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与朗姆酒 26.第二十六章
    第二天,蒋柔起来时便已是中午,叶莺给她请了一整天的假。

    今天是星期一。

    蒋柔看着手机上的日期,还是换上校服,推开卧室门。

    叶莺正在厨房做饭,每做一会,就要放下锅铲跑去卧室陪哭闹的蒋帆,来来回回,竟在十月末的天气弄得满头大汗。

    “妈,你去做饭吧,我来哄妹妹。”

    蒋柔坐在小小的婴儿床边,低头看着蒋帆。

    也是奇了,这不过一个多月,瘦瘦小小的女孩长大了一圈,脸也没那么皱巴,还泛着红晕。这阵子蒋柔很忙,很少在家,蒋帆只认识妈妈,突然看见一个陌生人,哭声更大了。

    蒋柔被吓了一跳,用手摸着她的头,轻轻哄着,却还是无济于事。

    “哎柔柔,你不懂,还是我来吧。”叶莺又跑了进来,身上还围着围裙,焦急地在上面蹭了蹭手。

    “那我去炒菜。“蒋柔说。

    “你不用,你不是还没好吗?妈妈炒就行,你回房间休息吧。”叶莺注意到她身上的校服,说:“你怎么穿校服了?妈妈给你请假了。”

    “我穿习惯了。”她扶着门框,问:“妈妈,今天高教练给你打过电话了吗?”

    叶莺说:“高教练?噢,高天远吗?打过,我跟他说你身体情况很差,就先不训练了。”

    “什么!?”

    叶莺说:“怎么了?”

    蒋柔说:“马上、马上就要市运会了。”

    叶莺说:“柔柔,我今天上午跟你们高教练谈了,你身体不行,你练帆板这事欠考虑,这次比赛就不去了,以后也都不用去。你爸爸那边也没关系,大不了就让他难受一阵子,反正你以后是不要再练了。”

    蒋柔咬紧了嘴唇。

    她想到当时的前两轮,她跟夏安蕊是同分数,就算前面有问题,她也应该能拿到三四名,总分数还是能超出别的同学,只是最后……帆。

    蒋柔心猛地被攥紧,后背渗出薄薄的冷汗,帆,那道细小的口子——她豁然想起,还有她第一次,明明坐在帆板上,却突然被一道力度往前涌。因为她不是新手,所以对此没关系,但是如果她像小云那样从未接触过……

    蒋柔咬着腮帮子。

    “我要去参加比赛。”

    蒋柔闭了闭眼,说。

    “什么?”

    “我要去参加比赛。“蒋柔无法跟母亲说清楚,她只知道,有人……那个人很可能就是……不愿意让她参加比赛,甚至一次次让她陷入危险中。甚至,差点要了她的命。

    但越是如此,她就越要参加比赛。

    那股不甘的气憋在心里,如此强烈。

    “高教练的电话呢?我要跟他去说……”

    “柔柔,你怎么回事啊?“叶莺完全不解,“你不是很不喜欢帆板吗?你不是觉得训练又冷又脏吗?而且你的身体,也不允许你再去练这个。妈妈知道你是不想让爸爸失望,但是你不能……”

    嗡嗡嗡。

    餐桌上的手机震动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蒋柔说:“妈,我是不喜欢帆板。但是这次比赛,我一定要参加,而且我练了那么久,这一个月多呢,还有运动会,都到这一步,怎么能连个比赛都不参加就退出啊?!”

    “可你的身体……”

    “我参加完这次比赛,就不练了。”

    叶莺轻轻哄着蒋帆,被女儿搞得晕头转向,完全不解,“那又是为什么?”

    “因为…”

    嗡嗡嗡。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叶莺拿手机看着号码,被女儿弄得一头雾水。这时蒋帆也哭了起来,好像不高兴被冷落似的。

    “这是你们高教练的号码,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算了,你自己跟他说吧。”

    叶莺看着女儿倔强坚强的小脸,叹息。

    蒋柔接过电话。

    “喂,是蒋柔妈妈吗?哎,您好您好,我是蒋柔他们学校帆板队的教练,刚才跟您通过电话的,实在是不好意思,您看能不让让孩子再……”

    “高教练…”

    “嗯?蒋柔?蒋柔同学?!”高天远一愣,旋即关切地问,“你伤好点了吗!?”

    “好点了。”蒋柔吸了一口气,说:“高教练,我有事情想跟您说。我…我想当面跟你说。”

    高天远当然乐意,“好好好,正好我也要跟你商量!你身体真的可以了吗?都检查了吗?!”

    “都检查了,没事的。”蒋柔说。她看着身上的校服,说:“我明天早上就去学校,我先去找您,可以吗?”

    “好,当然没问题!”

    电话挂断,蒋柔放下手机,胸口吐出一口气。

    高天远这边也舒了口气。

    先前第一个电话蒋柔妈妈言辞拒绝,他怎么说都没用,但是现在听着蒋柔的声音,估计这事还有回转。刚才多云转阴的心情也转回了晴天。

    高天远从水校出来,走到沙滩上,看见陆湛和于子皓湿漉漉地朝他跑来。

    陆湛急问:“是给蒋柔打电话吗?她身体怎么样了?”

    于子皓问:“她还能参加比赛吗?赵妩媚也请假了!”

    高天远还没来得及回答,陆湛听于子皓问“比赛”,抬腿踹了他一脚,冷叱:“比你妈。”

    “她身体没事了。”高天远拉开他们两个,说:“她妈妈不同意她练这个,她说周一找我谈,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赵妩媚又是怎么回事?”

    蒋柔出现意外,剩下的几个女生中,也只剩下赵妩媚还不错了。

    于子皓说:”不知道啊,夏安蕊说她是身体不好,她那天也没出什么事啊。”

    高天远拧起眉头。

    “教练,是说妩媚吗?”

    这时,有两个女生路过他们,其中一个听见“赵妩媚”的名字,步子停了停,插嘴问道。

    高天远说:“是啊,她怎么了?你们知道吗?”

    女生说:“她肯定是生病了,那天结束就不舒服。”

    另一个女生也附和说:“教练,是不是赵妩媚在海上也出现什么事情啊?她最后一轮也不太好,而且结束后脸色怪怪的,老是打哆嗦,神色可吓人了呢!后来换衣服的时候还非要再去海上,你记得吧?”

    旁边的陆湛豁然抬眼,目光犀利深邃,紧紧盯着两个女生,若有所思。

    “记得,神神经经的。“两个女生说到兴头上,也没注意到陆湛,脸上露出怕怕表情,“不会海上真有什么古怪吧?”

    “胡说什么呢!”高天远说:”人家蒋柔一点事没有了现在,明天就来上学了,吵吵什么!”

    “快训练吧,这次比赛轮不到你们,下次也得上了!”

    两个女生还在嘀嘀咕咕,陆湛抱着手臂,和于子皓交换了个视线,脸色愈发沉郁,眸中泛着凌厉的光。

    *

    周二的校园,还有一个多周就要期中考试,整个学校都弥漫着一股大考临来的紧张气息。即使是课间,大部分同学也都在教室里学习,还有些拿着卷子去办公室问问题,步伐匆匆的。

    高三楼层更像是被封印了一般,鸦雀无声。

    篮球场下只有学校那十来个不良少年兢兢业业地打着球。

    蒋柔来到高天远办公室。

    高天远正在和赵妩媚家长打电话,“行行行,我了解了,孩子那天是被吓到了是吧?那让她好好休息……好,行。我等着跟她班主任说说,好的好的,您放心。”

    高天远愁眉苦脸放下电话,看见门口的蒋柔,神色一喜,“来来来,快进来坐。”

    “什么?你要参加比赛?!”十分钟后,高天远又喜又忧。

    蒋柔点点头,说:“教练,我已经去医院检查过了,没什么事情。还有一个周比赛,我一定会努力突击的。”

    “我上次是第一次,所以心里有压力。”

    高天远点了点头,自然是欣喜,只是担心她的身体情况,“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

    蒋柔双手搭在桌上,微微摩挲了一下,说:“还有教练,我觉得那天的事情,可能不是个普通意外。”

    她将帆的事情说了一遍。

    高天远目瞪口呆:“你、你确定吗?”

    蒋柔点头。

    “你是觉得,有人故意?”

    高天远神色凝重,但他没往自己队员身上想。

    “难道是体校?”高天远想了想,说:“也不对呀,他们不在水校这边训练。”

    蒋柔欲言又止,还是没有把怀疑说出来。

    她没有证据。

    而且,如果真是她猜想的那个人的话,她已经拿到比赛资格,又跟着教练训练那么久,按理说没有动机的,高天远不会相信的。

    沉默半刻,高天远拍了拍脑袋,没再说这个问题,说:“蒋柔,你真的想继续比赛?”,

    这倒有点出乎意料,他本来想的是,这次比赛她出意外便也罢了,就是要争取到蒋柔以后能继续训练、参赛。

    蒋柔点头。

    “是这样的,赵妩媚请假了,她妈妈说她生病了,状态很不好,我这个换人的名单一直压着,这不,下午就要交了。马上就比赛了,你真的真的没问题?”

    “一定要确认。”

    “妩媚请假了?“蒋柔双手颤抖,轻轻吸一口气,说:“只要教练能给我一个机会。“

    高天远说:“其实,你前两轮成绩是很好的。”

    他思索着,赵妩媚也不来,剩下的队员去了跟没去一样。

    蒋柔愿意去,自然是最好的。

    “好,但是你千万千万要看身体情况,别强求。”高天远再度确认。

    “这几天晚上都有晚训,马上要期中考了。”高天远也很为难,“你尽量都来,你跟陆湛一个班吧?让他带你过来,你应该没从学校到过水校吧?”

    蒋柔站起来,“好。”

    “所以,你真要参加比赛?”

    大课间的时候,陆湛难得没有出去,从臂弯间抬起眼睛,第n1次问她。

    蒋柔快速地写下一个“c”,笔尖往下面的选择题移动,点头,“嗯。”

    “不行。”陆湛也是第nn次地说,打量着她还是有些苍白的侧颜,“你不要身体了?”

    蒋柔放下笔,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大口红糖水。

    “就一次,练了这么久,怎么也要比一次。”

    她想到那脆弱的帆,眼里闪过坚决,拧好杯盖。

    “你身体受得了吗?”陆湛冷冷地,”你不知道心疼我还心疼。”

    陆湛手肘搭在窗台上,操场上几个高二同学正在打球,陆湛看着他们的校服,眼里掠过一抹沉沉的暗光,别有意味。

    蒋柔没有注意到,“所以你要帮我。”

    “嗯?”

    “还有一个周,你帮帮我,怎么提高体能。”

    她转过身,声音轻轻的,像是一缕柔和的海风,认真地看着他:“队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