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一巴掌扇飞你脑袋
    

第050章  一巴掌扇飞你脑袋



    “那又如何?”银倾月挑挑眉,“我家初初长得那么好看,我不先下手为强怎么行?”

    “说得对!”魅雪突然跑出来赞同道。

    “哼,魅雪,你重色轻主人!我要去告诉主人!”

    “你敢告诉她试试!”银倾月和魅雪双双威胁道。

    “你太欺负人了!主人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紫肴简直要哭了

    “你不说,她不会知道的。”

    “哼,我不理你们了!”紫肴转身就跑开了。

    将来主人知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怪他……紫肴担忧地想道。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上的时候,水忆初就已经起床了。

    水云阁里的人也基本都起来了,训练的训练,做事的做事。银倾月已经懒洋洋地坐在了水忆初的房间里,半闭着眼睛,任由水忆初给他擦脸梳头易容。

    “主子,你起来了吗?”门外传来洛云凡的声音。

    “进来。”水忆初淡淡地应道,手上的动作却是一下未停。

    洛云凡推门进来,本想问问主子要不要上早饭,抬眼就看到主子脸上那纵横交错狰狞可怖的一堆肉疤,吓得脚下一踏空,差点被门槛绊倒。

    “主,主子?”洛云凡有些不确定地喊道。

    “怎么了,多几条疤痕你就认不出我了?”水忆初一边给银倾月易容,一边眼皮都不抬地回答着。

    “主子,你这是要唱哪一出啊?”听到熟悉的声音,洛云凡才确定了水忆初的身份。

    “我和小月今天准备回水家。”水忆初淡淡地说道。

    “哦,那您这脸上……”

    “我离开水家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水忆初解释道。

    “什么!”洛云凡猛地攥紧了拳头,“是谁伤的主子,我去剁了他!”

    “用不着你,我的仇我会自己报。”水忆初说完,也完成了手上的工作,“好了。”

    银倾月睁开眼,看向镜子里陌生的自己。此时,他再不是一个精致的美少年了,而是一个相貌平常没有丝毫出彩之处的普通少年。

    他和水忆初将衣服也换成了平常的素衣,发型也变换了,若是声音再稍加改变,就完全是另两个人了。

    “主子,你这手艺可是绝了,我完全看不出这是月少哎!”洛云凡赞叹道。

    “那是自然,这是姐吃饭的手艺。我用的是特殊药材调制的颜料,只有特殊药水才能洗的掉脸上的妆,不用担心暴露。”

    水忆初从阴阳镯里面拿出一瓶药水递给银倾月。

    “主子,你们用过早饭再去吧。”

    “嗯,端上来吧。”水忆初没有反对。

    吃过早饭,天已经大亮了,水忆初拉着银倾月一起往水家的方向走去。

    “哪里来的丑八怪,这里可是水家,不是要饭的地方,快滚!”门口的守卫一看水忆初就嫌弃地直摆手。

    “放肆!”水忆初还没有说话,就听银倾月怒吼道,“瞎了你的狗眼,看不出这是水家的水忆初小姐吗?”

    守卫一愣,周围看热闹的群众也都是一愣。水忆初?那个废物傻子?

    三年都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了,还以为她在哪个旮旯角里面自生自灭了,没想到今日竟然又出来蹦跶丢人了。

    “哦,小废物,原来是你啊!”守卫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你们一家都被家主逐出水家了,你怎么还有脸回来啊?”

    当初水忆初一家逃出水家之后,水武峰对外就宣布说是水远峰行为不端,连带着其家人一起被逐出了水家。

    三年来,这一家子都没有在众人面前出现过,大家都渐渐将这事情给忘记了。如今见到水忆初,往昔的回忆都涌上了心头。又有好戏看了!

    “小废物?”水忆初冷冷一笑,抬起头来看着那守卫,“你叫我?”

    守卫被她那双无悲无喜地墨色双眸盯得后背一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废物吓到了。简直可耻!

    “怎么了,在场的还有几个是废物?不叫你叫谁?”他轻蔑地抬起了下巴。

    “很好。”水忆初点点头,松开了银倾月的手,往前走了两步。

    银倾月大约是猜到了她的想法,退到她身后一米远,静静地看着。

    有些仇得要她自己去报,有些恩怨要她自己去了结,她的心结也只有她自己才能打开。他要做的就是守住她的后背,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地往前。

    “你要做什么?”守卫见水忆初走向自己,还带着那让他看得发毛的眼神,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了。

    “我要……”水忆初停在他面前两步远的地方,抬头轻语道,“你的命。”

    蓝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根本看不清。

    再回神,水忆初还站在原来的地方,白净的小手上提着一个人头,正是那个守卫!

    再看那守卫,身子还立在那里,但脖子被蛮力扯断,断口处正大量地喷血,导致他周围的守卫们身上脸上被溅得满是血迹。

    “啊!”

    这突如其来的暴力和血腥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围观群众中有胆小的孩子和女人已经开始放声尖叫着跑开了。

    水忆初听到声音,回头淡淡地扫了那些尖叫者一眼。他们就像是被掐住了嗓子的鸡,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毕竟没有人想跟这守卫一样,死得这么难看。

    “水忆初,你你你……你居然杀了他!”有守卫终于反应过来了。

    “那又如何?”水忆初将头转回来,无所谓地看着那说话的人,拎着人头的手轻轻一松,那人头就掉在了地上咕噜噜地滚远了。

    “你也想拦我吗?”水忆初淡淡地问道。

    那守卫咽了口吐沫,本是十分害怕的,但是想到水忆初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刚刚杀了人也是偷袭的结果,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又硬气起来。

    “水忆初,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水家的门口放肆,还杀了人,今天我就叫你一命偿一命!”他大吼着,运起战气,就朝着水忆初打过来。

    才后天七级,水忆初都不屑跟他玩。抬手握住他打过来的拳头,轻轻一掰。

    过于安静的现场让骨头折断的声音显得十分明显。守卫叫得凄惨,水忆初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抬起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他疼得跪下来,水忆初抬起手一巴掌将他的脑袋扇飞出去。

    血喷出来,水忆初运气战气挡在自己的面前,一滴也没有沾到。

    “不自量力。”她轻嘲一声,抬脚走向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