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章 爷孙两人终于相见
    

第083章  爷孙两人终于相见



    “家主,萧家少主萧玉宸递了拜帖,说是有事要见您。”管家走进书房,递上了萧玉宸的拜帖。

    “萧家小子?”水无涯愣了愣,这小子怎么好端端地来找他呢?“带他过来。”

    “是。”管家退出去,没一会就把萧玉宸带过来了。

    “水爷爷,好久不见,您还是这么精神啊!”萧玉宸温和地笑着,躬身行了礼。

    “不必多礼,坐吧。萧家小子呀,你不是一向很忙的吗?今天怎么有空来看老夫啊?”水无涯笑呵呵地问道。

    “水爷爷,其实呀,是有人今儿个想请您吃饭,但又怕您不肯赏光,于是让晚辈代她前来邀请您。”

    “哦?请老夫吃饭?是谁呀?”水无涯一头雾水,会是谁呢?

    “哈哈,这个嘛,恕晚辈不能透露了。您去了就知道了。晚辈能保证,一定会让前辈十分惊喜的。”萧玉宸卖了个关子。

    水无涯一听更加好奇了,当下就站起来:“行啊,既然萧家小子你都这么说了,那水爷爷是一定要见识一下,是怎么样的惊喜了。”

    “一定不会让前辈失望的。”萧玉宸也站起来笑道,“请!”

    水无涯带着老管家,跟在萧玉宸身后离开了水家。水无涯本以为是要去哪个酒楼,却不想最后三人却是在水云阁的门口停了下来。

    洛云凡一直等在门口,看到三人到来,立刻迎上来。

    “水家主您可算是来了,主子瞅您瞅得眼睛都直了!”洛云凡笑道。

    “你是……”水无涯觉得洛云凡很是眼熟,但是一时半刻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在下洛云凡。”他笑道,“水家主贵人事多,不记得我这个小人物是正常的。先请进吧,主子在楼上已经等急了。”

    “是啊,水爷爷,先进去吧。站在门口说话也太招摇了。”萧玉宸也搭腔道。

    几人于是走进了水云阁,一进门,正好赶上银倾月从楼上下来。

    银倾月立刻迎了上来,大厅里的人见到银倾月都恭敬地喊道:“陌少好!”

    水无涯愣了一下,原来这就是水云阁的二当家云千陌啊,竟然这么年轻!

    习惯性地探测了一下他的修为,发现他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修为竟然已经到了苍穹高阶!

    “久仰陌少大名,今日一见才知,传言还是太含蓄了,陌少真真是天纵奇才呀!”水无涯客气地笑着。

    “爷爷过奖了,上楼吧,初初都等急了。”银倾月的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再无一分惯常的邪魅之感,温暖干净地像是邻家大哥哥。

    初初……水无涯一听到这个名字,身子就蓦地一僵。

    “晚辈能保证,一定会让前辈十分惊喜的。”萧玉宸的话又在他的耳边回响起来。

    十分惊喜的……惊喜的……惊喜……

    惊喜!初初!一定是他的宝贝孙女!

    老爷子脑子一转,立刻反应过来,风一样地冲上楼去。此时他再顾不得任何礼数了,满脑子都是他的宝贝孙女,他的宝贝孙女回来了!

    横冲直撞的老家主吓坏了二楼的众人,大家还以为是有人来找茬了,纷纷出手,朝着水无涯攻击去。

    一时间各种颜色的灵力和各种形状的战气在第二层爆开。

    水无涯的脑子已经转不动了,被人攻击,下意识地就防御,反击。灵魂巅峰的强者威压一放出来,众人就纷纷吐血倒地了。

    银倾月已经追了上来,直接放出了威压将水无涯的攻势化去。

    “爷爷莫急,初初在三楼,我带您过去。”他忙说道,生怕老爷子一个激动,把初初的水云阁给拆了。

    “那你快带我去呀!”水无涯也急了,压根没有想到他叫自己爷爷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您跟我来。”银倾月说着,身形一错,就掠向了三楼,水无涯紧跟其后。

    去到水忆初的房间,一推门,就看到水忆初正在摆着菜。银倾月淡淡说道:“初初,你爷爷来了。”

    水忆初一抬头,正撞上急匆匆追上来的水无涯那焦急的目光。心猛地就酸了,都是她不好,让爷爷一把年纪了还为自己操心。

    “爷爷!”水忆初站好,朝着水无涯甜甜一笑,脆生生地喊道。

    那一瞬间,水无涯就愣在了当场。即使早就听说她的傻症好了,早就听说她已经能修炼了,但是都比不上亲眼所见,这一照面,一声“爷爷”,比他听到再多的消息都管用。

    泪夺眶而出,止不住地往下流。是他没有用,若不是他闭关,他的宝贝孙女也不会被欺负得那么惨,也不会与他分离多年,生死不知。

    都是他的错,枉他一身好修为,却连最疼爱的孙女都护不住!

    “我的初初啊……”他三两步冲进去,将水忆初抱在怀里,嚎啕大哭。

    银倾月靠着门,看着屋里嚎啕大哭的老人和忍着情绪不断安慰的少女,心中一片柔软。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亲人了,只有初初,就只有初初。

    他要加快动作了,只有尽快地养好伤,他才能无所畏惧,才能保护好她和她所在意的一切。

    水无涯这一哭就是一个时辰,最后就连萧玉宸和老管家都看不下去了,上来劝慰,是老头子依旧是抱着水忆初不撒手。

    水忆初被抱得太久了,腰都酸了,于是给银倾月递过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银倾月这才走上来,温和地说道:“爷爷,您先别哭了。初初为了请您吃饭,可是做了一整个上午的,您看这些菜都凉了,岂不是辜负了初初一片心意了吗?”

    水无涯一听,宝贝孙女第一次给他做饭,他怎么可以浪费呢!立刻停住眼泪,拿银倾月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脸:“初初给我做的饭,凉了也得吃!”

    “哎别!”水忆初立刻阻止,“爷爷别急,让人热一下再吃。云凡,去把菜热一下!”

    “是!”

    “哦,我想起来了,怪不得一直觉得这小子眼熟呢,四年前,就是他去水家给我送信的啊!”水无涯这才想起来。

    “对呀,是我让他去的。”

    “宝贝孙女啊,你跟爷爷说说,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

    “这些年孙女出了些状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