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6章 传送阵毁邋遢老头
    

第076章  传送阵毁邋遢老头



    “贱人,你害我丢脸,我要你偿命!”沐晩晚低声吼道,直接将随身携带的长剑拔了出来,朝着水忆初刺过去。

    水忆初已经接近小门,就差临门一脚了。原本不想多事,只是一味躲避就算了。但没想到这疯女人居然还不依不饶了。

    水忆初也来了脾气,老娘急着回去看弟弟,哪有这个闲工夫陪你在这里耗着!想找死,直说啊,老娘成全你!

    水忆初将战气运到手上,护住手指,直接抬手一夹,那长剑就定在了那里寸步不得进。

    沐晩晚一急,就想把剑抽回来,奈何怎么也动不了。

    水忆初看她终于消停下来,正准备松手,却在那一刹那瞥见一道银光,朝着她的面门而来。

    距离太近,她又没有防备,躲闪不及,虽侧过了大半身子,让那银光擦着脸过去了,但是脸上还是留下了一道两寸的细长口子,渗出了一丝丝血迹。

    “哈哈哈哈,小贱人,中招了吧!我这暗器上面可是涂了毒的,你这张漂亮的小脸,往后都是不会再有了。”

    水忆初看着沐晩晚得意地大笑,倒是不急不怒了。心里平静下来,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像个小丑一样自说自话。

    笑了一会,沐晩晚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了。这贱人怎么这么淡定?她都被毁容了,居然还这么平静,不应该呀!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小贱人,你伤心难过就哭出来吧,不要怕难为情,反正今天之后也不会有人再看你了!”

    “说完没有?”水忆初优雅地打了个呵欠,“时间不早了,这一堆人等着呢,沐小姐您差不多就得了。”

    “你说什么?”沐晩晚正要发作,却见水忆初手上一个用力,将她那柄上等中品的灵器宝剑生生折断,然后反手射出,直接将她的脸划出一道半寸深的伤口。

    顿时,鲜血不止,染红了她大半个肩头。

    “啊……”沐晩晚一声惨叫,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却摸到了一手的鲜血。

    “啊!小姐!”圆脸丫鬟吓坏了。

    “贱人,你敢毁我的脸!我要杀了你!”沐晩晚气疯了,顾不上吃颗疗伤药,就扔掉断剑,赤手空拳朝着水忆初打去。

    水忆初冷冷一笑,抬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远远丢了出去。

    胸大无脑的神经病,她已经不想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转身走进传送阵的范围之中。

    “启动吧。”水忆初看着工作人员。

    其他人早等得不耐烦了,于是立刻催道:“是啊是啊,快点启动吧,我们赶时间呢!”

    工作人员看了看那被丢出去半天爬不起来的沐晩晚一眼,立刻启动了传送阵。

    只见传送阵发出了柔和的乳白色光芒,水忆初感觉到脚下微微晃动起来。就在启动成功的那一瞬间,水忆初瞥见了一道灰色的影子闪过。

    再看时,已经看不到那灰色的影子了,反倒是身边多了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头子。

    工作人员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人混了进去,反而是沐晩晚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咽不下这口气,立刻跑到传送阵前,从储物戒里面掏出了一件中品灵器扔出去,大喊道:“兵解,爆!”

    一声巨响,伴随着滚滚的浓烟。传送中的众人只觉得一阵剧烈的晃动,接着传送空间开始出现裂缝。

    “糟了,是空间崩塌!”水忆初身边的老头子一句喊完,就见那支离破碎的传送空间彻底崩溃,身处其中的所有人都被甩进了空间乱流之中。

    水忆初本想回到阴阳镯空间中,却有人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

    空间乱流中颠簸十分厉害,水忆初只来得及看了一眼,知道抓住她的是那个脏兮兮的老头,就失去了意识。

    再睁眼时已经是深夜了,月明星稀,微凉的晚风吹起来特别舒服。动了动,身上并无伤痛感,摸摸脸,那被暗器划伤的口子也不见了。

    身边有火光,水忆初扭头看去,是那个脏兮兮的老头子生了火在烤肉。

    “小女娃娃醒啦!”他看到水忆初醒过来,咧嘴一笑。

    水忆初坐起来,四下看了看,不远处是一片湖水,从这里能依稀看到远处有山,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标志物。

    “前辈,是您救了我,给我治的伤?”水忆初走到老头子身边。

    “算不上救,不过是刚好扯了你一把而已。”老头子摇头晃脑地说道。

    “多谢前辈援手。”水忆初心中暗暗记下了老者的恩情。

    “小娃娃睡了两天一夜了,饿不?”

    “嗯,有一点。”

    “哈哈,再等一会,这肉马上就要烤好了。”老头子说道,“只是可惜了,我那酒葫芦丢了,有肉没有酒,该是多遗憾啊!”

    “前辈,若是不嫌弃,我这里倒是有些水酒。”水忆初说着从阴阳镯空间里面拿出了一坛酒。

    她手上戴了一个储物戒,而阴阳镯又藏在袖子里,她也不怕别人怀疑。

    这酒是她亲手酿的,本想回帝都的时候送给爷爷,却没想到,这还没回帝都,又出了岔子。

    幸好当时不让萧玉宸告诉爷爷她的消息,否则爷爷又该为她担心了。

    “哟,小女娃娃居然还虽然带酒,难道也是跟老头子一样好这一口?”老头一见有酒,眼睛都笑眯了。

    “我只能喝一点,这酒是给我爷爷准备的。”水忆初笑了笑,将酒递给他,顺便把他手上的烤肉接了过来。

    老头子也没有拒绝,接过酒一边喝一边看她熟练地烤肉,老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小女娃娃这酒不错,哪里买的?比老头子我喝过的都要香啊!”

    “自己酿的,前辈喜欢就好。”

    “当然喜欢啦!”老头子笑得意味深长,“盈香果、铃音草、三味源生果、还有五品药材元灵果。小女娃娃,你这酒里好东西这么多,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哦?前辈也懂药?”

    水忆初早就闻到了老者身上淡淡的药香味,当下也不觉得被看穿配料有什么奇怪的,却还是装傻了一下。

    毕竟这老头也没有自曝身份,她若是贸然戳穿他的身份也不太好。

    还是先静观其变,看看他想干什么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