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章 那可由不得姑娘你
    

第047章  那可由不得姑娘你



    一个灰袍老者从天而降,从威压来看,至少是天空级别的。他接住晏秋白的同时,一掌打向洛云凡的胸口。

    这一掌若当真落实了,洛云凡的胸骨只会全线碎裂,心脉也保不住,必死无疑。

    水忆初立刻冲出去,调集起全身的战气挡下了那一掌。

    水忆初如今是大地前期修为,越阶挑战大地高级不成问题,即使对上大地巅峰,不能胜也能全身而退。

    奈何这老不要脸的是天空前期,她完全不是对手。幸好刚刚这老头有所轻视,并没有使出全力,但仅仅是七成功力就让水忆初气血翻涌,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来。

    而她身后的洛云凡更是被余波伤到,半跪在地上吐血不止。

    水忆初给自己塞了一颗丹药才勉强稳住体内暴动的灵力,然后立刻封住洛云凡的大穴,给他塞下疗伤的药。

    “看来姑娘今日非得当众炼丹不可了。”晏秋白一见帮手来了,得意地笑道。

    水忆初心下一沉,有这老匹夫在,她是非炼丹不可了。她倒是不怕当众炼丹,反正也没人能学得会。

    怕就怕以晏家人这不要脸的性子,会强行招揽她,甚至强行带走她。她的修为不足以抵抗,萧家也不见得就能为了她得罪晏家。

    “晏大少就这么想看我炼丹吗?”水忆初故作镇定道,“若是证实了那些丹药确实出自我之手,大少爷是不是就会放过小女子了?”

    “那得先证实再说。”

    水忆初暗骂这晏秋白的一肚子坏水,分明就是什么承诺也没有给她。即便是真的证实了,他只怕也会找其他的借口来为难她。

    唉,若是小月在就好了,他的修为在她之上,说不定能对付得了这老匹夫。

    “那晏大少就要睁大眼睛仔细看了。”水忆初冷冷地回敬了一句。

    既然他要看,她就炼给他看好了。现在只能尽量地拖延时间,迟迟不归的话,小月兴许会找过来。

    想着水忆初扭头对萧玉宸说道:“麻烦萧少主给小女子找个丹炉。”

    “堂堂炼丹师,竟然连丹炉都没有吗?”晏萋萋毫不客气地嘲讽道。

    “小女子向来只在家中炼丹,这丹炉自然是搁在家里的。我家可不像晏家那般家大业大,能买得起储物戒。”水忆初丝毫不在意。

    “既然如此,老夫的丹炉借你。”那灰袍老者一挥手将丹炉放出来,摆在她面前。

    水忆初装模作样地看了两圈才为难地说道:“这丹炉不行啊!我这炼丹方法对丹炉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你们总不会觉得药效高两成的丹药,是随便什么炉子都能炼出来的吧?”

    “那姑娘需要什么样的丹炉呢?不妨说出来,相信以萧家的势力,金玉堂一定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出来。”晏秋白冷笑着,已经有所不耐了。

    “我要的丹炉,至少得是圣器,要三足九气孔,内外上下各两层。萧少主,能找得出来吗?”

    萧玉宸当然看得出晏秋白是在故意为难水忆初,作为未来的盟友,在不与晏家撕破脸的前提下,他自然是得尽量帮衬着她。

    “姑娘这要求有点高啊,我们萧家的金玉堂虽然货物齐全,但这里毕竟只是一个小镇,圣器这种高档的灵器,自然是不可能找到的。”

    “晏大少,你也听到了,丹炉找不到,小女子如何炼丹啊?”

    “哼,巧了,在下的丹炉正好就符合姑娘的要求,要不你将就着用?”晏秋白冷笑着,将自己的丹炉放了出来。

    “九曲纹龙鼎!”萧玉宸惊讶地叫道。

    “萧少主好眼力,没错,这就是九曲纹龙鼎。姑娘,现在可以炼丹了吗?”晏秋白对自己的丹炉十分满意。

    水忆初在心中盘算着还能有什么办法拖延时间,但晏秋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阴鸷地警告道:“姑娘这般费心地拖延时间,莫不是不想炼吧?”

    “我看她根本就是炼不出来!”晏萋萋哼了一声。

    “怎么,难道真的如小妹所说,姑娘是在撒谎包庇我晏家的叛徒?”

    “晏大少说笑了,小女子说了,阁中并无此人,大少爷怎么还惦记着呢?”水忆初知道蒙混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上,“既然晏大少爷这么心急,那小女子也不卖关子,就炼给各位瞧瞧好了。”

    “请。”晏秋白心中一阵激动,终于等到了。往后这秘技也是他的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要麻烦萧少主给我找些木柴来。小女子不是灵师,没有火木属性,只能靠着木柴来炼丹了。”

    “木柴?”

    “不是灵师?”

    “没有火木属性!”

    众人俱惊,没有火木属性怎么可能炼丹呢?这不是在逗他们玩吗?

    “姑娘,莫要再开玩笑了,晏某耐心有限。”

    “晏大少莫急啊,小女子可没有开玩笑。不信的话,等会木柴送来,我炼给你看啊!”

    “来人,去取些木柴来。”萧玉宸吩咐道。

    原本他是想帮水忆初的,奈何晏秋白死死咬着不放,他也不能太明显地帮忙。但现在,他倒是真想看看这没有火木属性怎么炼丹了。

    木柴很快就送了过来,水忆初对着晏秋白客气地说道:“晏大少爷,不介意小女子借个火吧?”

    晏秋白一听,本就不耐的脸色更加难看,抬手一个火球点燃木柴。

    “谢谢。”水忆初嘴上这么说着,却是一点谢意都听不出来。

    开始炼丹。水忆初极尽拖延之能事,用了整整半天才炼出一颗三品丹来。

    过程中晏秋白一直死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最初,没有人相信她能真的炼出丹药来,直到丹炉里传来一声清啸,开盖后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枚丹药,他们才终于相信。

    第一见到有人没有火木属性也能炼丹,这简直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地半天回不过来神。

    水忆初在心中着急,她出来这么久了,小月怎么还没有找来?

    “姑娘真是个炼丹奇才!”晏秋白盯着她,“如此炼丹人才,就应该来我们晏家发展。姑娘意下如何?”

    “我若是不愿呢?”水忆初脸色冷了下来。

    “那可由不得姑娘你了。”

    晏秋白话音未落,灰袍老者就冲出去伸手就要抓水忆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