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 我只想要一个大哥
    

第056章  我只想要一个大哥



    “水芙蓉,你就是个傻的,坏事都被你做了,她水芙蕖什么也没沾,让我报仇都找不到理由。这事任谁都挑不出她的错来,就这么摘出去了,然后所有的罪名你来扛,你说你是不是傻?”

    “水芙蕖你个贱人!原来你一直都在害我!”

    “你现在明白太晚了,她已经去帝都逍遥快活了。”水忆初站起来,看到水芙蓉那一副怨恨、痛苦、不敢相信的惨痛表情,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现在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崩塌了,是时候该攻击生理防线了。

    “水芙蓉,来吧,是时候该还债了。”水忆初抬手,木系灵力幻化为一条长鞭,毫不留情地朝着水芙蓉打去。

    鞭上有倒刺,每一鞭下去都带起一丝血肉来,痛得水芙蓉在地上直打滚。

    水忆初一点都不手软,当初水芙蓉对她所做的那一切在她的眼前快速闪过,那些痛苦的恐怖的回忆,在她的脑海深处放映着,提醒着她过去有多么的不堪。

    一鞭一鞭地抽下去,水忆初也懒得换花样,索性将那些耳光什么的都换成鞭子打了。

    一千多鞭,正常人都是挺不过去的,若不是水忆初刚刚塞得那颗速效疗伤药,水芙蓉也是不可能坚持到打完还能微弱喘息的。

    还剩最后一鞭,水忆初停下来,看着水芙蓉,微微一笑:“水芙蓉,这最后一鞭,我给你个痛快,下辈子把眼睛擦亮一点,别再去做那些蠢事了。”

    水芙蓉闭上了眼睛,眼角滴下一滴泪水,不知道是因为不甘还是因为悔恨,或者是别的。

    水忆初抬起手,最后一鞭缠在她的脖子上,直接勒断她的脖子,让她当场断气。

    绿萝和王齐脸都吓白了,水忆初抬眼看向绿萝:“你曾经帮过你主子不少,我原本是不打算放过你的,不过既然你已经有了孩子,我就不难为你了。往后你若是再作恶,别怪我不客气。懂?”

    “懂,懂!”绿萝连忙点头。

    “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水忆初摆摆手,两人连忙告退,一刻钟也不敢多待了。

    水武峰瘫坐在一鞭看着这一切,木木的呆呆的,直到水芙蓉的死才刺激到他,让他突然回过神来。

    大厅里只剩下了水忆初、银倾月和水武峰三个活人。

    水武峰低着头,散乱的发丝披落下来,遮住他的脸和脸上的表情。

    “他……是怎么死的?”他的声音嘶哑得有些难听,像是一把生锈的锯子锯在腐烂的木头上一样。

    怎么死的?被虐待死的……到了了还身首异处,死不瞑目。水忆初深深地闭上眼睛,那血淋淋的场景又一次出现在她脑海中。

    “你配知道吗?”见水忆初的脸色蓦地变得难看异常,银倾月伸手握住她冰冷的手,扭头对着水武峰冷笑道。

    “你对我娘知道多少?”水忆初睁开眼睛,恢复冷漠的样子。

    “他是怎么死的?”水武峰不理会,依旧是问道。

    “我问你对我娘知道多少。”水忆初手握成拳,若不是死死压制,杀气一定会爆发出来。

    “他怎么死的?”水武峰充耳不闻,只关心自己在乎的问题。

    “你想死?”水忆初暴怒,水远峰死亡的画面一直在她的眼前闪现,让她暴躁不堪,一个箭步冲到水武峰面前,掐住他的喉咙。

    水武峰被掐得眼珠子外突,额头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双手在脖子上抓出来吉川线,却还依旧梗着脖子艰难地问道:“他……怎么……死的?”

    水忆初双眼凶光大放,手上一个用力,就见水武峰不停地翻白眼,脸已经因为缺氧变成了青紫色。

    银倾月立刻伸手按住水忆初的肩膀:“初初,你冷静些!他要死了!”

    现在唯一可能知道叶婉和那些人来历的就只有水武峰了,不能就这么杀了他。

    水忆初这才陡然清醒过来,松了手。水武峰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爹是被人杀死的,娘也被人抓走了。我在找那伙人的来历。水武峰,我娘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水忆初深深吸气,让自己尽量耐心一点。

    “他们找过来了?”水武峰愣了一下。

    “他们是谁?”水忆初追问道。

    “我只知道叶婉是上位面的人,因为逃婚被追杀,撕开了空间才逃下来的。你说的应该是上面位面的追兵。是他们杀的水远峰?”

    “别假惺惺了,我爹怎么死,你在意吗?”水忆初冷冷地说道。

    “我不在意……”水武峰突然就笑了,越笑越癫狂。

    水忆初和银倾月都冷冷地看着他,他也不在意,只是自顾自地笑着,半天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不在意,我怎么会不在意!”他怒吼着,“他凭什么死?他欠我的还没还清,他凭什么死!”

    他大喊着,眼泪不住地往下流:“从小到大,他什么都胜过我,什么都比我好。凭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喜欢他?凭什么没有人看得到我?

    父亲只喜欢他和他娘,看不到我们母子,自小就没管过我。就只有他出来装好人假惺惺地对我好,向我炫耀……”

    水忆初简直气乐了,对你好还是我爹的错喽?

    “对你不好你怨念,对你好的你又猜忌。你知道你这种人叫什么吗?叫贱人!”银倾月冷笑道。

    “他是装的!”水武峰激动地大喊,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他是装的!不然他后来为什么不对我好了?别人都围着他转的时候,他就看不到我了!他就把我忘了!他是装的,那些好那些关心都是假的,都是骗我的!都是做给父亲看的!都是为了争家主的位置!”

    “哼,你不也想争家主的位置吗?我爹不让你就是对你不好吗?”

    听到这里,水武峰又开始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我从来就不想要什么家主之位……从小到大,我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会给我关爱和温暖的大哥罢了。我根本就不想去跟他争什么,可是为什么,水远峰,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

    你可以为了一个普通的弟子跟人打架,为什么就不能多跟我说两句话?你可以为了给家族争取资源在外奔波一整年,为什么就不能在回来以后安心地陪我吃顿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