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1章 灵魂深处天命契约
    

第031章  灵魂深处天命契约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这十天,她尝试过往各个方向走,但是都没有找到出口。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她甚至连自己都看不见。

    这里也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她也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即使刻意地跺脚也听不到声音。

    她很烦躁,她想说话,但是无论她用多大的力气,都不能发出哪怕一个音节来。安静,不应该说是死寂,让她恐慌,让她越来越暴躁。

    她想发泄,但是她什么都摸不到,好像只有空气一样,她挥出去的拳头伤不到任何东西。

    这是哪里?

    这十天来,她无数次地想知道,但是没有人能告诉她。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像一个溺水的人,只知道一味地冲撞,拼命想要逃出去。

    第十天,她终于累了。仿佛是妥协了,她不再挣扎,不再想着出去。她开始坐下来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重生的那天,她曾告诫过自己,这辈子绝对不会再轻信别人,决不允许背叛。但是如今的局面真的是她想看到的吗?

    因为她的不信任,错过了最佳的营救时间。养父的惨死,像利刃划破她的心,让她感觉到尖锐的疼痛。

    这一个月以来他们对她的疼爱,她都看在眼中,也渐渐接受了这双父母。但却因为未来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生生错过了救他们的机会。

    一味的防备真的对吗?这样的结果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如果,她再果断一些,不去想太多因果,随心而为,缘来时真心相交,背叛时再亲手处决,结果是不是又会不一样?

    既然如此,为什么她不能变得更勇敢一些呢?难不成真的要因噎废食,从此不与人相交,独来独往,避免背叛?

    不,这不是她!她不是这么懦弱的人!宋清繁虽然背叛了,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她不应该全盘否定别人,而是应把眼睛擦得更亮,去辨认清楚哪些是真心,哪些是假意。

    这才是她真正应该克服的弱点!

    水忆初突然想通了什么,那茫茫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光点。

    脑海中一个沧桑的声音响起:“吾主,过来吾身边。”水忆初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以尔之身,以吾之命。生命共享,祸福同当。天命契约,缔结!”

    古铜色的法阵突然出现在水忆初的身下,将原本她的身边的两个孩子弹开来。

    繁杂的花纹,古朴的气息,摄人心魄的威压,充满着古老韵味的契约法阵在她的身下旋转,那古铜色的光束环绕着她,只见她身上焦黑的东西悉悉率率地落下来,内里却是被紫色的光包住看不真切。

    “啊,是霄老大的气息啊!”紫肴突然激动起来,因为水忆初体内的力量暴涨,通过契约之力分了一部分给它,所以它比之前稍大一些,起码能站起来,不至于趴在地上跟主人说话了。

    水月抬眼看了看激动的紫肴,又将视线放回到了水忆初身上。

    黑暗中,水忆初的双眼中十色的光芒交替出现,但是最终定格在了紫色上。紫色的光带温柔地环绕着她的身体,让她觉得从没有过的轻松,体内的力量也在蠢蠢欲动。

    “吾主,欢迎回来。”沧桑的声音中带着柔和,水忆初仿佛能看见黑暗的尽头,那双充满着怀念和喜悦的双眸。

    “你是谁?”水忆初动动嘴巴,依旧没能发出声音。

    “吾是你最忠实的伙伴。只是吾力量不足,暂时不能陪在你身边,待你实力提升,就是吾归来之日。吾之名,霄绝。”

    “霄绝……我是不是见过你?”你的声音好熟悉。

    “是我带主人回到这个世界的。”

    “原来是那个声音是你啊,谢谢你,霄绝。”

    “吾主,这里是你灵魂深处,现在你可以跟着紫光的指引离开这里回到身体之中。你身体里那缕小雷电是吾送你的见面礼,吾不在的日子,但愿它能帮上忙。去吧,吾主,相信我们很快会相见的。”

    “我会努力的。”水忆初认真地保证道。

    黑暗中传来霄绝浅笑的声音,水忆初跟着紫光一步一步穿过黑暗踏进了光洞之中。炫目的白光让她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意识回到了身体之中,水忆初内视才懂得了霄绝的意思。

    那钻进了她身体里破坏的劫雷被霄绝吞噬转化成了雷系的灵力,只保留了一缕劫雷精元藏在她的丹田之中。

    她的混沌体质在这一系列的意外中自发觉醒了雷系灵根,此时她一回到身体里就感觉到了身体之中满溢的灵力。

    她静下心,全心全意地沟通外界灵气,并将身体里储存的契约之力都释放出来。刹那间空间暴动,灵气蜂拥在她身边聚集打旋,浩大的晋级法阵出现,一上一下两种法阵同时存在并变化着。

    下面是透明的武师法阵,内圈一把大剑,外圈已经从三把小剑暴涨到九把。而上面则是紫色的雷系灵师晋级法阵,内圈一弯新月,外圈九颗星辰。

    后天九级!

    紫肴激动地蹦蹦跳跳。“太好了,主人好了!”紫肴笑着叫道。

    水忆初这才回过神来,无视了叽叽喳喳的紫肴,她的目光停留在那个自始至终都没有哭闹的水月身上。

    “小月,往后,我们就没有爹了。”她弯腰把水月抱起来,“是姐姐不好,没能救得了爹,你会怪姐姐吗?”

    水月摇了摇头,搂着她的脖子,将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以示安慰。

    水忆初清浅地笑了。

    幸好,她还有小月,还不算一无所有。

    还有,爹,对不起……

    水忆初抱着水月,闪身出了阴阳镯。曾经的家,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她现在立脚的地方还是当时她消失的地方。

    她一手抱着水月,一手凝聚出战气,朝着废墟狠狠一掌。

    那些断壁残垣被战气掀起飞落到一边,露出了掩埋在下面的水远峰的尸体。

    尸体被那些残破的木片什么的划得伤痕累累,面目全非,看上去触目惊心。但这一次水忆初并没有蒙住水月的眼睛,她用清淡的声音缓慢却坚定地说道:

    “小月,你好好看着,这是咱们的爹,他是被坏人害死的。是姐姐太弱,没能力救他。但是我发誓,我一定会变得强大,我会让仇人生不如死,来祭奠爹的在天之灵。”

    水月乖巧地点点头,水忆初见了清淡地笑了一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