,我有丹药,不必去了。”水忆初说着,一挥手,从储物戒里面把这两年在小白楼里面炼制的存货拿了出来。

    满满当当一地的玉瓶子差点亮瞎了众人的眼。

    “是五品疗伤丹啊!”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玉瓶子。

    “什么?五品!”其他人都惊呆了,纷纷打开看。

    这一地的丹药竟然都是五品的疗伤丹药,而且药效比金玉堂出售的高四成丹药还要高上一成!

    “这么多丹药,初初丫头,你是从哪里弄来的?”此时大长老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惹得水无涯一阵白眼。

    “咦,爷爷难道没有告诉大长老,金玉堂出售的丹药都是出自于我水云阁吗?”水忆初歪着脑袋反问道。

    大长老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求证地看向水无涯。然而水无涯却是傲娇地扭过头,不理他。让他看不起自己的宝贝孙女,哼!

    大长老有些尴尬,知道大哥这是在恼自己对水忆初的态度。当下也不敢多话,只能讪讪地收回目光,爱不释手地捏着手里的玉瓶子。

    “大长老,这是小妹拿出来给受伤子弟们的,您又没有受伤,这么拿着不太好吧?”水耀希突然来了一句。

    当初小妹被送去本家虽是大伯的主意,却也是大长老默许的,这些他心里可都是记着的。

    大长老被他一句话说得老脸一红,他是真的想私藏一颗的,却不想竟被这小子给发现了,还这么不厚道地拆穿他,平时真是白疼他了!

    “三哥,没事的,我这里还有好多。你们不管有没有伤的,都拿一颗去备着吧。这种丹药水云阁多的是,不需要为我省。对吧,小月?”

    “嗯,水云阁这点底蕴还是有的。”银倾月点点头。

    众人这才放心大胆地抢起丹药来。欢天喜地地拿了自己的份,大家对水忆初的好感度蹭蹭往上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