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 叔能忍婶也不能忍
    

第033章  叔能忍婶也不能忍



    阴阳镯空间里。伤痕累累的水忆初泡在天命神泉里面,闭着眼小憩。

    这一个月以来主人不停地挑战比她高级的魔兽,每一次都弄得自己遍体鳞伤,也倔强着不肯停,紫肴看在眼里,心疼不已。

    不过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的成效是显著的,原本正常人要从后天九级突破到先天至少要一两年,资质差的也许一辈子就卡在这里了。

    但是水忆初却只用了一个月就摸到了先天的门槛,就差一个契机就能突破了。

    直到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愈合了,水忆初才从泉水里面出来,换上一套干净的衣裙,又出去继续挑战了。

    中围。一声闷响,巨大的身体伴着飞扬的尘土,震慑着这一方蠢蠢欲动的魔兽们。

    在中外围边缘的魔兽们都知道这小魔女的残暴,早在感觉到小魔女气息的时候就逃之夭夭了,只有还不知道小魔女外号的中围灵兽们傻不愣登地送上了门。

    现在这只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疾风狼已经是倒霉的第三只兽了,而且比起前两只更加的倒霉。因为前两只只被简单粗暴地打成猪头外加敲断十几到几十根骨,但是比起这一只,都幸运多了。

    这没眼力见的疾风狼,想着偷袭水忆初不说,还因为他的瘦小对他抛了一个轻蔑的眼神。这还了得!

    水忆初前世就因为长不高一直被人笑话,身高就是她的逆鳞,绝对不能碰的!

    姐还小,姐会长高的,不气不气。水忆初在心里安慰自己。

    但这蠢狼偏偏还不自知地抬起了前肢比了比水忆初的身高和自己的后腿高度。

    啊啊啊啊!叔可忍婶也不能忍!今天不把你揍扁烤了,老子跟你姓!

    水忆初炸毛了,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一拳打在了疾风狼的肚子上。

    猝不及防的疾风狼被这一拳打得大吐黄水,蜷缩成一团,哀嚎了一声。

    随手从树上扯过一条藤蔓,水忆初速度提升到极致,绕着疾风狼转来转去,快得只能看见蓝色的影子。不等它反应过来就将它捆成了粽子。

    直接骑到它硕大的狼头上,水忆初抡起自己的小粉拳狠狠砸下去。

    “嗷!”

    “嗷嗷!”

    “嗷嗷嗷……”

    疾风狼的叫声从尖锐凄厉到沙哑虚弱,一张狼脸都变成了猪头。但水忆初还是没有停手。

    “叫你丫鄙视姐!”

    “叫你丫歧视姐身高!”

    “叫你丫不长眼,犯到姐头上!”

    “今天揍不死你丫的,姐跟你姓!”

    水忆初每念一句就揍一下,从头揍到身体,一双小粉拳看起来娇弱,却带着无穷的力量,直接将疾风狼硕大的身子砸进了地里面。

    “唉,揍得我都饿了。”水忆初终于停下喘了口气。

    水忆初看着疾风狼,想想还是不解气,又抓着它的脑袋又把它从土里面拽了出来,力气大得差点没把它的脑袋给揪下来。

    “雷之怒。”紫色的雷电迅速缠上了它,将它的红毛全都烧成了焦黑,水忆初之前收拾完扔在一边的两只灵兽都问道了皮肉烤熟的香味和皮毛烧焦的臭味。

    “好玩吗?”

    此刻疾风狼只能哀求地看着她,呜呜地叫着,表示自己已经知道错了。

    “哎呀,我忘了,你说的话我听不懂哟。”水忆初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应该是觉得好玩的意思吧。我就知道你一定也会喜欢的,哦?”

    救命啊,早知道这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女娃娃是个忍不得的小魔女,它说什么也不会来找死的。麻麻,你快把我抱走吧……

    “嗯?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呢?”水忆初见它苦着脸,笑容顿时一收,小脸沉了下去。

    没有啊,祖宗,我哪里敢啊……疾风狼欲哭无泪。

    “看来刚刚的游戏让你不满意了,那我等会就陪你玩个有意思的吧!”水忆初又笑了起来,甜美的小萝莉露着可爱的小虎牙,一脸无害地说着让人胆颤的话。

    “你听说过叫花鸡吗?就是把鸡用叶子包好,然后埋进土里面,再在下面挖个洞生火烤熟。等挖出来以后,香味四溢,是我最喜欢的美食之一了!”

    疾风狼瞪大了眼睛,不是吧,她居然还想吃了它吗?

    “就是你想的那样,一会就吃了你。”小萝莉说得轻松。

    又挥拳将疾风狼一点点地砸进了地里,只留下了脑袋。

    看得那两只躺在一边的灵兽一阵心惊肉跳,好恐怖啊!麻麻,救命啊,小魔女要吃兽啦!

    “你们很害怕?”水忆初轻柔地声音突然在它们的耳边响起。

    它们正为疾风狼的遭遇揪着心呢,乍一听见,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又才反应过来竟是水忆初在说话,瞬间整只兽都不好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有点疼,你们担待着点。”水忆初淡淡地说道,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却让两只庞大的兽不寒而栗。救命啊……

    “嗷呜……”

    “嗷!嗷!嗷!嗷嗷嗷嗷呜……”

    惨烈的兽吼传遍了方圆几十里。外围灵兽一边瑟瑟发抖,一边为被小魔女虐待的魔兽兄弟祈祷,一边还在庆幸这祖宗转移了阵地。

    中围其他灵兽一脸茫然,不知道附近到底发生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内围的圣兽们大多是不满被打扰了清净,但也放不下身段去中围看看情况。

    一时间,无月森林之中气氛十分诡异。

    等到水忆初终于停了手,两只四级高级灵兽终于抱头痛哭。若是它们会说话,此刻应该还要互诉衷肠一番。

    “哭什么,我给你们接骨呢!”水忆初歪着脑袋,一脸疑惑地看着两只。

    两只灵兽猛地一顿,这才发现它们身上那些打断打错位的骨头都接好了,除了脸上身上还有些许淤伤外,已没有大碍了。

    “还有没接上的吗?”水忆初又问了一遍。

    两只齐齐摇头,乖巧程度堪比家里的泰迪。

    “那行,你们可以走了。”水忆初说道。

    两只灵兽一脸不可置信,她说什么,她要放了它们?

    “怎么了,你们不想走啊?好啊,那我再陪你们打一架吧,正好无聊。”水忆初天真地笑了,露出尖尖的小虎牙,俏皮得紧,却让两兽跟见了鬼一样溜得飞快。

    直到两兽飞奔出去好一截,后面才传来小萝莉轻快的笑声:“明天见啦!”

    两兽齐齐一个踉跄,这一摔便滚出了十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