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章 再骄纵也是我宠的
    

第042章  再骄纵也是我宠的



    水月走去以后,水忆初也没有再说什么。

    萧玉宸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沉默下来。

    气氛再一次凝滞起来,除了水忆初所有人都觉得无比尴尬。

    终于,有晏萋萋忍不住了,指着她喊道:“喂,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啊?没有看到我们都没有地方坐吗?作为主人,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我从未说过你们是客。”水忆初冷淡地说道,三年不见,这少女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了,只是这骄纵的性子还是没有变啊。

    水忆初又扫了晏秋白一眼,见他还是一副没有什么表情的面瘫模样,心下有些无语。看来晏萋萋这么刁蛮任性都是被惯出来的。

    “你……死丫头没教养,你爹娘就是这么教你的吗?”晏萋萋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小脸涨得通红。

    水忆初脸色蓦地一沉,她又想到了水远峰夫妇。想到他们一个惨死一个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杀气就不可控制地溢出来。

    抬手一道战气将晏萋萋打飞出去,让她直接撞开了木头墙跌落到屋外。

    “萋萋!”晏秋白大惊,立刻跳出去赶在晏萋萋落地之前将她接住,但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要么管好你的嘴,要么小心你的命。”水忆初冷冷地说道。墨色的双眸中杀气毫不掩饰,凌厉的眼神看得晏萋萋忍不住冷颤。

    “你敢伤我妹妹,找死!”晏秋白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妹妹,从来都是将她放在手心里娇宠的,怎么能忍受有人当着他的面伤他的妹妹。

    将晏萋萋交给龙钧,晏秋白就运起战气朝着水忆初一拳打来。

    水忆初冷哼一声,毫不退让,直接对上了他的拳头。两拳相接的瞬间掀起的巨大气浪将房子的墙和屋顶全部都震毁了。

    看到自己使出了七分力的攻击被轻飘飘地挡住,晏秋白诧异了一瞬,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一脚踢过去。

    水忆初轻巧地一跃躲开这一脚,往后两步拉开了距离。

    “晏秋白,你若是真的疼你妹妹,就该好好管管她。别一出门所有人都知道了晏家的教养不怎么样,嫡出的小姐也这么没素质,口无遮拦。”水忆初冷笑道。

    晏秋白瞪着水忆初,怒吼道:“萋萋是骄纵,但再骄纵也是我宠的。只有我才有资格教她,你凭什么伤她?”

    “就凭她对我父母不敬!今日没杀她,是看在晏家的面子上,再有下次,我绝不会手软。”水忆初冷冷地回道。

    晏秋白也知道自己理亏,但是晏萋萋毕竟受了伤。想到自己疼宠的妹妹吐血的样子,他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关于这点,我代我妹妹道歉。但是你打伤了我妹妹,我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晏秋白一语说完,就又冲了上来。

    “哼,不自量力!”水忆初冷嘲道。本想放过他一马,但他却不领情,那就别怪她拿他来泻火了。

    运起战气将手脚和要害部位包裹住,水忆初就冲上去跟他打成一团。

    起初晏秋白以为她年纪小也没有使出全力,但是越打越觉得心惊,发现自己机会全程被压制,也不敢再大意,立刻使出了全力。

    水忆初也因着晏萋萋的话憋着火呢,才不会放过晏秋白,于是加快了速度,专门挑他的软要害打。

    眼睛、鼻子、腹部、小腿……

    晏秋白全身基本都被水忆初的拳脚招呼过了,待到她终于一脚将他踹出去以后,众人才看清了鼻青脸肿的他。

    此时他一张俊脸已经变成了猪头,惨不忍睹。水忆初下手还算有分寸,都只是皮外伤,虽然痛,却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萧玉宸将他扶起来检查了一番,就松了口气,喂他吃了疗伤药。

    晏秋白也知道水忆初是留了手的,虽然觉得被一个比他小好多的女孩子打败了很耻辱,但技不如人,他也没有什么怨尤的。

    晏萋萋早就惊呆了,她一向觉得自己的大哥是最厉害的,不管她怎么任性,大哥都能罩得住她。但是今天,却因为她,害得大哥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打了!

    “大哥……”晏萋萋跑到晏秋白身边,声音有些颤抖,几乎带上了哭腔。

    晏秋白吃了丹药,脸上身上的淤伤好了不少,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狼狈了。他抬手摸摸晏萋萋的头,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懊恼:“大哥没事。是大哥没用,不能给萋萋报仇了。”

    “大哥,你别这么说。是萋萋不好,连累大哥了。”晏萋萋哭了起来,看着自家天神一样强大的大哥变得这么狼狈,自责得不行。

    “无事。”晏秋白安慰道。心中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妹妹。

    “几位不是只想歇歇的吗?怎么连房子都拆了?”水月突然从房子另一边走出来,看着晏秋白等人,凉凉地问道。

    几人都有些尴尬,龙钧轻咳了两声:“那个,今日之事是我朋友的不对,我代她向两位道歉。至于这房子,我和我朋友会帮两位修好,这样可好?”

    “行啊,那麻烦你们了。”水月走过去拉住水忆初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龙钧说道,“我带姐姐去吃午饭了,希望几位在我们午饭结束之前修好这房子,没有问题吧?”

    “没有……”龙钧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是沧海国的三皇子,从小娇生惯养大的,刚刚的话更多是客气,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顺杆往上爬了。

    看着水月满意地点点头,拉着水忆初走了,龙钧咬牙道:“修。”

    在场的都是大家族的子弟,谁也没有干过这种粗活,一时手忙脚乱。忙活了一个时辰还没有修出个样子来。

    龙钧的脸色黑得几乎要滴出水来,狠狠刮了晏萋萋一眼。要不是她多事,怎么会搞成这样。胸大无脑的女人,还想嫁给他做正妃,简直就是笑话。

    水月两人慢悠悠地走回来,看到这乱七八糟的一堆,翻了个白眼,嫌弃道:“算了算了,不会就不要强撑了。”

    说着一挥手,绿色的木系灵力飞出,穿梭在散落一地的木头中间。没一会,木屋就恢复了原样。

    “行了,几位歇好了就离开吧。”他摆摆手,直接赶人。

    龙钧脸色更加难看,一拂袖带着众人匆匆离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