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章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第032章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突然听到什么动静,她立刻抱着水月回到了阴阳镯里面。让紫肴现出外面的场景,看到一队人跑过来查探了一番。

    那些人她再熟悉不过了,是分家的护院。

    她虽然听不到声音,却能通过唇语大概了解他们的对话内容。无非是因为那场雷劫前来查探,前几次都没有找出线索,这一次却发现了水远峰的尸体之类的。

    他们欢欣鼓舞着,要把水远峰的尸体带回去领赏,水忆初唇边绽放出一抹嗜血的笑意。

    将水月留在阴阳镯里面,水忆初紧握着小刀冲出去。

    “想带走我爹,你们问过我吗?”她站在一片废墟之上,小小的身体,背却挺得笔直。

    夕阳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空气中莫名有种诡异的危险感开始弥散。

    “你,水忆初?你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护院惊讶道。

    水忆初抬头看着他,嘴角微微勾起,玩味地说道:“我啊,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的啊。阎王说,我们一家走得太寂寞太冷清,所以特地批准我带几人下去陪我。怎么样,跟我走吧?”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那人怒吼道,直接挥拳就向她打去。

    水忆初不屑地笑了笑,身形一错,一脚踢在他弯着腰伸过来的脸上。

    那人飞出去好几米远,半边脸已经高高地肿起来,让他的嘴巴都歪得不成样子。他张口想骂什么,但是嘴巴一张,和着血的牙齿就接二连三地掉出来。那情形,岂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的。

    其他人一见兄弟被打了,立刻哈哈大笑,嘲笑他连个废物都打不过。

    水忆初低头把玩着手里的小刀,咀嚼着那两个字:“废物?”她冷笑着,眼中危险的光芒一闪。

    蓝色的小身影迅速动起来,快得几乎要留下残影。那几个普通护院只听见呼呼的风声,感到脖子一凉。其他就没有了。

    直到水忆初停下来,一个护院指着她,刚想嘲笑她也不过如此,但是嘴一张,血哗哗地流下来,他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就倒了下来。

    其他人这才惊恐地看到了彼此脖子上汹涌喷血的伤口,却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地倒地死了。

    “现在,就只剩下你了呢。”水忆初扭头看向那个被她踢肿了半边脸的护院。

    他惊恐地连连后退,也顾不得地上的灰尘将他的衣服弄得多脏。水忆初朝他走过来,一步一步,像是踩在他的心尖上。

    他吓得失禁了。想逃跑,但是双腿软软的没有力气。水忆初侧身站在夕阳下,半边脸很亮,半边脸漆黑。她勾起的嘴角,像是一朵吸血的蔷薇,美丽却带着致命的危险。

    终于,她张口,轻声说道:“永别了。”小刀飞过,划开他的颈动脉。

    在这片废墟的中央,水忆初为水远峰立了新坟,砍了一棵树做了墓碑。

    水忆初一手抱着水月,一手摸了摸墓碑,转身离开。夕阳最后的余晖将水忆初落在地上的单薄影子越拉越长。

    入夜以后,洛云凡在房中打坐修炼,突然听到房中有动静,睁开眼,就看到水忆初一身水蓝色的小裙子站在他面前。

    “主子?”洛云凡愣了愣,揉了揉眼睛,“真的是你吗?”

    他已经十天都没有见过主子了。那天的电闪雷鸣太过震撼,事后他曾跑去看过,主子的家都成一片废墟了。

    这十天来,他一边等一边猜测主子是生是死。

    现在看到她,这颗心终于落地了。

    “是我。”她淡淡说道,声音中带着几许疲惫。

    “主子,原来你没死啊!”

    “我怎么听你这口气有点失望啊?”水忆初凉凉地扫了他一眼。

    “怎么会!我这不是一时激动,口误了嘛!”洛云凡立刻迎过来,“那天雷电过后我去主子你家看了,但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我还以为主子你出事了呢。”

    “嗯,我家是出了点事。我父亲死了,母亲失踪了。”水忆初淡淡说道。

    “什么!”洛云凡看着水忆初,难怪她看起来精神很不好,“怎么会这样啊,是水家干的吗?”

    “不是,他们还没有那个实力。”水忆初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

    到现在她都想不出来,那队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那是谁?”

    “总之不是水家。好了云凡,先不提这事了。我来找你是有事要你去做。”水忆初不愿再多说,每回想一次,她心中的悔恨就多一分。

    “请主子吩咐。”

    “我这里有些钱财,你拿去,帮我买个宅子,然后在镇上的流浪者里面挑一些年纪小资质不错的孩子,带去宅子里安顿下来。”

    “好的。”洛云凡点点头,“主子,你这是想建佣兵团吗?”

    “不,我要把他们培养成杀手。”水忆初冷酷地说道。

    “杀手?”洛云凡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对。我要他们成为我手中的利刃,将来谁敢犯我,就叫他下地狱去嘚瑟。”水忆初勾起一个诡谲的笑容,危险至极。

    洛云凡看得寒毛一竖,不由地退了一步,搓了搓胳膊。

    “瞧你那点出息。”水忆初白了他一眼,“宁缺勿滥,资质不好的不要,品行不好的也不要。找好了就去无月森林外发信号,我会出来找你。”

    “无月森林?”洛云凡又一次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嗯,我打算在里面住一段时间。”水忆初看了看他,“等我探好路,你们都跑不掉。尤其是你!”

    “啊?不是吧……”洛云凡欲哭无泪,腿肚子已经开始发软了。

    “是的,就是这样。”水忆初恶劣地笑了笑,“行了,我走了。”

    “哎,主子!”洛云凡突然想起来,叫住她。

    “嗯?”

    “那个,钱……”洛云凡不好意思地提醒道。

    水忆初扫了空荡荡的桌子一眼,才想起来忘了拿出来。

    “等着。”她说道。

    半炷香后,一袋金币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洛云凡一手抱着钱袋,一手揉着头上的大包,一脸无语。

    主子也太小气了吧,看来以后不能看主子笑话了。小命要紧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