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章 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第046章  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水忆初有些头疼,她这是跟晏家犯冲吗?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见这骄纵的晏三小姐和她那妹控到无原则的哥哥呢?

    “晏萋萋你闹够了没有?我说了,客人的信息不能透露,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萧浅浅一向火爆,自然也不客气地回嘴道。

    “萧浅浅你少给我找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这大陆上谁不知道我们晏家的炼丹师才是最厉害的。我们都炼不出这么高药效的丹药,别人怎么可能?”

    “嘿,你是来搞笑的吗?你炼不出来,就不许别人炼了?这是什么道理?”

    “萧浅浅,你这是在找茬吗?”晏萋萋气得又想动手。

    “拜托,找茬的是你好吗?技不如人还不让说了,有本事你也炼啊!”

    “你……”晏萋萋“蹭”的一下拔出剑来,就要冲上去,却被晏秋白拉住。

    这里是金玉堂,是萧家的地盘,他们不能做的太过,否则一定会吃亏的。晏秋白心里明白着呢,立刻将晏萋萋拉到身后。

    “萧小姐,我们晏家几年前出了一个叛徒,本来按照族规是要处死的。但是却被他逃走了。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找他的下落。”晏秋白说道。

    “叛徒?”萧浅浅一愣,想到每次见到洛云凡都是一身黑袍遮得严严实实的,兴许真的是叛徒。

    “对,这叛徒的炼丹术很高超,我有理由怀疑这些丹药就是出自他之手。还请萧小姐不要为难我们,将他的情况如实告知。”

    萧浅浅犹豫了,如果晏秋白的话属实,那就是他们晏家的家事,他们萧家理应告知。但若是不是呢?

    “晏大少此言有理,那你不妨说说看你们晏家的叛徒长得什么样,有什么特征,性别和年龄是什么。好让萧小姐比对一下,究竟是不是这丹药的主人,若是,萧家一定不会知情不报的。”

    看到萧浅浅为难,水忆初有些不悦。这晏秋白可真是会胡扯,既然他如此费心想知道她的身份,她就成全他好了。

    争执中的几人都朝着水忆初的方向看过来,见她一身黑袍裹得严实,只从刚刚的话中知道她是个年轻的女子,都疑惑起她的身份来。

    “你是?”晏秋白试着探了探她的实力,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探到。她身上似乎一点灵武波动都没有,好像根本不会修炼一样。

    但是她这一站间的气度,又不像是一个废物。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应该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丹药正好就是出自我水云阁。晏大少不妨告知在下那叛徒的情况,在下也好比对一下啊!”

    晏秋白皱起了眉头,他只是想知道这炼丹师究竟是什么身份,才会编出了一个叛徒的说法来,现在真让他说,他倒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想了想,他低声开口道:“他是个男子,四十上下,离家时是三品炼丹师,身量属于正常范畴。”

    “这样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们阁里的这位炼丹师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呢!”

    “我们都没有见过那个人,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唯一你为了包庇他而撒谎呢?”晏萋萋难得聪明了一次。

    “那你觉得,我是男是女呢?”水忆初慢悠悠地问道。

    “废话,你当然是女的。还能有男人有这么娘的声音吗?”晏萋萋翻了个白眼。

    “那不就结了,这些丹药是我炼的,你们总不会说我一个女子是你们晏家的叛徒变性来的吧?”

    “什么?你炼的?”晏萋萋等人异口同声地惊讶道。

    “怎么,不可以吗?”水忆初笑了笑。

    “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你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年轻,怎么可能炼出三品的丹药来?”

    晏萋萋怎么都不愿相信,晏家炼丹天赋最高的就是她大哥晏秋白,今年十八岁还没有突破三品炼丹师呢,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事实如此。”

    “阁下既然说这丹药是你炼的,那应该不介意当场再炼一次吧?毕竟只有证实了这些丹药确实是阁下所炼,我们才能相信阁下不是为了包庇那叛徒而说谎啊!”

    晏秋白这小算盘打得好,若是这丹药不是她炼的,他就有理由让她交出炼丹师。

    若是这丹药是她炼的,这现场炼丹就能让他将她的手法学到,以后他也能炼出高药效的丹药来。

    无论如何,他都能得利。

    水忆初心中冷笑,这晏秋白可真不是什么好鸟,打得一手的好算盘啊!挖了个坑让她跳,当真以为上古炼丹术那么好学吗?

    上古的炼丹术与现在的炼丹术流程上多了一步,在结成丹坯之后还有一步除杂,但这是靠精神力在丹炉中完成的,表面上看不出来。

    若是没有这一步,最后必然会炸炉。轻则毁丹,重则伤人。

    哼,既然你要偷师,那就让你看好了,我倒是蛮期待听到晏家最有天赋的大少爷炸炉重伤的消息的。水忆初在心里偷笑着。

    “晏大少此言差矣,这炼丹术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祖上有训不得外传。恕在下不能当众展示。”水忆初说着就抬脚往外走。

    笑话,你让炼我就炼,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再说了,答应得太轻巧,晏秋白那个心机boy也不会相信的。

    “姑娘莫不是心虚了?”晏秋白岂会轻易放过她,一个箭步冲上去挡在她前面。

    水忆初还没有动,洛云凡就忍不住了。直接跳出来与晏秋白打在了一起。

    当着他的面这么为难他主子,当他洛云凡是死的吗?

    这三年多以来,洛云凡在水忆初的魔鬼训练下进步神速,从当年的后天三级,一跃成为了先天八级。当中的心酸不是别人能领会的。

    而这晏秋白也不过才先天九级,但由于洛云凡的实战经验丰富,两人倒是打了个平手。

    水忆初赞赏地看了洛云凡一眼,想着今天应该不用当众炼丹了。

    却不想就在晏秋白被洛云凡一拳打飞的时候,一个强大的威压出现了。

    除了抗压能力不同常人的水忆初,其他猝不及防的人都喷出了一口血。

    “大胆狂徒,竟敢伤我晏家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