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9章 落霞镇四家变两家
    

第059章  落霞镇四家变两家



    “臭小子,我劝你说话留点口德,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李大长老威胁道。

    “二哈,你跟云凡可以行动了。”水忆初用意念跟蹲守在雷家外边的二哈交流道。

    然后又联系上蹲守在李家附近的魅雪:“魅雪,通知艳儿和桑和,开始行动。”

    此时正在水家唇枪舌战的李雷两家人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巢已经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水忆初凉凉地看了看两家人,随口说道:“几位还是先入座吧,时间还长着呢,先开了宴,一边吃喝一边聊,也不会太劳累,是吧?”

    两家虽然有些惊讶于水忆初的淡定,但是觉得她说的确实有道理,于是都落了座。

    下人将菜品上上来,歌舞表演也适时地登台演出了。一时间,众人仿佛忘记了刚刚的剑拔弩张之势,和乐融融地吃吃喝喝起来。

    白公子悄悄地看了水忆初好几眼,见她始终都是一副淡定的样子有些奇怪,不知道她究竟打算怎么应对这两家。

    “白公子对我家初初很感兴趣?”银倾月就坐在白公子旁边,自然注意到了他的眼神。

    “哦,不是,只是有些好奇水家主怎么会这么淡定而已。”白公子尴尬地解释道,“刚刚一直忘了问,公子是水家的什么人?”

    “叫我月少吧,我是初初一个人的护卫,不算是水家的人。”银倾月淡淡地说道。

    “护卫?”白公子愣了愣,“月少看起来很年轻啊,而且气度不凡,倒不像是个护卫呢!”

    “自然,本少也只是她的护卫罢了。”银倾月淡定地吃着东西,“建议你少喝点酒多吃些东西,一会你就吃不下了。”

    “为何?”白公子疑惑地问道。

    “一会你自然就知道了。”银倾月故作神秘。

    白公子将信将疑,但还是放下了酒杯,多吃了些东西。将将吃了个七分饱,就听大厅外门房来报。

    “禀报家主,洛云凡和桑和求见。”

    “让他们进来。”水忆初淡淡吩咐道。

    “是。”

    舞女们识趣地下去了,大厅里空了下来。

    “吃不下饭的东西来了。”银倾月放下筷子,端起茶盏,斜倚着椅子准备看热闹。

    白公子一愣,就见门外走进来两个人,一黑一青,手里各拎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正是那李家和雷家的现任家主。

    “报告主子,李雷两家已拿下,除投降者以外全部缴杀。两家家主人头在此,请主子过目!”洛云凡平静地打着报告。

    厅中李雷两家的人都吓傻了,他们当然看得出来那两个人头是他们的家主。

    一方面不相信他们的家族在短短的时间内灭亡了,一方面看着这人头又动摇了自己的信心,矛盾极了,也惊恐极了。

    “嗯,干得不错。云凡,你带人把两家的财务清点一下,桑和你带人把两人投降的人安置一下。”

    “遵命,主子!”两人应着,退出大厅。

    白公子已经吓傻了,手里的筷子吧嗒一下掉在桌子上面,惊醒了对面的两家人。

    “不,这不是真的!”雷四少最先吼叫起来,“水忆初你卑鄙!你别以为弄一个假人头就能骗过本少的眼睛。我雷家怎么可能灭亡呢?不可能的!”

    李少爷直接冲了出去抓住桑和的手,抢过了他手里的人头仔细揉捏,妄图找出它是易过容的证据。

    “你们爱信不信呗,反正今天你们也是走不出这个大厅的。”银倾月慢悠悠地说道。

    “你们,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李大长老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没错,就凭水家的实力,怎么可能同时灭了我们两家?”雷二爷也不敢相信。

    “凭水家当然不行。”水忆初冷笑道,“水家一帮怂包,若不是本小姐也姓水,只怕灭得比你们两家更快。”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雷二爷都快要崩溃了。

    “抱歉,我没打算告诉你们原因。”水忆初耸耸肩,“总之,你们只要知道,从今天起,李家和雷家不会再存在就行了。”

    “不!我不想死!水家主,水家主,你饶了我吧!我投降,我投降!饶了我吧!”雷四少率先跪倒在中央。

    其余三人也跪下来哀求着。

    水忆初神色未动,这是懒懒地一抬手,就想直接了结他们。银倾月却率先动了手。金色的小刀飞舞,四颗人头就整整齐齐地排在了地上。

    水忆初看向银倾月,只见他笑嘻嘻地冲着她眨眼睛:“这种脏活还是我来干好了,我可不希望初初你手上沾染这些人渣的血呢。”

    水忆初没说什么,心下微微一暖。

    “白家主有什么话想说吗?”水忆初转眼看向白家主。

    “水家主好气魄,白家服了。”白家主走出来,跪在大厅的中央,“老夫愿率白家举家并入水家之中,只求水家主饶过我白家人的性命。”

    “白家主,我想你误会了。”水忆初被他的举动弄得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我并没有要吞并白家的意思。”

    “啊?没有……”白家主傻眼了,这是还看不上白家的意思?

    “今日设宴一是为了款待一下几位,二是观察一下谁对我水家不怀好心。我也不是个野心大的人,只是有些怕麻烦。李雷两家想吞了水家,我嫌麻烦,就先发制人了。白家不曾对我水家有过任何想法,我水家自然也不会咄咄逼人的。”

    白家主一听,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这小家主深藏不露,幸好自己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看白家主是个好人,你我两家将来还要多多合作,互相帮助的。只要白家不对我水家有歹意,我水家就不会对白家有什么想法,白家主大可不必担心。”

    “水家主大量,是老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惭愧,惭愧……”白家主这才终于放心地笑了。

    “白家主,今日这状况有些杂乱,想必您和令郎都无心再享受宴会了,那我们就改日再约吧。”水忆初淡淡笑道。

    “好,好。”白家主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

    一地的人头,谁还能吃得下饭啊,于是连连点头,带着儿子告辞了。

    “王齐,带人打扫一下。”水忆初淡淡地吩咐道,就带着银倾月等人离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