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二十四章
    晚上六点半。

    天空暗暗沉沉,暮色将海天包裹起来,晕染成青紫与橙黄之间,奶白的雾气弥漫着,有一种迷离的憔悴。蒋柔抱着膝盖坐在火堆旁边,小脸苍白,瞳仁被火光映得忽明忽暗,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饿吗?”

    陆湛看着女孩子,更往她身边凑近,他手里提着根木棍,顶端戳在一只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旧罐头里。

    罐头里装满了他刚在滩涂、礁石缝隙间挖的蛤蜊。

    他不愧是土生土长的海边人。

    此刻罐头在火上烤着,腥味混合着香味,说不出的怪异,却十分诱人。

    蒋柔小心拿起另外一只旧罐子,这里面是陆湛从叶子上积来的雨水,已经煮沸过了。她慢慢地啜了一口,陆湛说喝太多对身体不好,但还是能暂时解渴。

    “我是不是很牛逼?”

    陆湛岔着腿蹲在她旁边,晃了晃木棍,跟个大厨子似的,问。

    “…嗯。”

    他是真的很厉害。蒋柔想。

    如果是在原始社会,或者大山里,他绝对是最骁勇的猎人。他身上就是有一种——剥离了现代社会文明的,男性的强悍。

    蒋柔被这个想法逗乐了,唇边绽放一个浅浅的梨涡。

    “我以前被我舅舅送到美国那边的体能夏令营,三天三夜野外生存,什么能弄过。所以你不用怕,我在那里比这惨多了。”陆湛蹲得腿有点麻,大咧咧地抖了抖腿。

    蒋柔点了点头。

    她现在一点也不害怕,刚才的疲惫也减少许多。只是……说来有些不好意思,马上期中考,还有即将到来的帆板比赛,时间紧张,她怕一直回不去,在这里耽误时间。

    陆湛又倒弄了两下,浓郁的蛤蜊味飘散出来,还有嫩嫩的,淡淡的鲜味。

    蒋柔低头一看,罐头上冒着白烟,蛤蜊已经都开了口,鲜美的肉露了出来。

    “来。”

    陆湛将罐子摘下来,搓搓手,吹了吹,等凉得差不多才递给她,“直接用手拿着吃吧,不过没用水泡过,可能有点腥,小心沙。”

    蒋柔原本不怎么想吃,但那股海鲜味自然纯正,直直往鼻子里灌,她腹中霎时一阵饥饿,捻了一只,小心地用舌尖卷里面的蛤蜊肉。

    倒没她想象的那么腥。

    海水有淡淡的咸,不过胜在新鲜极了,味道还不错。

    “陆湛。”吃得差不多,蒋柔问。

    “嗯?”

    “我们怎么回去啊?”蒋柔望着海面,此刻大海已经平静下来,只是雾气弥漫。

    陆湛并不太在意,“放心吧,等着就有人来找咱们了。”

    “可是…万一没有呢,不是说这个方向不对吗?一直没人怎么办啊。”

    陆湛此刻还没吃完,吃相毫不节制,听她这么问,指腹搓了搓,无所谓说:“那就一直在这待着呗,我给你弄吃的,养着你。”

    蒋柔瞪圆眼睛,眉梢拧起。

    陆湛有意逗她,“在这待个几年十几年,咱们生一大堆孩子,多好。”

    蒋柔拿起蛤蜊壳就丢他。

    “哎哟,姐姐姐姐!”陆湛哈哈哈哈哈笑,“这不逗你玩吗。放心,实在没人等明天,你缓过来后,我带你到那头找找,这岛上肯定有渔民,我们主动找人,好不好?”

    这个答案还算正经,蒋柔拢了拢外套。

    蛤蜊被解决得差不多,吃饱喝足后,精神也随之一震。

    蒋柔扭头,望着大海。

    时间更晚,海天愈发深沉,刚才的霞光又重了几分,变成暗沉的深紫与橘黄,映得海面染着流光,半明半暗。

    空气里浮动着慵懒幽暗的气息。

    陆湛把罐子里剩下的水喝了一大半,站了起来。

    “你去哪儿?”

    蒋柔问。

    男生拍拍大腿,“撒尿,一起?”

    “……”

    陆湛看着荒山野岭,以为她怕,“放心,老子不走远。”

    “…你走远点。”

    陆湛在山坡上解决完,抖了抖,将裤腰提上,他环顾一圈,四周都是海,蓝蓝紫紫一片,天空如幕布般覆盖,美丽的好像另一个孤独星球。

    远处海滩,有海鸥展翅飞过。视线再往下,隐约能看见女孩子抱着衣服的影子。

    想到她刚才小松鼠般吃东西的样子,陆湛就感觉神清气爽,一点不为怎么回去担心。

    陆湛颠颠颠一步并三步地跑下来。

    蒋柔没听见他的脚步声,坐在火堆边,闭上眼睛,认真地在沙滩上默写数学公式。

    sina=2tan(a/2)……

    cosa=…

    其实这些公式她都倒背如流,但就是,如果考试之前,她不做和学习有关的事情,内心就会觉得很愧疚焦灼,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她写这些,就和虔诚的教徒抄写佛经是一样的,只为了求内心稳定。

    女生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陆湛站着瞟了她一眼,也没去打扰,往海边走去。

    蒋柔写完这个,手掌将细软的沙子抹平,朝四周看了看。

    远处的陆湛,光脚站在沙滩里,一会懒散地蹲下,跑来跑去,一会蹦跶来蹦哒去,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他身上又变得湿漉漉的,手臂上还有泥,碎碎的黑发也被风吹得微乱。

    蒋柔觉得,他就像一只在泥地里活泼矫健的小狗。

    不对…他那么大大的一只,应该是大狼狗,或者哈士奇。

    蒋柔抬了抬唇角,继续写。

    将所有公式差不多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蒋柔感觉到身体发酸,不再写了,歪着头抱紧膝盖想错题。

    她想的很认真,比刚才还认真。

    就在这个时候,有脚步声靠近,紧接着一个凉凉东西突然贴到她的耳边。

    奇怪的声音传了进来,带着空茫茫的感觉,像是大海悠远低沉的歌声。

    蒋柔被吓了一跳,脖子缩起:“你干嘛?”

    陆湛蹲在她身后,按住她肩膀,将手中的白海螺放到它耳边,“嘘,你听。”

    蒋柔屏住呼吸,静静地凝听。

    是…海螺的声音。

    绵长,温柔,空灵,如同海潮卷着风的温弱声音。

    呜呜呜的,一下,一下。

    “不就是海螺的声音嘛。”蒋柔说:“好像是因为什么共鸣腔发出来的。”

    她还记得,小时候她做过亥姆霍兹共鸣器的实验,其实是因为海螺里面有适合声音反射的内表面,通过海螺的共鸣腔进行了放大,让听觉系统捕捉到这种声音。

    不知道的人,就以为是海螺在歌唱,浪漫煽情的说是“海的歌声。”

    陆湛嗤一声,看着女生一本正经的脸,叹道:“你是真没情趣啊。”他将海螺握在掌心,往空中抛了抛,丢给她,“送你的,拿着玩吧。”

    蒋柔接过,低头打量。

    是一只白色海螺,被洗得很干净,没有泥沙,表面也被细细擦拭过,没有水。

    月光下,海螺泛着一层淡淡的青霜,莹润的白,下面上面尖尖的,有着可爱的焦糖色凸起,就像是工艺品。

    原来他刚才…是去捡这个。

    女生天生对漂亮的东西就会喜欢,蒋柔越看越喜欢,手指轻轻摩挲几下,声音掩盖不住欢愉:“谢谢。”

    陆湛翘起唇角,脸上终于有了笑意。

    夜慢慢深了。

    陆湛歪着身子坐到她身边,也觉得有些累。

    “蒋柔。”他声音如夜色般,越来越低沉。

    “嗯?”

    “你喜欢智银圣吗?”

    这是什么怪问题,蒋柔被问住了,“什么?”

    陆湛眼角敛起一丝笑,喉结动了动,望向茫茫的海边,“你不是说你喜欢看那个书么。”

    蒋柔说:“我只是以前挺喜欢看的。”

    “那你喜欢那种类型的男的?”他声音竟微微发抖,指腹无意识在礁石上摩挲着。

    “长得帅,又有钱,学校老大。”蒋柔想了想,说:“小姑娘应该都喜欢吧?”

    陆湛的眼睛倏然亮了,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真的?”

    蒋柔抿了抿唇,认真说:“但是我现在肯定不喜欢这种啦。”

    她又不是永远只有十多岁。

    陆湛面色微微一暗,就跟一道光熄灭般,问:“那你喜欢谁?”

    “我喜欢谁?”蒋柔觉得这些问题越来越奇怪,“虚拟人物吗?书中的?”

    “都可以。”

    “虚拟人物的话——我现在…”蒋柔想了一会,说:“最喜欢斯内普教授啊。”

    陆湛瞬间懵了:???

    “什么玩意儿?”

    “《哈利波特》的斯内普教授,你不知道吗?”

    “长得帅吗?”

    蒋柔:“……”

    蒋柔有些无语地看着他。

    “不是长得帅,也不是有钱什么的,就是……嗯……”蒋柔望着海边,深吸一口气,说:“隐忍、深情、坚定,会守护着自己要守护的人,我现在最喜欢这种的,男人。”

    陆湛:“……”

    她好成熟哦。

    长长久久的沉默。

    陆湛到嘴边的那些话鱼刺般卡在嗓子眼,他手插进头发中,有点郁闷地扯了扯。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好困,想休息一会。你也歇一会吧。”

    蒋柔双手摩挲着手臂,将头埋进膝盖里。

    “睡吧。”陆湛离她近了一点点,挡住风。

    蒋柔说:“你别乱跑,也别再玩了。”

    “嗯。”陆湛将她的外套整理了一下,领口弄严实,沉默地守在她身边。

    十月的天本就不冷,又有火焰扑扑跳跃着,蒋柔没趴一会,就睡了。

    陆湛一直守着她睡着,见火烧得差不多,起身去后面采树枝。没走几步,他就转过头来看着她,担心她一个人突然醒过来,会怕。

    小岛上的月光温柔安静。

    女孩像披了一层银霜,恬静安宁的侧脸,嘴唇微张。

    陆湛捡完叶子,将它们铺在沙滩上,点上火。

    明明灭灭的火光,在黑夜中十分显眼。

    他望着因为温暖睡颜越来越安心的女孩,唇角抬了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