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8章 还玩火,当心尿炕
    

第048章  还玩火,当心尿炕



    就在灰袍老者枯瘦的手碰到水忆初肩膀的一瞬间,一道紫光闪过将他的手震开。

    远处传来一声怒吼:“老不要脸的东西!你想对我家初初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让水忆初心中一喜,总算是赶上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水月。只见红色的衣摆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他人就落在了水忆初身边。

    “是你!”晏萋萋瞪大了眼睛,他不是昨天森林里面的那个小少年吗?

    “哟,又是你啊!怎么,昨天被我姐收拾了,心怀怨恨,今天特地带着个老匹夫回来报仇是不是?”水月说话毫不客气。

    “昨天?”晏萋萋疑惑了一下,才猛地想起这小子还有个姐姐,“是你!昨天森林里那个女人是你!”

    水忆初摘掉头罩露出脸来:“就是我。”

    “云姑娘藏得可真深呐!晏秋白一脸阴鸷地瞪着她。

    昨日败给了她,今日连她的手下都敌不过,想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何曾受过这等耻辱!不行,此次回去以后,他一定要想办法将实力提上去,否则往后如何雪耻,再遇到对手时如何护住萋萋?晏秋白暗暗下着决心。

    灰袍老人也愣了,刚刚听声音只知道她是个年轻的女人,却不曾想竟是如此年轻,也不过**岁的样子,不仅修为高深莫测,炼丹天赋也高人一等。

    她是上天派来打击人的吗?如此天才,怎么都没有听说过呢?难道是别的国家大家族的子弟?不行,回去一定要跟家里好好说说。

    “好说,我不过是不喜欢太高调罢了。”水忆初从善如流地答道,“现在已经证实了这金玉堂里的丹药是出自我的手,晏大少该放行了吧?”

    “云姑娘天赋卓绝,不知出自哪家?”晏秋白问道。

    “你都叫我云姑娘了,自然出自云家了。”水忆初才不会傻到把底细都交代清楚。

    “在下似乎不曾听过云家呢。这云姓莫不是姑娘的化名?”

    “我们云家小门小户的,晏大少爷没听过不是很正常的吗?”水月插嘴道,“难道我们不出自大家族,晏大少就打算将家姐强行带走不成?”

    “怎么会,在下这不是在为云姑娘考虑吗?我们晏家是炼丹世家,有很多不外传的炼丹典籍和丹方,而且这大陆上唯一的五品炼丹师就出自我们晏家,以姑娘的天赋,若是能得他指点,晋级不是指日而待吗?”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呢!”水忆初摸了摸下巴。

    晏秋白向来以晏家为傲,听到此言正想得意一番,却听水月接话说道:

    “可那有如何?既然你们晏家那么厉害,你怎么还没有成为三品炼丹师?莫不是世家大族出来的嫡系少爷,天赋还比不上我们小门小户出来的?”

    晏秋白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他真想一巴掌抽在水月脸上,瞎说什么大实话!

    “晏大少爷,也不是我打击你。我觉得我家姐姐这么野生野长挺好的,我们两个也没什么野心,平时炼个丹卖点钱维持自己的生活就行了,不想怎么上进。”

    水月这话听得在场人都无限心塞,跟一个不想上进的人谈晋级,你不是白瞎了吗?尤其是晏秋白,被气得肝都疼了。

    “两位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真要动起手来,伤到了哪里就不好了。”晏秋白威胁道。

    “呵,晏大少爷说的是,老匹夫,你可悠着点吧。一大把岁数了,真动起手来,伤到你就不好了,别人会说我不敬老的。”水月故作苦恼状。

    “小子,你简直太嚣张。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

    灰袍老者自打成为了晏家的供奉长老以后,就再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了。这下子气得够呛,二话不说就冲上来要揍水月。

    “哎呦哎呦,还恼羞成怒了还!”水月迅速闪开,一边调戏道,“老匹夫,我看你这么大岁数了,就别学年轻人蹦蹦跳跳了,一会闪着腰可咋整?”

    “臭小子,你找死!”灰袍老者这下是真的怒了。火系灵力磅礴而出,在半空形成一头火焰狮子,朝着水月扑过去。

    “哎呀,多大了还玩火,当心晚上尿炕,你娘要打你腚锤子的!”水月不急不忙地伸手画了一个圈,水系灵力涌出直接将那火焰狮子困了个结实。

    水月手一握,水链猛地收进,直接将那狮子给绞成了碎片。

    灰袍老者是狮子的操控着,自然也收到了一些牵连,退后了好几步,吐出一口老血。

    “哎哟,真是可怜,这一口老血喷出来,要吃多少好东西才能补回来啊!”

    水月摆出一副“我其实很同情你,但是我没有办法”的样子,不怕死地继续刺激他。

    灰袍老者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他平复了一下,又抬手放出了木系灵力。

    水生木,这臭小子既然是水系,那他就用木系好了,正好克他。

    “臭小子,老夫让你一招,你莫不是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看招!木海生波!”

    灰袍老者放出了灵技,只见磅礴的木系灵力化为了无数的枝干和藤蔓将水月团团围住,尖锐的枝条就朝着他的身上刺去,好像要将他万箭穿心一样。

    水月看他一脸得意洋洋,仿佛觉得自己赢定了一样,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真搞不懂你哪里来的自信。”水月吐槽道,脚下轻点浮于半空中,双手展开,磅礴的金系灵力涌出,“万影刃!”

    密密麻麻的小金刀飞出去,直接将那些层层叠叠的枝条和藤蔓剁了个粉粉碎。

    灰袍老者又吐出一口老血,不可置信地盯着水月,一双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怎么会?他居然还有金系!

    “喂,老头,还比不比了啊?你再多吐两口血还能活不?”水月从空中跳下来,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看得灰袍老者喉头一甜,差点又喷出一口老血。

    “云公子好修为!”晏秋白这下子算是看出来了,这灰袍老者根本就不是水月的对手,再打下去也是徒劳。

    “过奖过奖,一般般而已,也就只能虐虐渣。”水月明着谦虚,暗中讽刺晏家的人不中用,只是个渣。

    晏秋白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了,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若是晏大少爷没有别的事,我就带家姐先走了。”水月说着回到水忆初身边,拉着她的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金玉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