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3章 水家贱人们嵌一墙
    

第053章  水家贱人们嵌一墙



    水武峰无法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他明明应该高兴的,但是他却笑不出来。胸腔中满满的都是怒气,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自己还没有好好地折磨他,还没有让他好好地感受自己那些年来的痛苦,还没有让他看着叶婉爱上自己,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他凭什么这么轻巧地死去!

    不准,不准,他怎么能死呢!

    “这不正是二叔你想看到的吗?”水忆初冷笑道。

    “不!不是!”水武峰红着眼,怒吼道,“我还没有折磨够他,他怎么能死呢?”

    水忆初一听到“折磨”二字就想到了水远峰惨死时的样子。

    那满身的血,那异处的身首,那掉在地上暗红色的舌头,一幕一幕刺激着她的神经,揭开了她心里那道埋藏了三年不敢揭开的伤疤。

    “你找死!”她突然一声怒吼,杀气狂放,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样冲出去,战气将水武峰掀翻,一只脚踩在他的胸口上,素白的小手捏住他的喉咙。

    一切都在一瞬间之间完成,快得让其他人都反应不过来。

    直到水武峰被打倒在地上,脸以为缺氧涨得紫红,其他长老们才反应过来冲上去解救他们的家主。

    “放开家主!”

    “小废物你放肆,还不快松手!”

    “小贱人,你快放了我爹!”

    但是这些长老每一个能近得了水忆初的身,全都在靠近她的瞬间,被一股强大的气势给弹了出去,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

    水忆初有些发红的双眼,这才慢慢恢复了纯黑,杀意也微微减弱了一点。水武峰还有些用处,她暂时还不能杀他。

    但是,其他人……

    水忆初嗜血一笑,直接将水武峰扔了出去,看着他飞到了银倾月的脚下。

    水武峰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被银倾月狠狠地一脚踩在胸口,肋骨咔咔断了两根,疼得他脸都白了。

    “小月,看着他,别让他死了。我先把这些喽啰解决掉。”水忆初活动了一下筋骨,嘴角挂上了一抹诡谲而嗜血的笑意。

    “好的,交给我你放心。”银倾月扯过椅子,大喇喇地坐下,一只脚还不忘踩着水武峰不让他起来。

    水忆初看了看在场的人,这些人大多都是曾经欺负过她和她父母的。当初那些人的丑恶嘴脸到现在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二哈,看着前门,艳儿,看着后门,一个都不许放走!”水忆初把两只从阴阳镯里面放出来。

    两只庞然大物一出来,院子瞬间就拥挤了好多。

    众人定睛一看,二级圣兽的啸月狼王,一级圣兽的食人花,天哪!

    相当于一个天空巅峰强者加一个大地巅峰强者,这还怎么打?他们死定了!

    “圣圣圣圣圣兽!”有不淡定的已经惊叫起来了,比如水芙蓉,“这不可能,水忆初你从哪里弄来的圣兽?”

    “无月森林啊,你忘了,就是当初你让那个叫什么阿福的,把我带去毁尸灭迹的地方啊!”水忆初俏皮一笑,但是水芙蓉却觉得这一笑间的冷意无限大。

    “好了,甜点已经上过了,现在开始吃正餐吧。”水忆初舔了舔嘴唇,脚下一点飞射出去。

    水家分家的最高修为也才大地中级,这些个长老供奉什么的多数都在先天级别,她虐起来丝毫没有压力。

    战气加身,水忆初一拳一个将他们全都揍飞,一个个整整齐齐地嵌在墙上。

    姿势各异,有的侧着身子,有的后背镶嵌,最惨的就是那些脸朝墙的,不知道拔出来以后脸会不会变成平底锅啊……

    直到最后一个也嵌在了墙上,院子里就只剩下了瑟瑟发抖的绿萝、被踩在地上的水武峰、水忆初和银倾月四人。

    水忆初瞥了一眼绿萝,淡淡地说道:“我暂时不会动你,你该谢谢你肚里的孩子。”

    绿萝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泪流不止:“谢谢,谢谢……”

    水忆初没再理她,反而是走向了墙边,将第一个人从墙上抠下来。

    “我记得你,你叫水勇对吧?你带着你的手下打过我三四次,下手可不轻呢。”

    “饶,饶命啊……”水勇是脸朝墙嵌进去的,这会子抠出来牙都掉了好几颗,说话也不是很利索了。

    “饶命?”水忆初轻笑一声,“你打我的时候有想过饶我吗?”

    “我……我……”

    水忆初不等他说完,一巴掌就扇到了他的脸上,直接扇肿了他半边脸。水勇吐出一大口血水,还夹着几颗牙齿在其中。

    “你曾打掉我一颗牙齿,当时我也求你了,你怎么不放过我呢?”水忆初脸上没有表情,平静地叙述着事实,却叫水勇听得遍体生寒。

    水忆初看着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他,就像是当初那个缩在墙角发抖却还是躲不过毒打的小女孩一样。

    当年的她何其无辜,他们既然招惹到了她的头上,就不该怪她报复。

    水忆初再不想多说什么,直接出手,将他曾经甩给她的那些巴掌、踢打在她身上的那些拳脚统统都还回去。

    水勇叫喊得凄惨,从连连求饶到后来只能哀嚎,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喊道后来嗓子已经全部都嘶哑不成样子了。

    嵌在墙上的其他人都被水勇的叫声弄得心惊胆战了,那一声声拳头撞击皮肉的闷响,在他们耳中如同一声声响雷,折磨着他们脆弱的神经。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直到最后,惨叫声都没有了,只能听见拳头一下又一下打在身上的声音。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一院子横七竖八的都是被揍得三魂去了两魂挺尸的水家人。墙上还剩下两个人,水芙蓉和王齐。

    水忆初把王齐从墙上扯下来,王齐立刻跪倒在她的脚下,连声哀求道:“你放过我吧,放过我……我什么都没有没有做过啊。我跟水芙蓉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打她吧,求求你了,放过我……”

    “呵,你可是水芙蓉的相公,怎么能叫一点关系也没有呢?”水忆初冷笑道。

    “不不不,我跟她没有感情的!”王齐也顾不得许多了,尖叫道,“当初是有人把我打晕了扔在她床上的,她又被喂了春药勾引我,我才没把持住的。我真的跟她没有关系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