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 异火两仪白纱红纱
    

第070章  异火两仪白纱红纱



    之前昏迷中他能隐约感觉到生命力的流失,说明水忆初的情况不是很好。但是现在他已经感觉不到生命力流失了,说明水忆初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所以,他只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九尘,你带一队人,拿着我的信物去帝都萧家少主萧玉宸。通过他找一个叫洛云凡的人。他是水云阁的负责人,正在帝都那边建立分阁,你去帮他一下。”

    银倾月想了想,写了封书信给他:“这两封信分别是给萧玉宸和洛云凡的,你去萧家的时候记得报我云千陌的名字。”

    “是,主子。”

    封九尘离开以后,银倾月才想到另一个问题:“惊鸿,这次下来的就只有你们吗?”

    “回主子,不止。我们接到消息,摘星楼主带了一百人下来,所以二爷就从四堂挑了一百人准备下来支援。但是摘星楼主走前还派人阴了我们。弄得我们和二爷失散了。”段惊鸿汇报道。

    “嗯。赫连千盏这个贱人,就爱玩这种该死的小把戏。”银倾月冷哼一声,“云千烨呢?他就没有派人追过来?”

    “没有。他在忙着勾搭您的未婚妻。”段惊鸿答道。

    “叶浅曦不是我的未婚妻。”银倾月纠正道,“那是云老头自作主张订的,与我无关,我可没答应。”

    “是属下口误。”

    “算了,他不来搅局更好。我现在也没空陪他玩。无痕联系不上吗?”

    “是的,二爷一直没有联系上。”

    “其他人呢?”

    “都在赶来的路上。”

    “看来无痕出事了。”

    银倾月猜测得非常正确,墨无痕下来的第一天就被直接传送到了赫连千盏面前。本着痛打落水狗的心理,赫连千盏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死对头手下的第一人了。

    以至于到现在墨无痕还自身难保呢!

    “行了,先别管别的,通知咱们的人,尽快把我需要的药材找齐。”银倾月眼中冷光一现,“待我恢复了实力,再慢慢报仇。”

    “是!”

    银倾月没想到的是,这一等,就是好几年。

    水忆初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十一岁的女孩身量又拔高了一些,之前还能到小腿的裙子如今只能到膝盖了。

    水忆初眨了眨眼睛,稍稍活动了一下,只觉得全身都有些酸痛,大概是因为许久没有活动的缘故。

    看看自己,皮肉都恢复了正常,再不是昏迷前一堆焦炭的状况了。她有些欣慰。她居然活下来了!

    内视了一下,她的筋脉居然又拓宽了一倍,泛着莹莹的淡红色光芒。丹田处灵力充裕,蓬勃生长的灵根从原先的绿紫两色,变成了红绿紫三色。

    红色灵根?火系!她竟然阴差阳错地开启了火系灵根!

    等等,这灵力是不是过于充裕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先天八级的人该有的。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赶紧放出灵力法阵。

    红绿紫三色交相辉映,内圈三弯新月,外圈三颗星辰。这是大地高阶!

    再放出武师法阵,竟然也不声不响地晋级到了大地高阶!

    她隐约感觉到经过这一次以后,她的灵力和战气绑在了一起,往后升级应该就可以一起了。

    兴奋完以后,她才想起那团火。内视找了一圈,最后在丹田上看到了两朵依偎在一起的盛开的小小彼岸花。

    这火居然在她的丹田住下了!天呐,这不等于在身体里放了一颗炸弹吗?

    大概是她的情绪波动过大了,脑袋中想起了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主人,我们姐妹两个已经认主,是不会再伤害主人你的。”

    “哎,你们是?”水忆初懵了一下。

    “我叫红纱,是主人你看到的那朵红花,旁边这朵白花是我姐姐白纱。我们两是异火两仪火的化身。”

    “两仪火?”

    “对。我们是在三途河畔吸收了几十万年精气才诞生的异火。姐姐是实火,能攻击实体,是代表生命的生息火,能帮主人你炼丹。我是虚火,能攻击灵魂,是代表死亡的幽冥火,能帮主人你炼器。”

    “所以你们其实是两种火?”

    “不算,我们两个起初是一体,后来才分化成两种。我们可以分开用,但是生命还是连在一起的。”

    “这样啊,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嘻嘻,对呀。主人,我姐姐有些内向,不敢说话,你可别怪她啊!”

    “不会,白纱你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不用害怕的。”

    “嗯,主人。”白纱的声音比红纱要低沉一些,很是温柔的感觉。

    “白纱红纱,你们知道怎么出去吗?”

    “这根石柱就是机关,主人你按下去就能打开暗门了。”红纱说道,“不过我们也不知道暗门后面有什么,主人你自己小心些。”

    “好的。”水忆初点点头,看了看自己破烂的衣裙,又试着联系紫肴,但是依旧不行。

    难道是这片空间有特殊限制不成?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吧。一把按下石柱,打开暗门。

    水忆初大步踏进去,顺着通道走了不多时就来到了另一个洞窟。

    这洞里似乎有人住过,虽然已经尘封了很久的样子,但还是能依稀看到石床石凳之类的东西。

    洞窟的另一边放着一口开着盖的棺材,大约是这洞窟的主人为自己准备的。

    石床边趴着一架骷髅,看那骨骼的风化程度,在此应该至少有上百年了。它面朝着棺材的方向,应该是死得太突然,来不及自行入馆。

    石床上放着一个箱子,那箱子的盖子半开着,并未上锁,里面一本泛黄的书籍伸出了一角来。

    它身边,床下的地上用血写着:请好心人埋葬老夫尸骨,不胜感激!年代太过久远,这血的颜色也变得十分奇怪了。

    死后百年还不能入殓,真是可怜。

    伸手将它身上的蜘蛛网掸去,它的衣服都风化了。只有外面的斗篷还剩下一些,水忆初就用斗篷将尸骨包起来,放进了棺中,还细心地拼好。

    盖上盖子,水忆初站在棺木前三鞠躬,心中默念:“走好。”

    突然,那箱子自己飞了出去,吓了水忆初一跳,同一时刻,箱子下面的石床里射出了几十只箭来。箭头绿油油的尽是剧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