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二十三章
    女孩肌肤冰冷,即使隔着救生衣,也能感觉到在不断发抖。陆湛心脏也跟着抽搐,他咬紧牙,沉声说:“你别怕,我抱你上去。”

    蒋柔泡太久海水,神智已经有些不清醒。

    男生的声音听上去并不真切,但比过去的每一句都有力。

    “别怕。”

    陆湛一手扶板,另只手臂抱着她往上。

    试了几次,可蒋柔浑身软绵绵的,始终爬不上去。这个时候,陆湛也顾及不了太多,大手顺着往下移,托住她大腿上方,猛地一推。

    蒋柔终于爬上去,仰倒在帆板上。

    少女黑发湿漉漉的,一缕一缕垂下,冰凉苍白的唇,眼瞳乌黑湿润。

    脱离海水,冰冷沉溺的恐惧暂时消退,虽然还有浪花卷来,但也好了许多。

    蒋柔喘息着,眼前的花白似乎消散,隐隐能看到天空的青色。

    陆湛也松了口气。

    …

    过了一会,蒋柔精神才恢复点,有力气看向他。

    陆湛双臂扶在帆板上,小心翼翼地维持平衡。他望向海面,似在辨别着方向,神色严肃冷凝,是蒋柔从未见过的一种专注。

    “陆湛…”

    女孩颤声呼道。

    陆湛低下头,锐利的黑眸溢出柔情,“嗯?”

    蒋柔目光顺着他手臂往下,他穿着紧身的长袖训练服,弹性面料勾勒出因使力而贲张强劲手臂的肌肉,胸膛精壮,只是……大半浸泡在水里。

    蒋柔想到刚才的彻骨寒意。

    “我好、好许多了,我们换换吧,你不、不能一直……”

    陆湛知道她说什么,“不用,没事。”

    “不行的。”

    她迷迷糊糊,也不知道他这样在海里待了多久,“会冻僵的。”

    “我真没事,你躺好了,别闹腾。”

    陆湛挺挺胸,咧嘴一笑。

    陆湛没有说谎话,他是真的没事。

    秋末的海面,十几度二十度,对于体寒的少女来说海水是冰冷,对于他这样血气方刚的少年,刚刚好。再加上他常年训练,从小就泡在海水里,又是专业运动员,身体素质、耐力、体力非常好。

    蒋柔望着他,男生面色如常,唇色也是正常的咖色,不见苍白,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她打量他一会,稍稍放下心。

    陆湛见她不再乱动,勾起唇,棱角分明的面孔透出过去熟悉的痞,“对嘛,这才乖。”

    “我动就好了。”

    这种时候……还有闲工夫说这种话。

    “……”蒋柔将眼睛转开,咬了咬下唇,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

    也不知道为什么,陆湛出现后,刚才的恐惧、绝望,真的一点一点消失了。

    看见他这张坏坏的脸,听他臭不要脸的话,她就莫名感到轻松,想笑。

    突然,一缕海风吹过,咸湿的海潮漫过板面。

    有几滴水打在蒋柔脸颊。

    蒋柔以为是海水,一抬眸,竟看见铅灰色的天空坠下细细密密的雨水,如银针般,风也愈发大了,将雨水吹得斜斜的。

    陆湛仰起脖颈看了会,脸色微变。

    蒋柔地理很差,常识也不好,不懂这些气候潮流,只是看着男生的神色,小声问:“…怎么了?”

    陆湛没有说话。

    风霎时变大,他静了一会,回头望了望四周,眯眼看着帆的角度,又腾出一只手,伸开五指迎着上风向,细细感受。

    “你别乱动,扶好了。”男生的声音低沉且令人安心。

    他双臂扶着帆板,咬紧牙齿,猛地发力。

    风强劲,海水有阻力,方向极难改变。

    但是女生这样柔弱,奢望她站起来,拉帆杠调帆向,不可能。他也不能再度上板,面临时刻翻板的危险。

    “…你、你想干什么?”

    “别说话。”陆湛声音沉稳,再次嘱咐道:“你保持好平衡就行,扶好了。”

    陆湛再次发力,额头上青筋凸起,唇间因为用力发出沉闷的喘息声。

    帆板迎着阻力和风力,一点点转向。

    板尖转几度,倒回去几度,再转,再转。

    少年面色坚毅隐忍,喉结滚动,眉头紧蹙,因为用力,周身肌肉紧紧地绷着。

    将近五六分钟后,帆板成功变了个角度,帆也跟着改变角度,再加上不变的海流对板体的涌动,他们行驶的方向也和刚才发生了偏离。

    风愈发大,他们的速度也比刚才要快,有了目的航向,而不是在海面上被风浪吹得打转,乱晃。

    陆湛搞完这一切,身体往下沉了沉,双臂搭在板上,脑袋耷拉下来,喘了口粗气。

    一滴汗水从额间滚落,打湿他浓眉英挺的剑眉,滚过狭长内敛的眼角,棱角分明的下颌。

    雨水更加细密,密密匝匝落进海里,如同涌起一层水雾。隔着这层雾,蒋柔好像是第一次认识陆湛。

    他那样陌生,又那样熟悉。

    宽阔的肩膀似是背着深海,强大、理智,冷静、健壮。

    他不像一个是十七岁的少年,倒像是这片海上的王者。

    “你想吃蛤蜊吗?”

    一句话打断了蒋柔的胡思乱想。陆湛平复些,满头大汗,声音哑哑地问。

    “嗯?”蒋柔不解。

    陆湛指了指远方,道:“只要风向不变,再飘二十来分钟,就是红岛。”

    “啊?”蒋柔没听说过这个岛屿,“红岛是?”

    陆湛不敢置信地瞪了她一会。

    如果在岸上,他真想弹她脑门一下:“红岛你都不知道?咱们附近打渔的一个小岛啊。不是,你地理怎么学的?”

    “我地理不好……”蒋柔虚弱地说。

    他们转了个方向,没有刚才那么冷,两人又歇了会,也恢复不少。

    陆湛说:“你不是地理不好,你是没常识。”

    他忍不住吐槽她:“你是怎么能到这个方向来?你就算是迷路了也应该往琴市走啊?你这是要上葫芦岛去?”

    也难怪高天远会找不到这里,他们都觉得——蒋柔这样的学霸,即使出事故也不会傻到往这种茫茫大海的方向来。

    他说得有些快,加上刚才用劲,体力有些被消耗,呼吸粗重。

    “你…别说话了。”蒋柔垂着头,轻轻地说:“歇会吧。”

    帆板最快速度能达到60公里每小时,但是此时此刻,他们晃晃荡荡的,速度不算快也不算慢,足足航行半小时之后,才看见沙滩岛屿。

    蒋柔心里一松,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雨丝如银针般,没有再大,但也没有减小。

    蒋柔和陆湛浑身已经湿透,倒也不在意。

    “能起来吗?”陆湛体力很好,已慢慢恢复不少。他站在海滩上,卷起衣服拧了拧水,俯身瞧她。

    蒋柔浑身发着抖,虽然疼痛比刚才减轻,但还是使不上力,轻声:“我试试。”

    她使了几次双腿都发软,正要再起来时,身体骤然一轻。

    陆湛一只手搭在她后背,另一手臂环过她膝盖,将她稳稳地抱在怀里。

    男生身上传来淡淡烟草的味道,混杂着海盐的潮湿。两人衣服都湿透了,黏在肌肤上,一个冰冷,一个温热。

    离得极近,心跳声也搅在一起,咚咚咚的。

    蒋柔不自然将脸往里转。

    陆湛低下头,看着不好意思的小姑娘,往上掂了掂,轻笑,“你可真瘦啊。”

    蒋柔闭上眼睛,不去理他。

    陆湛知道她体力透支,又冷又累,也不再说话,将她抱得更紧些,往岸上走。

    确实是红岛,他曾经和舅舅驾着快艇来过一次,没有错。

    红岛是琴市附近的一个小孤岛,风景荒凉却美丽。这个岛的名气完全来源于它的海鲜非常丰富,尤其是蛤蜊。但是此时此刻,阴风阵阵,离附近渔场距离看似也不近,也没什么渔民渔家。

    陆湛抱着蒋柔往前。

    路过大大小小的礁石,顺着粗糙的沙滩往上,脚下慢慢变成湿漉漉的泥土路,再往上,一个苍翠的小山包,低低矮矮的,树木倒浓密,细密的雨水被树林的枝叶挡去不少。

    他找了不太阴冷的地方,这才将她放下。

    脚下不知是沙子还是土,不太舒服,但好在是陆地。

    蒋柔抱膝坐着,觉得比海面好太多了。

    陆湛也是真的累了,坐到蒋柔身边,见她没什么可倚得似乎很难受,长臂一伸,将少女自然地拉进怀里,让她的肩膀靠着她的肩膀。

    蒋柔再痛,也觉得不妥当,想要直起腰,陆湛大手按住她脑袋,倦倦地说:“让我也靠着你歇会,老子也要累死了。”

    蒋柔动作一停,想了想,没再动了。

    秋末的风混了雨水后渐冷,树叶沙沙作响,时不时滴下几滴水,两人就这么湿漉漉依靠着,汲取着彼此身上的温暖。

    许久。

    天空渐渐暗沉。

    雨好像也小了。

    不知道是太累还是太难受,蒋柔恍恍惚惚,好像是睡,又好像是晕过去,意识消散前,她只觉得自己依靠的地方温暖极了,身体蜷缩,小动物般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

    ……

    再醒来时,天空已经暗了下来,雨已停歇,蒋柔倚靠在一棵粗硬的树上。

    大概是怕她难受,一件宽大的衣服披到她肩膀,隔开树干粗硬的纹理。

    “醒了?”

    一团枯枝组成的火堆,或许是下过雨的原因,火苗燃烧得不那么热烈,陆湛不断地用一根树杈戳着。

    “你…”蒋柔一开口,发现声音带着浓浓鼻音。

    陆湛掀起眼皮,“躺好了,别乱动。”

    蒋柔一直起腰,就感觉浑身酸软,脊椎里好像叉进一根柱子,腰腹阵痛。

    她艰难地活动着手指,将大外套拢了拢,整个包裹住自己。

    外套是陆湛的,跟泳装类似的面料,陆湛刚才拿着在火上烤,已经干了,蒋柔身上的衣服也干了些,虽然带着说不出的海藻味,但还是温暖许多。

    她整理好自己,才想到什么,抬起头。

    陆湛里面是训练的背心,绷在身上,年轻男孩的身体,手臂流畅肌理好看,小麦色的肌肤,野性精干,又生机勃勃。

    休整过的他,面孔上不见丝毫疲倦,在这荒凉的小渔岛,强壮可靠得让人安心。

    蒋柔问:“不冷吗?”

    陆湛嘴里叼着根野草,皮笑肉不笑,下巴指指她披着的外套,“那你给我暖?”

    蒋柔晃了晃,这就要将衣服脱给他。

    一动,骨节疼得她皱眉。

    陆湛哼笑了一声,将木棍丢进火堆里,走到她身边,蹲下,大手按住她肩膀,将衣服给她整好,“你就作吧你。”

    “一点都不懂老子疼你的心。”

    他用力捏了捏她手臂,蒋柔疼得倒抽冷气。

    但那疼痛之下,酸软又有所好转,很像她肌肉拉伤时自己捶腿的感觉。

    陆湛“按摩”完,旁边的火蔫蔫的,他又捡了根树枝,捣弄着。

    蒋柔看着明明灭灭的火光,挺佩服他,“你……是怎么烧的火?”

    “好学生都像你这么没常识吗?分不清东南西北,连钻木求火也不懂啊。”他淡淡调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