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需要我时义不容辞
    “我更想知道阁下的目的。”水忆初立刻转移话题。

    他既然遮脸,那必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模样的,她若是执意踩他底线,只会死得渣都不剩。

    “你捡了本殿的镯子,却来问本殿的目的?”他嘴角微微一弯,那弧度说不上来是好笑还是嘲笑。

    水忆初心中微微一滞。果然,她就知道,神器哪是随便就能捡到的呢?但是她并不想放弃。

    “它已经认主于我。”水忆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但是在他强大气场的压迫下似乎收效甚微,“若按阁下所说,它既是阁下之物,为何没有认主于阁下呢?”

    “哦?你的意思是……想赖去本殿的神器?”他挑挑眉,并没有如她预料中那般生气。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水忆初大着胆子反问道。

    他突然半蹲下身子,两手伸出将她困在树与他之间的狭窄空间之中,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姿势似乎有些暧昧,但是水忆初却莫名地嗅到了危险的感觉。

    “你可知,上一个这般与我说话的人,是什么下场?”他慢条斯理地问道。

    “死了。”水忆初有些紧张,又有些不自在,一边两边瞅着有没有脱离这狭小空间的法子,一边回答道。

    上一个这么困住她的人,也是这个下场。水忆初在心里说道。她是多想拔枪崩了这男人的脑袋啊,可惜,她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无敌的杀手之王了。

    这个男人,她揍不过啊……这就尴尬了。

    看着他恬不知耻地凑得更近,水忆初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么说话?

    “你倒是清楚得很,不怕死吗?”他有些好笑,这小丫头倒是有趣。

    “不怕,我更怕挤,你能退一步好好说话吗?”水忆初感觉他越贴越近,无语极了。流氓啊!

    他愣了愣,低下眼看了看,才发觉自己与她竟不知何时几乎要贴在一块了。他对女人向来敬而远之,没想到今日竟然因着她只是个孩子就放松了警惕,让她近了身还不自觉,倒是新鲜。

    “退一步,方便你逃跑吗?”

    “算了,那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镯子我已经契约了,并不打算还给你。不过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往后你有需要我的时候,我义不容辞,这样行吗?”水忆初想了想说道。

    他盯着她墨色琉璃一样的眼眸,看着她眼中映出自己的身影,竟有些恍惚。

    “你这么小,我需要的时候,你也帮不了我啊!”他突然笑了,那潋滟的紫眸中满是戏谑之色。

    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脸腾地就红了。变态,丫简直不要个脸!

    她突然抬眼紧盯着他的双眼,灿然一笑。脸上满是血污和灰尘,这笑容完全没有美感,但他不知怎么盯着她那双亮如星子的眼睛就失神了。

    “蹲了这么久,腿麻吗?”她柔声问道。

    “有点。”他不知怎么就乖乖答了,眼睛盯着她,怎么都移不开视线。

    “麻了好。”她说道,飞起一脚,狠狠踹向了他的重点部位。

    他尚未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就感觉那里传来一阵剧痛,脸顿时就扭曲了。toyp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