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章 再来一次我会疯的
    

第081章  再来一次我会疯的



    “徒弟啊,一会出口一打开,你就跟着我出去。”老头谭一鸣已经把自己打理干净了,还是有那么一丝丝仙风道骨感觉的。

    “嗯。”

    没等多久,出口就打开了,谭一鸣抓住水忆初的手腕,将她带了出去。

    眩晕了一阵,水忆初双脚再踏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到了锦阳学院了。谭一鸣直接将她带到了一座无人的山上。

    “徒弟啊,你不是学院的人,贸然出现在这里不太好,我一会送你从小路出去吧。现在是三月,四月的时候是五家大比。紧跟着就是锦阳学院的招生时间,到时候你去报名。”

    “好。”水忆初点点头,“师父,你若是有事,就去帝都水云阁找我。”

    “水云阁?帝都有这个地方吗?”谭一鸣在外闭关了很久,一出关就遇到了水忆初,然后就去了独立空间,所以对帝都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

    “有的。这个是我的信物,您若是找我,就拿着这个去水云阁,报我云初的名号就好。”水忆初笑了笑。

    她没有告诉师父她其实就是水家的五小姐,等到锦阳学院招生的时候再给他一个惊喜吧!

    从锦阳学院离开,水忆初再没有任何心思去做别的事情了。在街上狂奔,直到找到水云阁。直接冲进去,快得没有人察觉到她的到来。

    银倾月本是在顶楼与段惊鸿和封九尘谈事,突然感觉到一道熟悉的气息在靠近,那寂静了四年的灵媒契约终于再次鲜活起来。

    凭借着心理感应,水忆初准确无误的地找到了银倾月所在的房间,一脚踢开房门冲进去。

    红衣如血,乌发如墨,斜倚在美人榻上,嘴角还挂着一丝邪魅的冷笑。眉目如画,肤白如雪,在衣服的鲜红色衬托下,显得更加邪魅入骨,勾魂摄魄。

    纵然身量已经拔高了很多,看起来如同十五六岁的少年,但是只一眼,她就能认出来,那就是她的小月!

    “小月。”她站在那里,轻声唤道。

    一语未完,人已经在他温热的怀抱中了。少年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抱着她,仿佛要把她揉进身体之中一样。

    少年精致的脸埋在她的颈间,她明显感觉到哪里湿热湿热的。

    “小月……”她的心又酸又软,这一次真的吓坏他的吧。伸出手回抱住他,轻轻拍打着他的背,水忆初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小月,我回来了。”

    一黑一白两个属下已经石化了。若是以前有人告诉他们,会有一个女人肉麻兮兮地管殿主叫小月,还没被殿主一巴掌拍死,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但是今天,他们真的见到活的了!

    “这个八成就是主子那个‘龙凤胎姐姐’了。”封九尘小声地对段惊鸿说道。

    段惊鸿点点头,封九尘立刻将他悄悄地拉出了房间。

    “小月,我饿了。”被抱得太久,水忆初有点不适应。

    银倾月这才慢慢地松了些力道,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低声问道:“初初,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对吧?”

    “没有做梦,我真的回来了。”水忆初笑容温软。

    “你去哪里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银倾月的声音比四年前低沉了很多,慢慢带上了男人成熟的感觉。

    “我饿了,给我做点吃的再问我好吗?”水忆初无奈地笑了笑,赶着回来,她还没吃饭呢。

    “好。”银倾月轻声说道,轻轻地吻了吻她的眉心,“我让他们去做。”

    “不要,我要你做的。”水忆初突然任性地说道,“我已经四年都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让我看看我教你的手艺有没有还给我。”

    “好,我给你做,你先去歇一会,我去给你做吃的。”

    “好。不过我得先去买两件衣服,我长高了,以前的衣服都不合身了。”

    “没关系,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这个隔壁就是你的房间,你先过去睡一会,我让人给你烧热水来。”

    “好。”水忆初笑了笑。

    银倾月到现在还捧着她的脸,两人的距离十分接近,说话间的温热气息都会喷在对方的脸上。刚刚一着急没想到这么多,但是现在银倾月已经反应过来了,脸上微红。

    松开手,发现水忆初完全没有异常,显然是根本就没有发现不对劲。

    心下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就掩饰过去了。银倾月将她送回了房间,看着她睡过去,才退出来。

    此时洛云凡正好跑上来,看到银倾月走过,立刻上前激动地道:“陌少,是不是主子回来了?”

    “嗯。她累了,已经睡了。你去烧点热水,等她起来要洗澡,我去给她做点吃的。”银倾月吩咐道。

    “好!”洛云凡兴奋地双眸含泪。他惊才绝艳的主子,终于平安归来了!

    水忆初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侧过头就看到了银倾月恬淡的睡颜。这张脸比起四年前更加惊艳了。

    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子,是多少次梦回时分,她深深怀念的。

    终于再次看到了熟悉的轮廓,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她只觉得很感激,也很感动。

    银倾月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仿佛怕她再次消失一样,四年了,他们真的分开得太久了。

    “初初,我好想你。”他带着磁性的声音轻轻地说道,眼未睁,手却将她抱得很紧。

    “我也是。”水忆初伸手搂住他的腰身,突然忍不住流了两行清泪。

    “起来洗个澡吃点东西吧。”银倾月吻了吻她的头发。

    “嗯。”

    水忆初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浅蓝色的流云飞仙裙,白色轻纱制成喇叭袖和裙摆更添仙气。

    坐到梳妆台前拿起梳子正要梳个高马尾,突然敲门声响起。

    “初初,我可以进来吗?”是银倾月。

    “进来。”

    银倾月推门而入,看到她正在梳头,于是将梳子接了过去,三两下将她的鬓发编成好看的辫子,用一根挂着水晶铃铛的浅蓝丝带固定在脑后。

    “这铃铛是我炼制的灵器,平日里是不会响的,但是注入灵力就能传讯。”银倾月温柔地说道,“初初,不要再把自己弄丢了,再来一次,我会疯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