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3章 与未婚夫促膝长谈
    

第073章  与未婚夫促膝长谈



    “云姑娘你还是灵师啊!”龙钧惊讶极了,她的天赋已经世间罕见了,还是灵武双修,这让别人怎么活?

    “嗯。”水忆初淡淡地点点头。

    龙钧见她态度冷淡,也不知该说什么,于是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水忆初突然开口说道:“帝都近几年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龙钧愣了一下:“姑娘怎么会这么问?”

    “你不是三皇子吗?帝都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吧。”水忆初有些茫然,她的问题不对吗?

    “姑娘怎么知道我是三皇子?”龙钧脱口而出,突然想起当年的事立刻窘了一下,“哦对,当年姑娘就认出了在下的玉佩,倒是在下忘记了。”

    “龙是国姓,长子名龙铮,次子名龙泽,三子名龙钧。你带着的龙纹玉佩上刻着‘钧’字,身份不难猜吧。”

    “姑娘久居深林,对外面的事也知道得这么清楚吗?”

    “碰巧听说过罢了。”

    “帝都近几年倒是真有一件大事发生。”

    “哦?是什么?”

    “帝都建立了一个新的组织名为水云阁。它是个杀手组织,只接杀人的活计。虽然价码很高,但是接的任务从无失手。”

    “这么厉害啊,阁主是谁?”

    “说起这个倒是有趣,这水云阁的阁主,与姑娘你同名,也叫云初。不过他很神秘,从来不在人前露面。至今为止也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多大年纪。”

    “他不出面,平时谁管生意啊?”

    “阁主之下有个二当家,不知道叫什么,只听人叫他陌少。还有一个大总管叫洛云凡,平日里就是他在管生意应酬。遇到大事时,就听这陌少的安排。”

    “倒是有点意思。你们皇室就不管管?”

    “父皇倒是想管,但是架不住人家实力强啊,一出手就是十几个灵魂巅峰,我们皇室算上老祖撑死也才三个灵魂巅峰,有心无力啊。”

    “你就这么把皇室的老底透给我了,也不怕我出去乱说?”水忆初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你应该不会吧?”

    “这可说不准。万一哪天皇室的人得罪我了,我就去水云阁乱说。”

    “哎别,这话要是让父皇知道了,一准揭我皮!”

    水忆初笑了,龙钧见她嘴角翘起,好看得不行,心情也莫名好了起来。

    “我听说你跟那水家的五小姐订了一门娃娃亲是吗?”

    “呃……确实是有这么回事。”

    “可我似乎听说三皇子改了正妃人选。”

    说起这个龙钧就有点尴尬:“确实。”

    “既不喜欢,何不退婚呢?”

    “没那么简单。我母妃是水家人,当初水青阳在的时候水家盛极一时,父皇就打着亲上加亲的名义,给我和五小姐订了婚事。”

    “但那五小姐是个废物傻子,你就不嫌弃她?”

    “说一点没嫌弃过是假的。水青阳离开以后,水家渐渐衰落,我母妃就因此慢慢失宠了。父皇渐渐地不再对水家抱有希望,对我也冷淡了很多。

    于是见风使舵的小人们就开始对我阳奉阴违。我每每看着母妃被皇后欺负得偷偷哭泣,就恨得厉害。

    我当时想着,如果水青阳没有消失,如果水忆初是个绝世天才,我们水家就不会被放弃,我也不会落到这幅田地。”

    “那你一定想退婚想了很久吧?”

    “也不算很久,只有一年而已。后来我就想通了,如果我像水青阳那么强大,我就不需要再依靠别人来巩固我的地位了。虽然别人常常拿水忆初来笑话我,但是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人,我并没有资格怪她。”

    “那然后呢?”

    “然后我就一心扑在修炼上,忘了这门亲事的事情。直到两年前,我来到落霞镇才再次想起来。我于是就想,我毕竟是个皇子,将来是要争夺那个位置的,我的身边不适合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的确,你需要一个门当户对能帮到你的人。”

    “没错,但这是其一。最主要的是我母妃与她的父亲关系好。她不忍心看着侄女被卷进皇家的阴谋算计之中。”

    “既然如此,你不更应该退婚吗?若是她嫁给一个普通家世的人,有水家做后盾,必定比跟着你的好。”

    “确实,但是坏就坏在,她毁容了。”

    水忆初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自己曾经毁过容?

    “两年前我去分家看过她,发现她已经不傻了,也能够修炼了。只是容貌尽毁,想来将来也不会有男子会真心娶她了。我虽不爱她,却也不会欺负她。所以,我不能退婚。”

    “那你就不怕她被你其他女人弄死?”

    “不会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她了。所以我跟外公商量了,外公出面,以水家的名义,让出了正妃之位。”

    “水家出的面?”水忆初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将来是要夺嫡的,是不能留下一个嫌弃糟糠之妻的负面形象的。

    “怎么,觉得我卑鄙了?”见她脸色不佳,龙钧的脸色也沉了沉。

    “没有。水忆初的名声早毁了,多毁一点少毁一点并无所谓,但是对你而言,关系就大了,你会做出这种选择也很正常。”

    “你不觉得我卑鄙吗?”龙钧愣了,瞪大了双眼。

    “没有。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全力追求的东西,为了你觉得值得东西做出一些选择,使用一些手段并不可耻。你只不过是选择追求权利罢了,这无可厚非的。”

    “呵呵,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是对的。云姑娘,你真是挺特别的。”

    “说对也不至于。你虽然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但也确实伤害到了别人。不能说是对的。不择手段也是要有前提的,若是违背了道德和良心,也是会被唾弃的。”

    “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只是生在皇室,很多时候,由不得我选择。”

    水忆初沉默不语。她能理解,但是不能赞同。就他改妃位一事,她虽不会怪他,却也注定了她不会跟他成为朋友了。

    “若有机会见到你表妹,你还是问问你表妹的意见吧,你认为的好,不代表她也觉得好。退不退婚,该问问她的意见。”水忆初把烤好的肉递给他。

    “谢谢。”龙钧接过来,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在他看来,已经毁了容的女子还能有更好的归宿吗?

    两人相顾无言,开始各自吃烤肉。

    吃过午饭,两人就一起往凤凰城的方向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